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冠宇/戰時窘迫的烏醫療量能 台轉送分配系統待考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從烏克蘭的情況,我們可以觀察到轉送系統的挑戰、醫療設施受迫換與重構等問題。在不穩定的時代,都在考驗著超前佈署思維,我們的系統有為將來的戰爭準備好嗎?

▲自從俄羅斯發動戰爭以來,烏克蘭的醫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應對挑戰,圖為地下室臨時診所內的新生嬰兒。(圖/路透)

●姜冠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一般內科專任主治醫師

烏克蘭的醫療、疫情,在戰爭下發生什麼變化?

當戰爭發生,每個人看新聞,接著慷慨激昂評論前線如何布局、運籌帷幄,紙上談兵是容易的。但是當這一切發生時,真正大部分人都是在支援後線的工作,而且負擔十分沉重。

▲截至3月11日,超過 250 萬烏克蘭人已經離開該國尋求庇護。(圖/UNHCR)

截至3月11日,超過 250 萬烏克蘭人已經離開該國尋求庇護。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UNHCR)提供的數據所示,大多數逃離的人已經越過波蘭邊境。大約 150 萬難民透過步行、公共汽車、汽車或火車抵達烏克蘭的西部鄰國,根據官方聲明,每天有超過 50,000 名從抵達波蘭。雖然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摩爾多瓦首當其衝接受難民潮,但到目前為止,約有 283,000 人也逃到了與烏克蘭不直接接壤的歐洲國家。隨著戰鬥的繼續,這些狀況可能會在接下來幾天加劇。

大量病患的轉送流程

位於烏克蘭利維夫(偏西烏克蘭)的一處醫學中心,醫師Roman Kizyma是該醫院兒童腫瘤科的主任,自從俄羅斯發動戰爭以來,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應對挑戰,而這是他過往醫學受訓過程中從來沒有的:

「轉送那些遠從350英里外處於戰火的醫院、接受了骨髓移植的病童。在戰火這麼混亂的動線下,轉送免疫力極差的病人,是成本非常高的過程。而該區現在正計劃將數百名病重的兒童,疏散到整個歐洲的醫院。」

▲在戰火這麼混亂的動線下,轉送免疫力極差的病人,是成本非常高的過程。(圖/Evgeniy Maloletka/AP Images)

Kizyma說,每位烏克蘭醫師都是軍官或預備役人員。到目前為止,只有那些具有「戰場技能」的人,如創傷外科團隊和麻醉醫療人員,才被召集來調派前往第一線,甚至會參與戰鬥。St Jude Global全球和歐亞重症監護系統回報:在烏俄戰爭開始之前,至少有2000名烏克蘭兒童正在接受癌症治療。在 Kizyma 和當地其他合作夥伴的幫助下,大約 400 名兒科癌症患者已從烏克蘭轉移到其他歐洲國家的醫院。

關於轉送車隊,一個隊伍可能由多達200人和5至7輛救護車組成,每輛救護車配備一名醫生。Kizyma說明,目前該計劃還是只轉移正在接受積極治療的患者。

「在這種情況下,您無法提供良好的治療。移動正在從骨髓移植中恢復的患者,可能對他們的生存機會非常有害,但我們希望我們能做到。」

「對我們來說,真正具有挑戰性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應該將每個患者都送到歐盟?」

他指出即使這是目標,但也會面臨家庭分離的問題。有緊急醫療需求的兒童會首先置於波蘭,而且數量並不多。大多數人前往其他歐洲國家,如德國、義大利或西班牙,這些國家已同意通過各自衛生單位、衛生系統和預算提供照護,並為避難家庭提供住房和必需品。美國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聖裘德兒童醫院表示,會考慮北美系統的後援。

醫療設施遇襲和重建

▲東烏克蘭最大的病理實驗室已被炸毀,許多實驗室人員在地下室避難。(圖/Evgeniy Maloletka/AP Images)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表示,根據習慣《國際人道法》第25條規則,「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尊重和保護專門負責醫療職責的醫務人員」,但是在戰爭現實下並不容易做到。

3月1日,烏克蘭衛生部長Viktor Liashko在臉書講述小兒麻醉師Marina Kalabina受襲擊事件,當Kalabina開車將她受傷的侄子送往基輔附近的一家醫院時,俄羅斯軍隊向她開槍。截至3月15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衛生系統遇襲監測」(Surveillance System for Attacks on Health Care),已確認31起針對醫療設施、醫療人員和救護車輛的襲擊,造成12人死亡和34人受傷。

東烏克蘭最大的病理實驗室已被炸毀,許多實驗室人員在地下室避難。大型實驗室設備和耗材已被裝載到卡車上,他們預計在利維夫成立一個臨時的病理實驗室,以服務當下需要病理診斷的病人,盡快於3月12日啟用。一位醫學中心病理科主任Oksana Sulaieva指出:「醫療系統、實驗室單位的主要資產,仍是它的人員、他們的經驗和能力」許多女醫生也加入了志願役,於第一線或在輸血站工作。

資料來源:Rubin R. Physicians in Ukraine: Caring for Patients in the Middle of a War. JAMA. Published online March 16, 2022. doi:10.1001/jama.2022.4680

緊急醫療受限、慢性病與傳染病治療中斷

▲3月12日,烏克蘭頓內茨克地區Volnovakha的一家醫院被炸毀。(圖片來源/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醫療平時都會追求進步,但戰爭可以讓我們回到十年前。」

