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不是什麼都能國造!慶富案撞沉國艦國造泡影

▲▼海軍,獵雷艦,慶富,慶富造船。排水量達700餘噸的新艦,船型已初現,將在7月豎桅。圖為艦艏。(資料照/慶富造船提供)

▲政府推動「國艦國造」是希望自己的國防自己強化,但獵雷艦卻因慶富的能力、財力不足而夭折。(資料照/慶富造船提供)

近日,關於「國艦國造」中獵雷艦案的新聞,猶如滾雪球般的無限擴大,朝野幾乎都捲入在這場歹戲之中。事件演變迄今,不管是藍、綠陣營,都沒有一方能夠全身而退。除了受到社會大眾關注的資金流向,更令人質疑的,是那些在檯面上高喊「國防自主」的口號,私下卻以利益輸送、中飽私囊為目的,導致軍購醜聞不斷,讓原本就只剩喘息之力的脆弱國防事務,再次重擊倒地。

由於我國的島國環境與特殊國情,海軍本就面臨全方位挑戰,因此各種海戰型態:防空、反艦、反潛、掃雷……樣樣來,幾乎不能偏廢。尤其負責海上航道安全、確保任務的掃雷作戰,雖然不是主角,但在面對中共海軍不對稱的海上佈雷能力時,卻也絲毫不能鬆懈。

以目前我海軍的艦艇噸位,在亞洲的軍力規模上原本就具備一定的實力,現役的三款掃(獵)雷艦,分別為:3艘1953年下水的永陽級遠洋掃雷艦(原美製進取級Aggressive-Class遠洋掃雷艦)、4艘1990年下水的永豐級獵雷艦(原德製MWW 50型獵雷艦)、2艘1993年永靖級獵雷艦(原美製鶚級Osprey-class獵雷艦),整體實力不算太差(日本海上自衛隊約25艘、韓國6艘、德國12艘、英國13艘、中共約30艘)。

要讓這6艘獵雷艦順利服役,除了得汰換老舊艦艇,掃雷作戰能量還得提升,所以如何確保這樣的掃雷作戰潛力,也是需持續投資的一環。正由於掃雷艦任務特殊,所以船殼的耐波設計與材料運用(多為木質外覆強化碳纖維樹脂,降低船身磁性量以利掃雷作業)不若一般艦艇,如再搭配艦上的水雷探測裝置或新型的水下無人遙控式獵雷載具(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簡稱ROV),也只有少數幾個國家能夠承造。

▲▼我國於1993年向美國購買的4艘永陽級遠洋掃雷艦,原為美國海軍的進取級掃雷艦,圖為其中之一的「永固號」,原美國海軍英勇號(USS Gallant, MSO-489)。(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國軍原希望「獵雷艦國造」可替換1993年向美軍購買的老舊永陽級掃雷艦,如今卻被慶富案打亂腳步。圖為永陽級掃雷艦中的「永固號」。(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事實上,研發一件武器裝備的時程約需10~20年不等,所投入的經費、精神與人力難以估計。此外,武器的使用壽命雖可藉由不斷研改延續服役時間,如坊間常聽見:X坦克已經服役20年、Y軍艦已經下水30年等「裝備老舊」的言論,卻沒有正視該項武器被使用的頻率,必須與服役年齡搭配,才能得到較為準確與說服人的「評語」。最重要的,就是要讓國人知道:不是什麼武器都可以國造、都想國造、都需要國造!因為以我國現有的軍事工業基礎來看,在重工業部分的技術相對薄弱,且國防預算與可運用的資源並非沒有上限,一般國家也不會有如此全面發展軍備的極端想法,即便是國防預算最高的美軍,也不會強調所有裝備都要國造。

那些企圖以「XX國造」為幌子的政客與廠商,只是想從中牟利罷了,但承擔一切後果的,卻是2,300萬全體國民!現在已爆發出來的,還只是6艘獵雷艦(350億元)而已,後續若再來個潛艦國造(1,400億元)……別忘了,由海軍所規畫的12項「國艦國造」案(自2018年到2040年執行),總預算估計得花費約4,700億元,再加上空軍的高級教練機「國機國造」案(690億元),這樣的鉅額投資,軍方卻只會一再服膺於政治正確而背離軍事專業的堅持,那麼後續軍購過程中,必會弊案連連、醜聞不斷。國人是否仍要繼續埋單?值得深思。

千萬別再舉IDF經國號戰機為例子,試圖唬弄國人接受所有武器都得國造,或不須受制於人的說詞。認真檢視台灣目前軍事工業的水準,其實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只要是服過役的官兵,都知道國造軍品的普遍評價。再者,一再沉溺於與中共軍備競賽的投資,也違背了「上兵伐謀」的國家戰略,而這將注定會是場慘輸的結局。

▲▼海軍參謀長李宗孝說明獵雷艦採購案付款過程。獵雷艦,慶富,海軍(圖/記者楊佳穎攝)

▲海軍參謀長李宗孝說明獵雷艦採購案付款過程。(圖/記者楊佳穎攝)

我國軍事採購之所以弊案不斷,除了凸顯許多環節的疏漏,絕大多數,都是背後有許多來自高層的莫名「關切」,乃至於軍方近年在「依法行政」上,總被下級戲稱「燈塔底下最黑暗」。雖僅就24億元撥款來說,是否違法尚有很大的審議空間,但差別只是在同一件案子上,為何海軍會有前後不一的做法?光就這點就很難自圓其說。

可以想見的是:國防部高層接到某人關切電話,交辦主計局研究預算「轉用」與「流用」的可行性(因涉及其他軍種的預算),待主計局確認額度足夠付款後通知海軍主計處,請海軍呈文國防部申請管制預算;等到國防部收到海軍司令部的呈文後再撥付款項,並由海軍辦理付款作業。然後,廠商檢附領款所需文件交由海軍審核,查驗如實就會辦理撥款入帳。也就是說,只要查出「關切」的指示是由何人所下達的,即可水落石出。只是這樣的流程竟可以查這麼久,最後還安排一場海軍司令想負全責的無知戲碼,可以想見此案幕後涉及的層級(總統府、國防部)與複雜程度,遠非海軍一個軍種可以承擔。如此拖棚的歹戲,除了賠上民脂民膏,還有損國軍的整體形象。

 

好文推薦 

黃竣民/海上強權掰掰!拆零拼修顧戰備,英海軍好窘

黃竣民/「北極熊」的強勢 讓北約軍備窘境現形

黃竣民/德國陸軍軍演 向俄展現捍衛歐洲決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頁主編。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