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嚴震生/美國大選若同票 誰能當選美國總統?

我們想讓你知道…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項的規定,若是沒有總統候選人獲得過半的選舉人票時,由眾議院投票選出,選舉應由各州投票,每州之代表有一表決權。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新任總統將牽動世界局勢發展。(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嚴震生/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台灣學術界和媒體對美國總統非由普選票(popular vote)、乃是由選舉人票(electoral vote)產生,已經是相當熟悉,也對美國的一些有關選舉網站如Fivethirtyeight和270towin有所理解,前者當然意指五百三十八張選舉人票,後者則是過半數的兩百七十張。

儘管機率不是很高,但川普和拜登還是有可能個得兩百六十九張選舉人票,打成平手,屆時該如何處理?

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項的規定,若是沒有總統候選人獲得過半的選舉人票時,由眾議院投票選出,選舉應由各州投票,每州之代表有一表決權。

換句話說,眾議員是以州為投票單位,民主黨在加州有再大的優勢,也和懷俄明的共和黨一票等值。目前美國五十州中,共和黨聯邦眾議院占多數的有二十六個州,民主黨則是二十三個州,另外賓州的十八席是平分秋色。如果今年眾議員選舉結果沒有改變,川普就有可能當選總統。

如果美國是多黨制的國家,且個政黨在部分地區享有優勢,就很有可能出現第三黨的候選人獲得足夠選舉人票、讓兩大黨候選人都無法跨過兩百七十張門檻的情形。

▲George Wallace在1968 年,以第三勢力之姿拿下南部五州。(圖/翻攝wiki)

美國選舉史上出現過多次相當有實力的第三黨候選人,如一九六八年的華萊士(George Wallace)在南部五州獲勝取的四十六張選舉人票、一九四八年的塞蒙德(Strom Thurmond)贏得南部四州的三十九張選舉人票、一九一二年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以第三黨候選人的身份拿下六個州的八十八張選舉人票。

不過這三次的選舉,都沒有影響兩黨主要候選人之一拿下過半數的兩百七十張選舉人票。

1860年林肯(Abraham Lincoln)和民主黨候選人面臨兩個對手,後者分別拿下三十九張及十三張選舉人票。

1836年同樣也是有四位候選人分到選舉人票,民主黨的范布倫(Martin Van Buren)與林肯都不受影響,獲得過半選舉人票進入白宮。

這兩次選舉有一個共同的有趣政治運作,就是民主黨面對林肯時,因為內部擺不平而產生代表不同地域的兩位候選人,而輝格黨(Whig Party)更是提出四位候選人四面夾擊范布倫。

這兩次雖然和政黨內部勢力無法擺平有關,但何嘗不是一個想要在不同州拿下選舉人票得分進合擊策略,特別是輝格黨的一位候選人差點贏得賓州,讓范布倫即使贏得普選票,也無法獲得過半數的選舉人票。

▲180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結果,最後由眾議院投票產生。(圖/翻攝wii)

十九世紀有兩次的總統選舉沒有候選人取得選舉人票的多數,最終是由眾議院決定,一次是184年的四人角逐,一次是1800年的選舉。

後者情況是兩人同票的特殊情形,在憲法第十二條增修條文於1804年通過之前,選舉人對同一黨的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分別投票,導致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和他的副手伯爾(Aaron Burr)獲得同樣的選舉人票,結果由眾議院投票產生傑佛遜為總統。

不過,在投票時,反對黨的聯邦主義者(Federalists)因為更討厭傑佛遜,而將選票轉給伯爾,第一輪傑佛遜獲得當時十六州中的八州,未超過百分之五十,又得投第二次,最終才以十州的多數勝出。

1824年的四位候選人競爭,可以說是美國選舉史上最明目張膽地利益交換。

當年四位總統候選人都各有來頭,而且是在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 Republicans)一黨獨大時,屬於同一政黨的候選人。

這四大天王獲得的選舉人票分別為傑克遜(Andrew Jackson)的十一州九十九張、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的七州八十四張、克勞福德(William Crawford)的三州四十一張、及克萊(Henry Clay)的三州三十七張。

在沒有人拿到過半的情形下,克萊先被淘汰,由眾議院以州為單位投票決定當選人。克萊決定與亞當斯合作,請支持他的眾議員投給亞當斯,讓後者最終獲得二十四州中十三州的些微多數,當選總統。這讓原先普選票和選舉人票都領先的傑克遜非常憤怒,而亞當斯上台後就任命克萊為國務卿,讓傑克遜所指控的暗盤交易獲得證實。

由於沒有第三位候選人能夠拿下一州,僅有可能發生的情形是川普和拜登在今年的選舉人票打成平手,無人過半,誰能勝出就得由眾議院決定。在這次的選舉中,民主黨有機會拿下賓州一席,將可掌控二十四個州,另外若突破佛羅里達州一席,就能從目前十三對十四席的劣勢逆轉,但僅與共和黨打成平手。

哥倫比亞特區目前有三張選舉人票,但不是美國的一州,僅有一名眾議院的代表(delegate),她若能投票,民主黨的拜登就可能勝出。不過,這位代表是否能夠投票,憲法沒有規定,勢必要由最高法院決定。

以目前共和黨總統任命、偏保守大法官,以六比三的優勢領先民主黨總統任命、偏自由派大法官的情形來看,究竟誰能出線,還真難逆料。

▲川普提名的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正式宣誓就職美國大法官。(圖/路透)

最後根據美國憲法,若是副總統候選人也是同票,則將由參議院選出,誰獲得多數參議員的支持,就是新當選的副總統。如果民主黨在這一屆的參議員選舉中獲得多數,賀錦麗就有機會出線。

這又會引發兩項重大的討論,一是若總統由川普獲勝,難道要他和不同黨、相當受到他鄙視的對手陣營副手共事嗎?二是賀錦麗為現任參議員,她可以為自己投下一票嗎?觀察美國選舉,方知在完備的憲法,也有許多不足之處,學者專家還真無法預測所有可能發生的想定(scenario)。

熱門推薦》

►翁履中/總統特質民調 拜登領先18%大贏川普

►李沃牆/由中共19大「五中全會」看習近平的政經布局

►陳思豪/基督徒哪來這麼大的口氣 搞國家祈禱早餐會還要總統不要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嚴震生

嚴震生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政大政治系兼任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