美國警察家驚見彈孔 警眷:不滿歧視不該只針對警察

我們想讓你知道…警察的命究竟是不是命?警察殉職身亡、身受重傷,卻沒有人為他們討回公道。警察也有家人,警眷一樣會心碎。所有人的命都應該一樣重要不是嗎?沒有一個人的性命,應該凌駕於其他人的性命之上。

▲ 美國暴動期間,華盛頓州某警察家中的窗戶出現彈孔,警車正停在家門口。(圖/克萊兒提供)

(編按:以下文章作者6/4發表於其臉書粉專) 

克萊兒/2013年嫁到美國華盛頓州,老公是州警以及美國陸軍上尉。

玻璃窗上的彈孔
A Bullet Hole in The Window 

這是昨(3)天才發生的事,照片是州警大人同事的家,窗戶玻璃上的洞是彈孔,車道上則是州警局的警車。之前克萊兒說過,當有心人想找麻煩,印有警徽的警車會是最明顯的目標。

這位州警是我們的朋友,平時有時間會一起聚會。得知他家人一切平安,州警局所有人都鬆一口氣,卻也忍不住開始為自己的家人擔憂。

尤其是,前幾天示威人潮聚集在西雅圖時,有人朝警方的方向開槍。州警們已經開始擔心自己的住家,會成為下一個目標。

警察也有家人!死傷令眷屬心碎

Shay Mikalonis
David Dorn
Dave Patrick Underwood

有人聽過這幾個名字嗎?這些人是在示威執勤時,被槍殺或重傷的警察。

Shay Mikalonis是拉斯維加斯的警員,頸部中彈,目前還在與死神搏鬥,在醫院靠機器維生。

David Dorn 則是從聖路易斯警局退休的警監,他前往一家被搶劫的當舖支援,不幸在人行道上被槍殺。

Dave Patrick Underwood是加州奧克蘭聯邦警衛局警員,在執勤時被槍殺。

關於這些員警的消息,各家新聞媒體只是輕描淡寫地報導。因為這幾則新聞不夠聳動,不像警察殺黑人這種足以引起全美動亂的頭條。

這就是為什麼克萊兒認為,這整場示威遊行已經失焦變調。警察的命究竟是不是命?警察殉職身亡、身受重傷,卻沒有人為他們討回公道。沒有人上街呼籲示威民眾應該冷靜,沒有人要求盡快將兇手繩之以法。

警察也有家人,警眷一樣會心碎。所有人的命都應該一樣重要不是嗎?沒有一個人的性命,應該凌駕於其他人的性命之上。

殺非裔警罪刑加重 示威訴求已達成 

造成George Floyd死亡的警察Derek Chauvin,罪刑從早前被控的三級及二級誤殺改為更嚴重的二級謀殺罪,其餘三名員警均被控涉協助和教唆謀殺。

姑且不論更改控刑,會不會讓Derek Chauvin更難被定罪。但是,這場示威的訴求已經達成,遊行是不是該結束了?為什麼示威依舊在全美蔓延?趁火打劫繼續發生?

有人說,George Floyd的死不是導火線,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憤怒民眾要反抗的是「制度性種族歧視 (Institutional Racism)」。

好吧,但明眼人都知道,所謂的「制度性種族歧視」,指的不只是警界,而是整個政府、宗教、企業、教育機構都是問題的一部分。這也就表示,示威抗議的民眾的不滿,不該只針對警察,更不該把警界當作代罪羔羊

警察冒生命危險執勤 渴望不用擔心家人安危

執法界這幾天陸續痛失英才,警界人心惶惶。但是,警察並沒有因為恐懼,就從混亂的前線退下;警察沒有罷工的權利;更沒有上街示威遊行的自由。

他們不冀望民眾的感謝,唯一希望的是能夠平安回家,給自己深愛的家人一個擁抱。他們渴望的是,當自己身心俱疲、揹著將近十公斤的裝備、冒著生命危險在外執勤時,能夠不必擔心他們家人的安危。

暴動地點 多數於民主黨長期執政城市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全美暴動有一點非常耐人尋味。在暴動的七十幾個城市裡,有不少是民主黨長期執政的票倉。

民主黨市議會高層不僅沒有呼籲民眾冷靜,用和平方式解決紛爭,反倒在一旁搧風點火。一方面批評警察執法過當、鎮暴警服看起來太嚇人;另一方面合理化暴民縱火、破壞民宅、及趁火打劫的行為。

照理說,民主黨是最瞭解「制度性種族歧視」是如何運作的一群人,為什麼卻不利用他們長期執政的機會,改善整個制度,為弱勢族群喉舌?