烏克蘭HIV病人關懷網的瓦萊里婭.拉欽斯卡如此表示:「烏克蘭開始擔心感染激增,但是目前無法統計,隨著俄羅斯的入侵,使人們流離失所並擾亂衛生服務,傳染病很可能會反撲。」

如COVID-19的傳播,是直接的,人們擠在地下室、地鐵站和臨時避難所,以保護自己免受轟炸。如果沒有足夠的水和衛生設施,病例肯定會增加。世衛組織烏克蘭辦事處負責人亞諾.哈比希特 (Jarno Habicht)表示,烏克蘭COVID-19疫苗接種率低得危險──基輔約為65%,但在某些州或地區低至20%,這預期增加重症和死亡。

小兒麻痺、麻疹

在此之前,烏克蘭本來有在應對小兒麻痺的事件,最近一次發生去年在12月,感染脊髓灰質炎病毒大約每200位感染者中,有一個人癱瘓,所以個位數的病例可能暗示大規模的傳染,但是戰爭暫停了,2月1日起,為期3週,為近140,000名兒童的小兒麻痺疫苗接種。這影響了小兒麻痺監測,因此該病毒可能會在未被發現的情況下傳播。

麻疹也是問題,烏克蘭從 2017 年開始爆發大規模疫情,一直持續到2020年,病例超過115,000例。根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到2020年,兩劑麻疹疫苗的全國覆蓋率高達82%,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但仍不足以防止致命的爆發。更令人擔憂的是,一些州的疫苗覆蓋率不到 50%,例如哈爾科夫,那裡有大量人群正在逃難。

世衛組織烏克蘭事件經理希瑟.帕波維茨(Heather Papowitz)在簡報會上說:

「隨著人們的到來,我們必須真正擴大在周邊國家對脊髓灰質炎、麻疹和 COVID 的監測,以確保我們能夠預防它們。」

「著眼於為麻疹、脊髓灰質炎和COVID,提供疫苗至關重要。」

結核病、HIV

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和麻疹爆發的風險很高。隨著衛生設施和道路被夷為平地,肺結核和HIV的診斷服務和治療也被中斷。結核病是一種因擁擠和貧困而惡化的疾病,同時,烏克蘭是世界上多重抗藥性(MDR)結核病負擔最重的國家之一。據估計,烏克蘭每年有32,000人發展為活動性(具有傳染力)肺結核,大約三分之一的新結核病病例具有耐藥性。在烏克蘭,22%的結核病患者感染了HIV病毒,而結核病是愛滋病毒感染者的首要死因。任何中斷治療都會導致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經過5年不治療,50%的肺結核患者會死亡。與此同時,感染了周圍的許多人。烏克蘭在 2020 年和 2021 年的 COVID-19 大流行期間,結核病病例的診斷和治療已經下降了約30%,導致傳播增加。

烏克蘭是東歐之中,HIV負擔第二高的國家,大約 1% 的人口受到感染,但這一數字在高危人群中要高得多:男男性行為者為7.5%,注射吸毒者為近21%。持續服用藥物不中斷很重要,以將病毒載量抑制到一個人無法傳播HIV的低水平,也防止如結核病這類機會性感染」愛滋病毒風險、母嬰傳播。

心血管事件、癲癇、癌症等慢性病需求

烏克蘭的公共衛生問題,還包括因醫療供應線和衛生服務中斷而導致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癌症等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增加。心肌梗塞等待3天才能治療,當下癲癇發作的病人,無法獲得挽救生命的抗癲癇藥物,抗癌藥物短缺。

資料來源:Surge of HIV, tuberculosis and COVID feared amid war in Ukraine
Adding to the brutal, immediate effects of Russia's invasion, the Ukrainian people are facing an onslaught of…
www.nature.com

不穩定的時代都在考驗著我們超前佈署

看著烏克蘭的情況,我們可以觀察到的重點:轉送系統的挑戰、醫療設施受迫換與重構、治療中斷、傳染病興盛。這也許可以讓我們學習到戰爭時真正該做的準備。

回到台灣,台灣是獨立的島嶼,沒有像是烏克蘭還緊鄰歐洲大陸,可以做大量病患轉送,而台海戰爭爆發時,最容易受攻擊的是縱貫南北的台灣西部,但是在台灣東部,醫療資源相對不足,這也可能是我們屆時的後線避難場域。

我們有自己的公衛計畫、傳染病防治與慢性病控制,但高齡人口的搬運轉送量能須要重新估計,在幾次的病人轉送分配系統,如2015八仙塵爆和2021台北萬華疫情爆發,其實都不夠理想。不穩定的時代,都在考驗著超前佈署思維,我們的系統有為將來的戰爭準備好嗎?

熱門點閱》

►敏迪/烏有恩俄有勢 以色列兩難的選擇

►蕭徐行/烏俄戰歐美不派兵 延長役期求台灣自強

►沈政男/控制Omicron不是靠疫苗 邊境防堵與疫調才是解藥!

►霧谷晶策/拜登訪歐當「抗俄火車頭」 歐盟提「戰略指南針」強化共同防禦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姜冠宇醫師」部落格,原標題〈烏克蘭的醫療、疫情,在戰爭下發生什麼變化?〉。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