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千折百迴的新冠疫情 啟發了什麼?

我們想讓你知道…一場疫情宛如照妖鏡,將這個世界的種種醜態,活靈活現地凸顯出來,但要莽撞地將40年來大多數國家賴以為依歸的「新自由主義」一斧頭砍倒,恐怕還需要細細斟酌。

 ● 馬凱/《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目前橫掃全球的新冠疫情,極其戲劇化的轉折,為百年來我們所見、所聞的一切重大災難,如90年前的經濟大恐慌,兩次世界大戰,以及17年前的SARS等完全無法比擬。

 不被當一回事的「流行性感冒」

一開始,它只被視為一場新病種的流行性感冒,根本不必當一回事。(遺憾的是,美國總統川普至今仍做是想,除了堅持不戴口罩,還為它取了一個嘩衆取寵的新绰號:kung flu「功流感」)。但當疫情自中國大陸向全球擴散,一發不可收拾,各方開始窮蒐廣索,目光炯炯地找尋罪魁禍首。

頭一個倒霉的待罪羔羊,就是黃種人。新冠疫情從中國大陸的武漢爆發,立刻向鄰近的亞洲國家蔓延,而世界的其他地區尚未見到踪跡。

於是西方國家的其他膚色人種就鬆了一口氣,認定此病毒只在黄種人身上肆虐;或者,這些黃皮膚的亞洲國家醫療衛生水準比較低落,無法有效防堵疫情所致。因而一方面抱著自掃門前雪的心態冷眼旁觀;一方面則對國內外所有的黃種人避之唯恐不及;甚至百般羞辱詈駡,驅之不與為伍。

▲ 大陸疫情趨緩中 。圖為北京首個戶外核酸採樣工作站。(圖/翻攝自北京日報)

中國地方政府輕忽疫情 招來指責

另一個獵巫的對象,則是中共政府。

因為新冠病毒最初在中國大陸的武漢地區發現,習於大事化小的地方官員掉以輕心,只將它當做一般的肺炎草率處置,迨事態嚴重,猶百般遮掩。

事發至此,末稍神經遲鈍的北京政府才發覺兹事體大,不得不採取霹靂手段緊急將武漢全面封城,禁止任何人員外出。並將地方首長撤換,改派領導親信,同時立即調派各省醫護人員前往支援,其他地區也雷厲風行地展開防治工作。

大陸的疫情在達到全球矚目的7、8萬確診人數後,終於獲得有效的控制;但也因為前此地方政府的輕忽與延宕,而招來隱匿疫情、禍及全球的指責。

尤其川普總統更是疾言厲色,每日一罵。當他發現正對選民胃口,支持率步步上升時,更加樂此不疲。

▲ 英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首相強生也無法倖免。(圖/路透)

西方幸災樂禍之際 疫情跨海擴散

然而情勢迅速生變。當西方國家正在彈冠相慶幸災樂禍之際,新冠疫情開始在歐洲的法國、義大利、英國等地擴散,不旋踵即跨海來到美國。而且比諸亞洲各國,情勢更加險惡。尤其是全球首強的美國,更是後來居上;疫情爆發未久,確診人數即破10萬,快步超越大陸,名列全球之首。

而且疫情如脫缰野馬,日增數萬染病者;不久前已突破兩百萬,死亡者更達十餘萬,有過於越戰乃至兩次世界大戰,迄今仍未見和缓,不知將已於何日。鄰近的巴西也不遑多讓,快速躍升為第二大疫區,美洲數國加總,已逾全球染病者之半。

▲ 美國醫療進步,但並非人人可獲其庇蔭。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視察口罩工廠。(圖/路透)

美國走向市場化、自由化 背棄國民基本福利保障 

全球首富、醫療衛生科技向來傲視群倫的美國,何以落入如此不堪的境地,最值得深究其因。

一個重要的解讀就是,美國醫療進步,但並非人人可獲其庇蔭。因為全民健保體系始終未有寸進,而醫療費用又極其昂貴,連中高所得者都未能完全免於生病的恐懼,弱勢的低所得者更不足論矣!尤其川普總統又一直對新冠疫情鄙夷不願正視,弱勢者更毫無趨避之可能。

但何以連基本的人身保障亦如此難得?論者即指出,這正是40年來,從雷根政府以降,背棄了羅斯福的「新政」所開啟的對國民基本福利的保障,一味走向市場化、自由化而有以致之。

因此,罪魁禍首,就是新自由主義。英國正是新自由主義首開其端者,而歐洲的其他國家亦都踵武其後,是故也同遭其禍。北歐幾個福利國家倖免於難,正可做為反證。

▲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紐約市民眾排隊領取食物。(圖/路透)

非裔死亡率高於白人 窮人成美國防疫破口

對美國確診者與死者的統計,又彰顯了另一個事實。

非裔群體染病的機率是白種人的3倍,死亡的機率更甚於此。由於非裔的平均所得遠遠偏低,就足以顯示窮人的自保能力十分薄弱。

而美國正是一個貧富不均特別懸殊的國家,包括非裔在內的眾多窮人,就構成了美國防疫之戰最大的破口。

但何以美國貧富如此懸殊?40年來在新自由主義者大力鼓吹自由放任、市場競爭之下,投機壟斷之徒橫行,能力高、善鑽營、縱橫捭闔的手段高明者,即可獲利無比;相對的,一干大眾就成了俎上肉、任其宰割。

▲ 越南民眾紛紛戴上口罩防疫。(圖/路透)

共產、社會主義措施 有效控制疫情

相對於此,中共政府的大黑手始終牢牢掌控著整個國家,市場的運作自不待言。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進一步國進民退,對市場的控制更為牢固。因此在疫情爆發之後所採取的雷霆手段,防堵得滴水不漏,正與高喊自由市場的西方國家大相逕庭。

同為共產國家的越南,其管制的嚴厲亦不遑多讓,疫情的控制更無人能望其項背。

而另一種防疫典範台灣,則多賴長久建立的偏向社會主義的全民健保運作極為良好,不論貧富都可獲得完善的保健照護。

這些都是對上述新自由主義指控十分有力的旁證。

一場疫情,宛如照妖鏡,將這個世界的種種醜態,以及主導人類走向的抽象意識形態都活靈活現地凸顯出來,的確值得玩味。

但要莽撞地將40年來大多數國家賴以為依歸的新自由主義一斧頭砍倒,恐怕還需要細細斟酌。或許運用最高的智慧,我們真可以在自由與平等的矛盾之間,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均衡之道。

熱門點閱》

► 吳崑玉/佔立院被笑三天 藍營長期忽略結構問題 一晃就是三十年

►  蔡詩萍/國民黨針對陳菊格局太小 唯有憲政能放大分貝

►  苦苓/國民黨佔立院變政治鬧劇 因犯三大錯誤

►  陳淞山/蔡英文民調顯疲態 弊病不克服恐開啟「政治災難」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馬凱專欄

馬凱專欄 馬凱

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