▲David Guettar響應「暗黑星期二」。(圖/翻攝自Twitter/David Guetta) 

跟風捐款、換hashtag是「選擇性正義」?

另外,再來看看美國左派是如何再度將「政治正確」發揚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電影界、時尚界、知名品牌、好萊塢藝人清一色在#blackouttuesday換上全黑大頭照。

這些嘩眾取寵的作秀手法,對於改善種族歧視一點幫助都沒有。若誠實檢討自己,他們其實也要為「制度性種族歧視」付很大的責任。

更不用說,在中國政府剝奪人民宗教自由、迫害香港人權、歧視非洲黑人、打壓台灣的時候,他們卻可以對中國的狀況視而不見。

這種選擇性的正義、有條件的平等,只代表他們樂意為了幾斗米而折腰。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產業裡,在他們全黑圖的訴求後,我聞到的是銅臭味,看到的是偽善,聽到的是口是心非!

更不用提,某些名人大言不慚表示要捐錢當保釋金,把被逮捕的示威者從看守所裡保釋出來。說實話,他們的錢要怎麼花是個人自由。但若我有這麼一大筆錢可以捐出,我會選擇捐給在暴動中,失去家園、店面被毀的受害者。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名人住在安全無虞的豪宅堡壘,雇請配槍的私人保全,遙望著不會波及到自己的暴動。我們又怎能期待這些人瞭解民間疾苦呢?

▲ Marshmello捐款5萬美金。(圖/翻攝自Twitter/marshmello)

暴動後回舒適圈 一切不曾改變?

克萊兒支持理性的示威遊行,支持種族平權、宗教平權、性別平權、同性平權。

我也可以接受示威時,發生不可避免的零星衝突,但當示威演變成暴動,遊行演變成燒殺砸搶,無辜民眾持續受害,那就恕我無法苟同暴動的合理性。

不用拿「制度性種族歧視」的貼圖給我看,相信我,我對「制度性種族歧視」的理論十分瞭解。也不用叫我看 Netflix 的紀錄片,所有串流頻道上有關種族歧視的紀錄片,我絕大部分都看過了。

貧民區的資源短缺與受盡政府忽略都是事實,在逆境求生原本就不容易。我確信貧民區有許多父母,為小孩的教育資源擔憂、為孩子的前途憂心忡忡;但也有人為了取得更多補助金,不斷生小孩,再把錢浪費在菸酒、毒品上。

在貧民區,有許多小孩力爭上游,靠著獎學金或從軍的機會,把自己送上大學,並在社會取得一席之地;然而,也有許多青少年誤入歧途,加入黑幫或販毒。

這些存在於貧民區的不公不義都是真實的,而弱勢族群可以一再上街頭要求政府給予更多資助、更多資源。然而,待遊行的喧囂過後,亞裔、非裔、拉丁裔、白人等各族群又再次回到原本的生活,重回各自的舒適圈,一切是否不曾改變?

《州警夫人FUN英文》
Hate, it has caused a lot of problems in the world, but has not solved one yet.
仇恨,是造成世界上許許多多問題的元兇,卻從沒有解決任何一個。
-- Maya Angelou 瑪雅.安傑洛

► 親愛的公主,妳是尊貴、有價值、被愛的!

熱門點閱》

► 【罷韓後續1】反對陳其邁當代理市長!高閔琳:有正當性疑慮

► 【罷韓後續2】黃捷難罷免 但3Q陳柏惟危險了?

► 【罷韓後續3】為何韓國瑜棄打法律戰 放棄翻盤機會?

► 2020罷韓》黃捷被點名 「報復性罷免」合法嗎?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州警夫人克萊兒》華盛頓生活」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