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公投》外國倫看台灣/人民把公投當考試 公投把人民當專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公投的議題,就算是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也必須實地勘察,用幾個月的時間研究才能做專業的評估。這些問題都不是一般人看報紙和網路就能判斷的。

● 作者外國倫看台灣

去年我分享了我的美國大選選票,身為加州人,我的選票總共有六頁,前五頁都是公投案,第六頁才是決定要投川普還是拜登,比較美國和台灣的公投案,就會發現台灣的公投案有一個本質上的問題。

美國公投案決定「專業無法決定的」

先看美國的公投案,例如我的選票的第二頁的公投案:

是否授權發行債券讓政府進行幹細胞研究?(55億美元,州政府發行)

為什麼要對是否進行幹細胞研究進行公投?因為這是一個價值觀的公投,人類幹細胞研究可以為部分罹患不治之症或不可根治的頑固性疾病的患者帶來福音,但同時也引發有關的倫理紛爭。因為這個議題在現有的法律上面沒有規範,政府部門的專業也無法決定,因此這必須由人民老闆公投決定。

15號公投案

是否增加商業用地,工業的稅收,然後將這筆稅收用在公立學校,社區大學和地方政府的服務?

下面也清楚寫著這個公投案對於政府財政的影響,增加大約三百萬美元的稅收,人民自己考量成本做決定,我覺得這樣的公投很好,因為這樣人民會清楚的感受到政府提供的服務不是免費的,這些經費都來自納稅人,在公投的過程中,人民會很清楚誰才是這個國家的老闆。

▲作者經歷美國公投,指出公投能夠讓民眾考量成本,真正做「國家的主人」。(示意圖/記者游瓊華翻攝)

公投不該要求人民變成專家

公投是一個民主國家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把人民比喻成商店的老闆,人民頭家決定要投資哪個項目,要花多少錢整修店面,這都是老闆自己要決定的,可是當這個老闆聘請了一些專業人員,例如會計師,會計是一種專業,會計師就是照著正確的方式去做,而不是根據老闆的心情會有不同的算法,會計師不會詢問老闆這樣算對不對,如果會計師真的這麼問,老闆一定會說:「你是頭殼有洞啊?你應該根據你的專業做正確的事,你應該根據稅法做正確的事,不應該詢問我想要怎麼算。」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加州的公投案除了詢問是否要稅收用在幹細胞研究以外,還有一個公投是:「你覺得幹細胞研究結果A,還是研究結果B才是正確的?」這個公投是不是很有問題?又不是大學考試,難道要全國人民變成幹細胞專家?

這種問題當然不會在公投選票上。

比較台灣和美國的公投案,你就會發現兩個重要的差異:

1、美國是對不需要專業知識的議題進行公投,台灣則是讓人民代替食藥署裡面的專業人員,代替環保署的專業人員做決定。

2、美國對尚未進行,執政部門還沒有做的事情進行公投。台灣則是對政府部門已經執行的事情進行公投。

例如台灣已經開放多年的美牛,最近多加一個美豬進口,引發一些人推動訴諸公投,台灣人不相信自己的食品藥物管理署,台灣人不認為食安是食品藥物專家可以決定的事項。

這就好像一個法官判一個人無罪,然後台灣人民感到懷疑,就要求這個判決要公投,想用公投的方式判死刑,這不是很奇怪嗎?

藻礁議題也一樣,這是屬於環保署應盡的職責,如果環保署認為中油的做法會傷害環境,環保署可以提出訴訟,美國就是這樣,例如我在美國政府上班的時候,同事告訴我要興建一條高速公路要很久的時間,光是把高速公路經過的區域給 EPA (環保局)審核就要一年的時間了,如果環保局不認同,可是我們 Public Works 部門不同意,那麼就是法庭見,兩邊據理力爭,根據法律由法官判決,這種議題不會交由公投,因為要求人民變成像環保學者(Environmental biologists)一樣有環保方面的知識,或是讓人民都變成像我們的公共建設工程師那樣懂工程專業是不可能的,這種事情需要各方面的專業人員開會,探討,最後由行政部門做決定。

▲作者以藻礁為例,指出環境方面的專業議題,需要交由行政部門的專業人士做決定。(圖/記者陶本和攝)

是否增加稅收用來改善學校的硬體,是否增加稅收用來維修馬路,這些不需要專業背景的事情,都是美國人經常在公投的事項,但是美國人不會公投決定公共建設是否符合環保規範,也不會公投決定哪一種飼料添加物是否違反食安。

如果藻礁議題可以公投,那台灣要環保署幹嘛?

如果瘦肉精是否有害可以公投,那台灣有食品藥物管理署要幹嘛?

以後是不是連司法判決結果都要公投了?

為什麼台灣會有這種奇怪的「把人民當專家的公投」?

▲作者認為公投的議題太過專業,等同將人民當成專家 。(圖/翻攝自外國倫看台灣)

教育影響台灣人民思維

我覺得台灣的教育有相當大的影響,美國的高中是兩點半就下課了,許多人上大學的時候已經在工作,美國人很早就「轉大人」了,可是許多台灣人從小每天上課時數超過八,九個小時,有些人唸書唸到30歲還沒有工作經驗,許多人都快40歲了還和父母住在一起,因此造成了許多人都已經老大不小了,思維卻還像學生一樣,以為人生就是考試,把公投當考試。

每個人都在研究瘦肉精飼料的豬對人是否有害?要吃多少豬肉才會中毒?

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在哪裡?什麼是藻礁?如果藻礁被破壞了,對生態會造成什麼影響?

核廢料應該距離住宅區多遠才不會有影響?考量當地的地質和地震的機率適合建設核能發電廠嗎?為什麼地震會造成核災?

以上就算是有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也必須實地勘察,用幾個月的時間研究才能做專業的評估。

上面這些問題像是一般人看報紙和網路就能判斷的議題嗎?

台灣年底的四項公投的根本問題,並不是什麼能源問題,也不是食安問題,根本的問題是:

台灣人還不懂得如何當「人民頭家」,有太多人在心理上還停留在讀書考試。

台灣的公投把人民當專家,把公投當考試了。

熱門點閱》

►藻礁公投》詹順貴/沒有「三接海鮮鍋」!再外推方案兼顧藻礁與減碳

►萊豬公投》發表會趙少康鞏固同溫層 李淳展現經貿專業

►ET民調》招名威/《菸害防制法》近14年未動 儘速修法促進國民健康

►林應然/返鄉潮大考驗! 七點分析春節防疫規定

● 本文獲授權,轉載外國倫看台灣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