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點、沒錢,自取滅亡的直播經濟

▲▼大陸,網紅,直播(圖/視覺中國CFP)

▲「網絡直播」在大陸竄紅,然靠粉絲「打賞」的獲利模式近期逐漸退燒,導致許多直播公司倒閉。 (圖/視覺中國CFP)

偷窺,是指未經他人同意下暗中偷看別人隱私的行為,包括偷看別人穿衣服、偷看別人裙底等。這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更有可能觸犯法規。而直播,就是以滿足人性偷窺的好奇心轉為正當性切入的經濟型態。

女的露,男的怪,千奇百怪的內容充斥在直播平台上,靠著遊走法令邊緣的內容存活。而這些內容如煙花般窺探一次、兩次偶有新奇感,但不容易持續形成長期的粉絲經濟。以台灣直播而言,也有類似沾到「情色」的邊緣。根據台灣eyesocial網路輿情分析平台發現:直播已出現「裸聊」等「顏色」的關鍵詞。

在大陸,直播泡沫正在破裂,未來大而全的直播平台少之又少,生死爭奪戰的背後則是內容的匱乏。大陸的艾媒諮詢顯示,77.1%的網民認為線上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內容,90.2%的網民認為,線上直播平台的整體價值觀導向為一般或偏低。直播,不僅影響社會風氣,更多影響了社會的價值觀,部分直播平台儼然成為「色情活動的觸發點」,也成為直播衰敗的引爆點。2016年,被稱為「中國網路直播元年」,大量從業者加入直播市場寄望分得一杯羹,然潮水漸退去後,2018年直播行業的機究竟又在哪裡?

巨人倒下,一葉知秋

根據資料顯示,大陸趣直播、微播、網聚直播、貓耳直播、咖喱直播、美瓜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已經下線或暫停服務,估值人民幣5億元的光圈直播也倒閉,尤其光圈直播的倒下,更是直播平台泡沫化的引爆點。

內容相似,盈利模式沒打通,使用者增長到了頂,再加上2017年,2B、2G(政府)、2C、2VC(創投)模式全部陣亡,那些沒錢、沒名、沒「爸爸」、不盈利的直播平台,離資金鏈斷裂、孤獨死去只有一步之遙。以美女顏值、奇聞軼事、明星舔屏為推廣手段保持用戶活躍,已經不是可以長期獲利的方法,光圈直播的倒下,更證明了除了有錢,如何創造黏住顧客價值的內容持續獲利,跳出燒錢模式,正是直播平台生存所要面對的課題。

▲▼大陸,直播,花椒直播。(圖/視覺中國CFP)

▲大陸高速發展的直播行業開始進入洗牌、轉型階段,其中花椒直播仍具有一定的品牌聲量。(圖/是覺中國CFP)

光圈直播倒下了,而誰活下來了呢?根據大陸企業頭條監測中心發布最新《直播市場監測分析報告》,其中,花椒直播在品牌聲量對比中位列行業第一,顯示其已具備較高的品牌知名度。花椒直播在新聞媒體聲量細分項目對比中也位居榜首,並遠超過一直播和YY直播,而這正是得益於花椒直播一直以來對時事熱點的及時追蹤與把握。

靠著小打小鬧,遊走法令邊緣,沒有特色,內容低俗的直播平台,終究會被市場淘汰;而有名、有錢,靠主播、網紅,或特色稀有內容,不搞色情低俗,對時事掌握的直播平台,在這場戰爭中,更容易「氣長」的存活下來。但未來呢?錢燒光了,觀眾不再打賞了,還有什麼利潤模式可以讓直播生存?

新獲利模式才是王道

直播經濟的盈利模式除了打賞外,今年許多企業亦探索「網紅」生態鏈條的廣告價值。「網紅」將產品體驗告知粉絲,為產品廠家創造價值。在廣告之外,還有電商、增值直播等可能產生盈利。展望2018年,可以思考的直播獲利模式如下:

1.異業結合,跨界創新:可與公益團體結合,直播給愛心,增加黏性;抑或淨化心靈,如與宗教廟宇結合,或是新產品發表結合。

2.新獲利模式:除廣告、打賞外,還可增加平台費,或直播內容授權費。

3.直播機器人:增加新奇性,機器人可根據觀眾喜好修正直播互動內容,還可結合機器人販賣或老人居家服務

4.孝順經濟:可以客制化,結合互動與社群,讓年長父母享受粉絲的關愛,代替小孩線上盡孝,進而可以販賣「孝親卡」。

5.電視購物轉型:以直播取代電視購物,透過網紅介紹販賣商品銷售更有力。

直播經濟正面臨向下沉淪的當口,如果沒有好的獲利模式,可見未來,泡沫破滅可期,下一波倒閉潮即將來臨。

好文推薦

別再「不要臉」-刷臉經濟時代來臨

熱死了?抗熱消暑經濟發酵中

台灣何時才能轉大人?

●謝邦彥,中華資料採礦協會秘書長,益智得有限公司顧問。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本報有刪修權。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