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承泰/台灣中學生上課時間長?何不改為11點上課?

我們想讓你知道…現在的學生若缺少睡眠,是因為上課時間太早,還是睡眠時間的問題?

●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

國高中延後上學時間到9點半,學生真的能夠多睡兩個小時嗎?那何不延到11點,學生可以睡得更足,而且還可以和上班族有明顯的時間區隔。特別是,吃過早午餐後上學,頗符合當前許多年輕人的作息;下午六點放學,回到家又可以和家人共進晚餐,豈不是更圓滿?

是否晚點上學 教育部頭很大

教育部如何回應延後上學的呼籲,一向很傷腦筋!因為,順著學生並接受不同的做法,即可獲得「創新」與「改革」的美譽,也就能獲得多數學生的愛戴!若堅持教育的宗旨,考慮學生未來身心的發展,說不定會被說成「保守」與「無能」!

▲網友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擬將國高中上課時間改成上午9時30分開始,目前連署已通過附議門檻。(圖/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許多國高中學生都有經驗,為了上學,早上很不情願地起床,尤其是看到讀大學的兄姐還躺在床上,心情更是沉重。筆者過去念大學時,早上有八點的課,那時交通不便,通勤往往要一個小時才能到校,尤其到了台北縣市之交的橋樑,公車經常因雍塞而掛著不動,車上各級學生們都心急如焚。如今有了捷運,交通便利多了,而且學生宿舍也比過去普及,儘管如此,有多少大學教授敢開早上八點的課?

▲美麗的國中小校舍,正等著學生造訪。(圖/教育部提供)

如今大學比較常見的早課,是九點二十分到十二點十分,這是三個學分的課,捫心自問,有多少人真的上三個學分?支持孩子上大學並提供學費的家長們,有空不妨到大學校園走一走,看看大學校園早上九點鐘的情景,然後到教學大樓看看有多少教室還是漆黑一遍,最後,再到圖書館走一圈,......。您若希望國高中也是如此,那就出來呼籲教育部進行改革吧!

被手機佔用的「睡眠時間」

在大學中有些名課,在開學時學生瘋狂搶修,教室擠滿了人等著名師簽字;然而,過了一個月後,教室就顯得稀稀落落,即使來到教室,還搶座最後一排,拿起筆電或手機繼續進行未竟之事。只要老師多給學生「鼓勵」,亦即,多講好聽的話並給適足的分數,學期末通常可以在評鑑中得到學生的回饋。這究竟是教育部所強調的「適性」,還是師生都各得其所的「順性」呢?教育部是要順著當前學生的想法,還是要教導學生一些價值與素養?還真是兩難。

▲不過也有另外一群人同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提議,希望政府不要更動國高中上課時間。(圖/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回到問題,現在的學生若缺少睡眠,是因為上課時間太早,還是睡眠時間的問題答案,當然是後者。近年來即使氣候變遷明顯,但地球自轉的速度,一個小時仍是一個小時,並沒有像鈔票貶值了!以晚上十點到隔日六點來說,這八個小時雖然長度不變,但分配運用內容大大改變,再也不是年輕人的「睡眠時間」!

早期的學生,生活深受到時間的規約,在沒有電視的年代,晚上早早就來到,有了電視,睡眠時間隨著喜愛的節目而調整;可是來到資訊社會,網路與智慧手機的出現內容更是目不暇給,尤其是突破了時間的規約,「晝」「夜」在運用上幾無差別,甚麼是「睡眠時間」?也就越來越隨興了!

▲手機已經成為現代人難以分隔的一部分,甚至有人在行走途中都在使用手機。(圖/記者季相儒攝)

如今人們突破時間的規約,反而受到手機的主宰。大自然的美好,不再需要身歷其境,而是眼見其境,快速且方便。人際關係的維持,不再是魚雁往返,也不是電話問候,而是影音相隨一呼百應。手機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將來生活可能成為手機的一部份!

六、七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好不容易地挺起了胸膛,大步走路且雙手揮灑自如。如今越來越多人將雙手緊置於胸前、低著頭、彎著腰、甚至掛著耳機;為的是,怕失去生活法則,為的是,緊抱著小銀幕中的大世界——這難道不比「去學校上課」來的重要麼?幾點又有何區別呢?

熱門點閱》

► 黃竣民/兵役「公平性」需靠放寬體位標準救?

► 軍事家/志航飛鷹折翼 談空軍F-5E戰機憾事

► 航母殺手下水》張誠/小而美火力強 論「沱江艦」在護衛台海角色

► 李沃牆/「M型」社會來也!中產階級「薪」酸已成國安問題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

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