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必榮/中東弔詭和戰 俄羅斯參一腳:宣示勢力範圍 

▲▼ 2017年9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前往土耳其安卡拉與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會晤,宣布將在哈馬及伊德利卜地區執行新的停火協議。圖/視覺中國CFP)

▲普丁(左)與厄爾多安(右)會晤,討論敘利亞問題、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獨立公投與俄土能源合作。(圖/視覺中國CFP)

中東的戰爭與和平一向非常弔詭,議題的焦點不斷轉換,主角或玩家(Players)也輪番登場。最新一波吸引鎂光燈的博弈者,正是俄羅斯。

9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訪問土耳其,與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Tayyip Erdogan)舉行會談。土耳其自從去年夏天發生流產政變後,厄爾多安日趨獨裁,與西方的關係漸行漸遠,卻與俄羅斯的關係愈走愈近。

土耳其與俄國的關係非常弔詭,因為土耳其是北約盟國,而俄羅斯卻是北約要對付的潛在敵人。9月12日,厄爾多安正式宣布已與俄國簽約,購買俄製S-400地對空飛彈。消息一出,北約盟國同感錯愕。

過去土耳其欲買中國飛彈,但被其他北約國家所阻,擔心軍事機密會因此外洩。而今土國不顧北約反對,執意向俄國軍購,使俄國成為繼德國與美國之後,成為土國第三大武器來源國,敵我關係的界線也愈來愈模糊。

除了武器之外,天然氣也是拉近土俄關係的重要因素。土耳其的能源有93%倚賴進口,其中97%是天然氣;而天然氣有60%即從俄國進口。所以土耳其需要俄羅斯。換從俄國的角度觀之,土國又是俄國僅次於德國的第二大天然氣出口國,也因此在經濟上,俄國也需要土耳其。

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把兩國拉在一起,那就是敘利亞內戰。土耳其和俄國在敘利亞內戰中支持不同兩邊:土耳其支持反抗軍,俄國支持政府軍,但不同的兩邊卻在同一件事上利益重疊,那就是雙方都在打IS。

IS攻擊政府軍,搶反抗軍地盤,亦攻擊庫德族聚居的區域。庫德族民兵於是提槍上陣,成為地面對抗IS的重要力量,也獲得西方不少軍事援助。土耳其於是開始擔心,深怕在反IS戰爭結束後,庫德族會因此壯大、團結,甚至趁機要求獨立,因此開始與俄國交涉,未來若打敗IS搶回地盤後,要將地盤交給土耳其而別交給庫德族。俄羅斯則要土耳其支持反抗軍對抗政府軍時,以保護俄國利益做為交換。

最近,敘利亞反IS的戰爭開始有了進展,於是「土俄峰會」除了討論兩國經貿關係外,又有了新的議題:俄國希望土耳其協助,阻止俄國參加IS的激進份子回流俄國作亂,同時希望與土耳其攜手共建敘利亞和平。

土耳其提議,在敘利亞北部、靠近土耳其邊界的地區,設立降低衝突區(De-escalation Zone),並讓敘利亞難民開始回國;俄國則在哈薩克,召集土耳其與另一利害關係國伊朗,一起討論敘利亞戰爭之後的秩序重建。這是一種戰爭將結束,各個主要強權開始劃分地盤、鞏固在地影響力的氛圍。俄羅斯、土耳其、伊朗,是主導敘利亞局勢的三巨頭,一些分析家表示,會選擇在哈薩克開會,也有向西方宣示「這塊地方是俄國勢力範圍」的味道。

▲▼ 2017年9月27日,庫德族自治區歡慶獨立公投通過。(圖/視覺中國CFP)

▲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舉行獨立公投,雖順利通過,但卻引來多國對此結果的不贊同。(圖/視覺中國CFP)

可是這個看似為「反IS戰後」的和平作綢繆會議,又帶有戰爭因子,那就是庫德族的獨立運動。厄爾多安計畫劃定降低緊張的區域,正是敘利亞庫德族聚居的地方。庫德族當然也想把握戰後地圖重劃的契機,讓自己獨立成國。但若地盤被厄爾多安劃為降低緊張區,庫德族的獨立豈不更遙遙無期?

所以9月25日,伊拉克北部庫德族自治區就舉行了表達獨立意願的公民投票,結果獨立派壓倒性獲勝。沒想到這個公投結果卻像漣漪般,一路擴散到敘利亞北部、伊朗、土耳其南部等其他庫德族聚居地,引起各國普遍緊張。因為庫德族要是真的成為一個國家,中東好幾個國家都將分裂,疆界都要重劃!

所以土耳其除譴責公投外,也表示對公投結果不予承認、伊朗也關閉了與伊拉克庫德自治區相連的領空,美國、英國、聯合國亦同聲反對這樣的公投,認為這將分化聯軍在對抗IS時最後臨門一腳的攻擊。

巴格達方面更是氣憤,認為庫德族舉行公投時,把伊拉克北部基爾庫克等盛產石油的地區包括了進去,分明是要搶奪石油資源,國會還因此要求政府派兵進駐該地,維護伊拉克領土的完整。庫德族自治政府則揚言,如果巴格達一直不願意談判,時機成熟時庫德族將逕自宣布獨立。這下子,中東的空氣中,又瀰漫了新一輪衝突的煙硝味。

對此,俄羅斯的態度又是如何?俄羅斯似乎想在庫德族問題上保持中立,為自己預留回旋空間。俄國外交部表示尊重庫德族的利益,但也支持伊拉克主權獨立與領土完整,因此呼籲雙方坐下來談判。

其實細想,庫德族自治政府在此時舉行公投,應該也知道這是一條漫長的路,不可能一蹴可及。所以公投只是要爭奪話語權,好在「後IS時代」新秩序尚未完全塵埃落定時,為自己先卡一個位子,累積日後談判的籌碼。俄國那看似兩不得罪的反應,其實正精準抓到了庫德族的心態。接下來就要看巴格達方面怎麼接招了。

中東敘利亞、伊拉克這塊區域,正面臨秩序重建的關鍵時刻。和平曙光似乎已現,但庫德族獨立問題似乎又帶來新的戰爭因子。這就是中東問題的弔詭。

好文推薦

劉必榮/朝鮮半島戰雲密布 新思維才能化解

劉必榮/小國外交:看夾縫求生之道

劉必榮/退出巴黎協定!但這3件事川普怎擺平?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理論。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