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尚智/慈濟的財務,該怎麼公布?怎麼追查?

文/王尚智

總之,相信你我都一致由衷感動並認為:高雄十元自助餐阿嬤,真正了不起!在社會大舉批判慈濟的紛騰與燥熱中,連她最後離開人世間的這一道樸實的消息,也為我們的內心帶來一片甘露清涼。

十元阿嬷微笑無言的告訴了我們:「真正的慈善從來就是親手的、是消瘦的,是默默賣掉七棟房子只為守護那些貧苦邊緣的人們!」絕對不是那些宣稱的慈善,實際上「自始至終都是一味呼喚金錢與人力、以慈善之名造就自身擴張膨脹,乃至一切所為無不忙於自我宣傳且撲天蓋地,最終還想要席捲所有人都要變成他們的人」的這種慈善。

事實上,對於那些宣稱無論是慈善、教育或宗教團體,所謂「非營利組織(NPO)」的最終核心觀察指標:首先就是「財務透明」,其次是「擴張膨脹」,最終則是「領導者的精神規範」。

從這三個標準來看慈濟,毫無疑問是「不及格」的!慈善團體的成功,古今中外從來不是比賽「人員眾多比別人多、事業資產比別人大」!

慈濟長期的發展,自從扭曲變形之後,就是「財務決策隱諱」和「資財規模擴張」,乃至如今從證嚴公仔與靜思堂壁畫這一系列讓人清楚感受到的一場「證嚴造神(佛)運動」。

對於慈善團體等非營利組織,各國的法令財稅規定不同。但基於現實上慈善機構往往是「有錢人規避稅賦」的主要途徑,因此大多數國家對於所有捐款、用款的「財務監督、稅務審計」均十分嚴格。

這也就是說,任何慈善公益機構的「財務透明」,並非一種「道德指標」,而從頭到尾必須是一場「防弊興利」的嚴肅法規!這也是今後政府,尤其衛福部專責的單位及人員,必須從頭到尾搞清楚的核心觀念。

而任何從事非營利事業,尤其是以慈善、宗教名義所成立的法人機構,設立的最大前提,本來就應該徹底是「財務透明」到底!任何對外拒絕財務透明的理由,百分之百都有「包藏私心」!

慈濟長期的財務不透明,並非一朝一夕。財務決策權,集中在證嚴法師的家屬與少數弟子的手中。尤其各方捐款的「用途」與「歸屬」長期不清!每每外界質疑至此,慈濟又要含糊的說出一大串似是而非的大道理、自己做過了多少慈善,以及證嚴法師多麼了不起,而從來不去「直面」這些問題並提出數字與資料。

慈濟的財務中,最值得追查到底的,正是規模最大的土地資產:

1. 以如今全台灣慈濟名下的數萬坪土地與建物,乃至對岸大陸與海外的土地大樓資產,究竟有多少錢,是「民眾捐款指定給慈濟買地買樓」?

2. 或者當中有沒有慈濟高層,挪用了各方原本用在救災、貧病等「直接要用在人們身上救助」的慈善捐款,被拿來買地買樓,而「變成慈濟轄下的自家資產」?

縱使民眾的捐款,不見得有具體指明用途。但大多數對於慈善的捐款概念,絕對不是用來買地買樓、建屋塑像。這應該是政府展開會計清查時,都應該同時釐清的部分。

國內外的正規慈善機構,基本上都是以「勸募志工」做為組織發展目標。除了藉此獲取執行人力,同時也可以宣揚倡議的價值。志工的意義之餘,這當中一項大前提,主要也為了「減少縮編專職人力」,藉以「控制行政人事成本」,將各方善款最大利用於資助的貧困對象。

歐美許多國家,政府每年甚至會調查各慈善機構,監督其「行政人事、行銷宣傳」的費用比例。比例太高的機構均會被公布,在部分美國州政府,甚至會被嚴重警告!這一切都是透過法令規範,乃至行政力量,藉此防範慈善機構的人力資源出現「擴張」或「私用」,特別是對於「公關宣傳」費用,一旦被機構管理層挪用於私人關係。

一般來說,國際上對於非營利機構的「行政人事、行銷宣傳」總體的營運管理成本,認為控制在「15%」是充裕且合理的標準!倘若超過20%,幾乎就會開始被主管機關乃至社會監督單位特別注意。除此之外,對於機構本身所涉及的「資產收購、股票債券投資」等,一切將慈善捐款轉換成其它資產模式,則更在全世界無不採取嚴格監督!
這是國際間公認,慈善機構最容易發生流弊的區段!

為求慎重起見,許多國家甚至規定,慈善公益機構進行「大型資產收購」,必須專案向主管單位及財稅機關申請,經審核同意或者核備之後,才能進行資產轉換且獲得免稅的項目資格。

在美國就曾發生過慈善基金會「購買高價藝術品」作為資產投資,結果後來藝術品被查出放在高層家裡,而收購的價格包含鑑價差異、鉅額佣金,充滿嚴重的道德瑕疵。

反觀慈濟近十年的發展,以不同慈善名義發展出的「事業體」其「各種項目」,繁繁瑣瑣規,模越來越龐大。許多事業體,打著慈善環保之名,但也並非「免費」!或者有「詳細明確的清寒貧困補助」(大多以個案之說而含糊)!而實際上依然採取市價收費,且還同時申請政府補助。

整個慈濟的慈善模式,變形成一種「中間段極巨大」!不斷以慈善名義發展自己不同的事業體,擴張至其它產業領域,甚且甚至對外誇稱這是「世界少有的慈善奇蹟」!

