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美中貿易戰是兩國爭霸的前哨戰

▲習近平,川普。(圖/路透社)

▲美中貿易戰只是為雙方更大的大戰略服務,也可說是兩國世紀爭霸的前哨戰。(圖/路透社)

儘管美、中兩國在雙方貿易戰中忽而劍拔弩張,忽而展現談判意願,但其實都只是談判策略之一環,真正重要的是,美中貿易戰只是為雙方更大的大戰略服務,也可說是兩國世紀爭霸的前哨戰。前哨戰可以暫時鳴金收兵,貿易戰也可重啟談判,但美、中兩國在全球的爭霸戰卻會長期進行,陷入「修斯底德」的陷阱(編按:修斯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的戰爭變得不可避免)。

現在已有愈來愈多的國家捲入美、中兩國為爭奪21世紀霸權領導地位之戰爭。最近美國總統川普軟硬兼施地拉攏日本、南韓、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亞、德國,還要訪問中南美洲友邦,將他們納入「反中聯盟」。美國之所以要如此大費周章,勞師動眾,主要就是這是一場攸關美國是否能夠繼續執全球政經力量之牛耳。顯然,川普認為美國如不趁此時尚有能力之際下手,削弱中國實力,等到中國坐大,不僅時不我予,而且連美國都可能要向中國「俯首稱臣」了。

當然,中國也清楚看到中美貿易戰背後美國希望維持霸權領導之強烈企圖心,目的是要延緩中國經濟成長之速度與壓低中國經濟發展之幅度。作為崛起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想要為中國爭取在「兩個一百年」(「建黨一百年」與「建國一百年」)達到「小康社會」(1921~2021)與「強國」(1949~2049) 兩大目標而提出希望與美國發展「新型大國關係模式」。問題是,習近平的想法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時代就未獲良性回應,到了川普主政更是完全破局。不僅如此,川普政府甚至連續提出「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摘要」、「美國核武態勢」三份報告,將中、俄兩國鎖定為「競爭對手」與「修正主義強權」,表示他們不僅是美國全球戰略上的對手,也是意識型態與價值觀的敵人。

事實上,不僅中國看穿中美貿易戰背後美國的想法,日本、德國也對美國的憂慮「心有戚戚焉」,因此先後跳進美中貿易戰的戰事,對中國產品課徵高關稅。在川普積極推動「反中聯盟」之際,習近平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除了邀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訪問北京之外,他也派遣外長王毅訪問莫斯科與俄羅斯總統普亭密談,並邀請普亭今夏訪中。前者讓習近平在中、美爭霸戰中平添一道新的籌碼,後者讓他在與美國這個「競爭對手」對壘之際,得到強大軍事奧援。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儘管川普在很多政策不受美國民眾歡迎,但他的「反中政策」卻在美國政界、工商界、學術界(含智庫)、軍方之間大行其道,而且一個奇特現象是,不論保守派與自由派都異口同聲支持「反中政策」。這應該是1960年代美國「中國政策」大辯論以來,美國政、商、學、軍對華政策最奇特的一次大反思。

造成美國國內絕地大反思的原因至少包括以下五點:一、中國進入聯合國與世貿組織等國際體系後享盡權利,但並未善盡國際義務; 二、在中美貿易上,中國一直享有高額順差;三、中國全力提升科技水平,以達到「中國製造2025」的偉大目標;四、中國自世紀之交崛起後,不再奉行「睦鄰政策」,反而在東海與南海侵擾四鄰;五、中國自習近平主政後,不再奉行鄧小平之「韜光養晦」政策,轉而走向「奮發有為」,推動「一帶一路」,企圖建立橫跨歐亞大陸新興強權,嚴重威脅國際秩序。

就實際面來說,讓美國感到憂心的理由至少有五:一、中國將繼續利用聯合國、世貿組織及自己發展的國際組織壯大自己; 二、中國屢次承諾降低中、美貿易順差,但從未做到;三、中國在全球各地收購或併購各國高科技產業,以拉近與美國科技差距;四、中國在南海建構人工島礁軍事化、東海覬覦釣魚台列嶼、機艦繞台常態化等作為,居心叵測;五、如果美國不做任何努力,中國可能在2025年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強權,並在2035年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超強。

由於習近平多次在演說中提到「強軍」、「強國」、「一帶一路」等治國理念,中國在國際上的實際行為又若合符節,因此川普政府別無選擇,只有提出以中國為「競爭對手」的戰略報告與組成以鷹派為主的國安團隊。最後,雙方的敵意可能會在相互較量下,在經貿、高科技、資訊科技、太空科技、東海、南海、網路安全等領域出現「安全困境」考量,而呈現螺旋狀的快速升高。更重要的是,美、中兩國之間的敵意不會因貿易戰的暫停、重啟談判而停止,而是會在新的領域另闢戰場,最後不免淪入大國政治的悲劇,直到分出勝負而後止。

好文推薦

陳一新/美中貿易戰升高至國安層級

陳一新/金正恩「騙很大」,川普會上當嗎?

陳一新/台旅法效應 端看川普怎麼玩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陳一新,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投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