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必榮 即時評論/川普中東棋局 一廂情願按自己劇本出牌

▲▼ 美國總統川普。(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川普在打什麼算盤,全世界都在猜。(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繼美國時間5月8日下午兩點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之後,川普又在5月14日以色列國慶當天,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退出伊核協定被西方評論家認為是對中東的衝突火上加油;選在被巴勒斯坦人認為是災難日的以色列國慶搬遷大使館,則被巴勒斯坦評論為在巴人傷口抹鹽。一桶油加上一把鹽,川普想在中東下的是什麼棋?

川普認為他承認耶城為以色列首都,只是承認事實而已。並不會影響到將來中東和平之後,巴勒斯坦的疆界劃定。而他也覺得承認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他已經為以色列做了最困難的事,將來進行以巴和談的時候,以色列就應該展現彈性,回報他這份情。所以他對中東的和談信心滿滿。

川普也認為他退出伊核協定,並重新制裁伊朗(波斯人)以後,阿拉伯人應該心存感激,跟美國靠得更近,也對以色列更為包容才是。後來看起來好像也是這樣發展: 沙烏地跟美國走得更近了,也改善了與以色列的關係。美國遷使館到耶城,沙國並沒有激烈抗議,反而勸巴勒斯坦人不要過度反應。「美國—以色列—沙烏地」的緊密關係,已逐漸取代「美國—以色列—土耳其」的關係,變成中東新的鐵三角。川普女婿猶太人庫什納,也直接跟沙烏地年輕的王儲穆罕默德對接。這正是推動中東和平的最好契機。

美、以、沙三國的鐵三角是中東情勢的新發展。沙烏地前一陣子因為協調減產石油以拉高油價的問題,和「非OPEC」的最大石油國輸出國俄羅斯互動頻繁,後終達成減產共識。美國自然不願見到沙烏地倒向俄國,所以在中東這盤棋中也有把沙烏地拉回美國陣營的目的。

巴勒斯坦對川普的耶城政策自然極為憤怒。因為他們一向主張,將來建國後能定都東耶路撒冷。以色列反對,認為耶城只有一個,不可分割,雙方為此吵得不可開交。以巴和談的桌上,「耶路撒冷問題」也一直和「難民返鄉」、「巴勒斯坦疆界」等問題擺在一起。川普表示承認耶城是以色列首都,並不等於反對巴人定都東耶城。但巴人認為此乃搪塞之詞,表示耶城問題既已被從以巴談判議程中剔除,那巴人也無意談判﹗

使館搬遷之日,更有大批巴人走上街頭示威。尤其是哈瑪斯組織所控制的加薩走廊,更和以色列軍警爆發大規模衝突,以軍開槍鎮壓,造成數十人死亡,兩千多人受傷。這下談判就更沒希望了。川普揚言不談判就切斷經援,但以目前氛圍觀之,巴人屈服機會極小。

更糟糕的是後續的反應。論者指出,川普與以色列激怒的是「阿拉伯人的情緒」(Arabist sentiment),這股來自草根階層對以色列的反彈,恐非上層阿拉伯菁英份子所能預料。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曾在美國向猶太人社團表示,沙烏地老百姓關心的問題,巴勒斯坦問題連前100個都排不進去。可是以色列鎮壓造成數千人傷亡後,巴勒斯坦人一下獲得廣泛同情,現在前100個一定排得進去。

當阿拉伯基層沸騰的時候,高層只有改變做法。尤其沙國年輕的王儲穆罕默德,為鞏固權力也為推動改革,去年揮舞反貪腐大棒,一下拉下馬了11個親王,收編了國家的三股武力。但這也為自己樹立不少敵人,宮廷政變的傳聞從未間歇。今若阿拉伯主義真的興起,王儲若不順勢回應,反王儲的勢力難保不會挾民意逼宮,屆時美以沙的鐵三角還維持得下去嗎?

中東還有另一個三角,就是俄羅斯、土耳其、伊朗為重建「後IS時代」的敘利亞秩序,所形成的緊密三角。美國使館遷往耶城後,土耳其也請美國駐土大使離境以示抗議,表示自己和巴勒斯坦人是站在同一陣線。俄國也認為美國「提油、抹鹽」之後,已不可能再在中東扮演調人角色,中東秩序也不可能再由美國主導,這樣俄國就有了更寬廣的空間。如果真是這樣,這也是中東權力板塊很大的變動。

中東還有一個微妙的變化正在發生。伊拉克5月12日舉行國會大選,結果什葉派民兵領袖薩德爾 (Moqtada al-Sadr)所領導的政黨獲勝。薩德爾一直被認為是激進的什葉派,與伊朗關係密切。但這次選舉他打出的主要訴求,卻是反貪腐,以及排除伊朗與美國的干預。讓伊拉克真正獨立。過去我們一直感到好奇,以伊拉克為例,到底他們是先想到自己是什葉派,還是先想到自己是阿拉伯人。這次伊拉克選舉很多什葉派的候選人和遜尼派的候選人組成聯盟一起競選,加上薩德爾的公開講話,我們可以發現在伊拉克,阿拉伯的民族認同,超越了什葉派的宗教認同。

過去我們也認為2013年是伊拉克內戰的轉捩點。在這之前,伊拉克的內戰是民主對抗集權的戰爭;2013之後,內戰變成什葉派與遜尼派的教派戰爭,致使伊拉克戰事發生了質變。可是現在似乎又有倒轉回來的趨勢。單單用一個「什葉派VS.遜尼派」的架構,已經不能解中東錯縱複雜的情勢。阿拉伯意識興起成為一個新的變數。

五月初,伊朗支持的什葉派真主黨在黎巴嫩大選中勝出,許多人擔心,伊朗的勢會不會從伊朗往西、經伊拉克、敘利亞(小阿塞德是什葉派),一路穿越黎巴嫩達地中海東岸。現在發現事情似乎也沒那麼順利,因為伊拉克並不願意處處受制於同為什葉派的伊朗。這種先族群、後教派的態度,必會影響中東政局日後的發展。

所以中東的情勢正在慢慢變化,誰也沒把握將來會出現什麼面貌,也無法百分之百操控。敘利亞走馬燈一樣的敵我關係轉換就是一個例子。川普一廂情願地想按照自己的劇本出牌,成果勝敗如何,只有讓時間來證明了。

好文推薦

劉必榮/兩韓高峰會的絢爛之後

劉必榮/美中貿易大戰不只是貿易大戰

劉必榮/北極圈博弈 亮牌入局的中國怎玩下去?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理論。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劉必榮專欄 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