外界還經常對此一愣一愣甚表欽佩,殊不知,這實際上卻是與國際慈善無不及盡全力去「縮小中間人力規模,好讓善款真正落實在受助者身上」的普世常態,完全背道而馳!

在此同時,慈濟當然必須招聘更多的專職人力以維持一個大集團的運作,平日自然也需要超乎常態的巨大現金流與更多項目,以維持其形成不斷擴張的生存常態。

目前慈濟幾乎每一個事業體,就其可查的財務報告中均可見,專職的「人事行政成本」極為龐大!這當中還不包括,慈濟每個事業體其實都在不斷擴大其志工組織,有眾多免費的人力資源。但這些無論專職或志工,絕大多數外界均可見,都是在以「協助發展慈濟組織」為主,並非透過志工人力去降低營運成本,減輕募款負擔。

任何對於國際NPO、NGO經營管理有實務經驗的人,即使從慈濟有限且不透明的財報中,都明顯看得出當中的這些「事有蹊蹺」!這還不包括慈濟各單位「設備資產」的花費在內!

慈濟的設備資產,外界公認不僅「採購多、單價高」,完全看不出對於民眾基層捐款及政府補助有任何「涓滴珍惜、量入為出」的態度在用錢方面。因此,追查慈濟的財務報告,必須從當今各單獨法人事業體各自的資產負債與現金帳的數字之外,詳細針對慈濟「綜合性的可能流弊」來嚴格追查!

衛福部的查帳,除了追查慈濟是否長期以來,「將大眾善款,挪移發展為收購自身土地建物資產」之外,有無可能在採購標案的項目上「高層長期指定給特定包商」,這也應該是今後查帳的重點環節。

至少我們清楚看見,頂新味全的魏應充身為證嚴法師愛徒,此前慈濟內部及對外銷售的各類食品,味全毫不令人意外的佔了其中最大宗!售價也比外界同樣產品的均價要高。

至於證嚴法師的私德層面,我們有了十元阿嬷,其實已經不必多談。

當外界看著一位出家比丘尼,非只能夠容忍甚至還大方接受信眾的膜拜,看著和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塑像被恭敬頂禮對待成「佛像」之後,一切已經不言可喻。道德與善行,不是比賽身旁有多少人敲鑼打鼓、跪地合掌,或淚流滿面;那是金庸小說中「星宿老怪」更擅長的風格。

真正慈悲的人,包括印度德蕾莎修女或者高雄十元阿嬷,畢其一生都是「無止盡的捨去且給予」!她們絕對不會著眼於,將自己的團體或志業發展到多麼巨大,成為千萬人崇拜!更不會任令他人將自己神化乃至佛化!對於慈濟或證嚴法師個人的無情批判,並非社會大眾的一場無知愚昧或者負心殘酷。

那一些「真正站在這個地球之外,無比垂憫且伸手幫助世間眾生」的佛或菩薩、聖人或天使,從來不會是一些「存心只知無盡擴張掠奪的人」。縱使在高雄小角落,數十年自己默默賣了七棟房屋、始終親手做出十元自助餐的一位平凡阿嬷,也足以深深的證明這一點!

礙於社會壓力,慈濟當然原本就可做而拖延至此的包括「信眾捐款查詢」系統,想必很快就會推出上線。倘若這就希望讓外界「可以查到自己捐了多少錢」認為這就叫做「財務透明」,未免更是一場藐視社會人心與慈善專業的天真或裝傻!

慈濟的問題,從頭到尾都「非常明確」!從第一秒到最後一刻,都與基層慈濟人的發心捐款、四處救災毫無關係。慈濟基層師兄師姐,今後也依然有權抉擇,要如何繼續支持慈濟與否。但所有慈善機構的「腐爛點」,古今中外都來自「決策高層」,並且絕對百分之百體現在「財務決策」這個層次及環節!

而這就不只是道德層面而已,縱使有千萬人願意繼續每天膜拜「宇宙大覺者」,也無法抹去來自法令規範代表社會集體意識背後的絕對正義。包括那些竊取與扭曲、乃至讓人難以想像竟然會去僭越宗教教義的「證嚴公仔」!當然都是從上到下的決策意志,包括對於頂新黑心財團的愛徒包庇,也都是從上到下的私心覆蓋。

外界社會必然都將繼續緊盯衛福部,究竟是否又和食安問題一樣能拖是混。慈濟長久侵吞台灣基層社會人心的「慈善」二字,乃至奢想取代佛陀、僭越「佛法」的不良私心,我們都要逼所有道貌岸然實則居心叵測的慈濟決策高層,全部吐出來!

●作者王尚智,資深媒體人。本文已獲授權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