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給台灣新聞自由留下一扇窗吧!

新聞,媒體,報社,中天電視,中國時報,旺旺集團,旺中集團(圖/記者張一中攝)

▲中天電視被爆關定了。(圖/記者張一中攝)

●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曾任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

中天新聞換照爭議,繼續燎原中

關於衛星電視換照審查,通傳會(NCC)早在106年7月18日,依新衛星電視廣播法第18條第3項的規定訂定了「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審查辦法」(以下簡稱換照審查辦法)。依法行政,有法依法,何須另行召開公聽會?是因為審查辦法不周延,不足以扼殺中天換照的生機?是NCC自我矮化、而將獨立審議的權力讓渡給了公聽會的學者專家?還是NCC面對來自更高權力的霸凌,不甘不願也不敢負責到底?無論何者,NCC為中天換照審議量身打造的公聽會,恰恰自行證明了政治黑手干預媒體的事實!

▲▼羅智強爆料,中天電視台關定了。(圖/翻攝羅智強臉書)

▲羅智強爆料,中天電視台關定了。(圖/翻攝羅智強臉書)

事實上,不待此次中天換照,換照審查辦法中早已載明政府干預媒體營運的意圖。辦法規定,申請換照者,除應填妥申請書,還需繳交執照期間第四年至執照屆滿六個月前營運計畫執行報告,及未來六年營運計畫。條文裡還鉅細靡遺的列出須載明的事項,如市場定位與頻道規畫之執行情形、內部控管機制與自律組織運作之執行情形、財務結構與收費標準、公司組織與人員訓練之執行情形等等。更叫人瞠目結舌的是換照單位還需向NCC報告未來六年的經營方式及技術發展計畫,以及頻道或節目規畫等等。

試問:有哪個政府機構會比民間的業者更了解產業的科技發展和市場趨勢?試問,有哪一個半導體、生物科技、機械產業的企業每隔一段時間須向主管機關呈報營運計畫俾便通過換照審議?為何獨獨廣播電視事業必須如此?經濟部若是用這套羈糜手法來管制台積電,台積電大概早就從市場上銷聲匿跡了!更可笑的是,換照業者還需向NCC報告未來六年的經營方向與技術發展。互聯網時代,六年期間可以發生許多事,可以產生許多新興科技與商業模式,如何能預知?預知錯誤,呈報不實,到了下一次換照審議時,豈不是要計上缺點?NCC藉著發照和換照審查,預審業者未來的節目規劃、經營方向,又何異於言論和新聞審查?而言論與新聞檢查,不正是專制極權國箝制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手段嗎?

不知是不是有不言自明的勢力恨中天新聞入骨?明明已經有了駕馭電視新聞業者的法寶了,居然還特地為中天新聞的公聽會制定了八大指標。八大指標中還包括了「員工勞動權益保障」這等屬於勞動部管轄權的議題。此外,像是「換照對國家安全、產業整體發展、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有何利或不利之影響」這樣的指標,不知道要如何建立客觀的、可量化的指數來衡量?更絕的是,第一項指標的用語:「是否已履行前次換照之附款與行政指導,及評鑑命改善事項」。NCC隸屬行政院之下,是廣電媒體的主管機關,主管機關的「行政指導」與「命改善事項」,不是赤裸裸地表明這是政治介入媒體嗎?

台灣廣電媒體由盛而衰,關鍵便在於政府管得太多,也因此,NCC成立的初衷,無論是「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提升國家競爭力」,一個都實現不了!NCC 成立後不久,儘管黨政軍及相關人士不可再投資或參與媒體經營,但NCC作之君、作之師的傳統思想太深,也難擋政黨與政客的藉著申設新照和換照審查,將黑手伸入媒體,以至於「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精神」,全數落空!

中天換照,關係台灣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否繼續向下沉淪?明白當前台灣政媒現狀的人皆知,NCC有責無權,不應苛責。僅藉此文呼籲當局:

第一,即便要清理媒體戰場,至少也得維持基本的公平性。準此,廣電新聞頻道換照審議,應一視同仁地先行召開公聽會。月底擬召開的公聽會應改為通案性質的公聽會,邀請學者專家研擬客觀、可量化的指標,作為換照審查的準則,並藉以修訂原有的換照審查辦法,訂定日出條款,無線及衛星電視新聞頻道一體適用。

第二,讓中天換照過關,給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政治留下一扇窗口吧!執政當局需知,媒體清一色,無異於共產專制極權統治,也失去了批判他國箝制新聞自由的正當性。

關鍵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