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鉅/政客不願面對的,台灣缺電的殘酷真相

▲大潭藻礁(圖/臉書珍愛桃園藻礁提供)

▲大潭藻礁真的保不住了嗎?(圖/臉書珍愛桃園藻礁提供)

如果台灣的未來是不能妥協的,請所有政治人物為了台灣的未來,說真話。

我自己昨天算了一下,我從去年815大停電之後,開始關心與研究了台灣的能源與電力問題。一共在臉書上寫了超過9萬字的文章,如果再加上圖表,一共超過A4兩百頁。

我自己嚇了一跳,但我最吃驚的不是我寫了多少字。而是我沒想到此時此刻的台灣電力供應,尤其是北部的電力供應竟然如此脆弱。

因為我自從負責醫院管理工作之後,天天都要想著機構安全、環境安全、病人安全。

我到台大醫院竹東分院去服務之後,就知道我這個院長隨時會因為醫院大停電造成病人死傷而下台。

因為當時醫院裡面的2、300台電腦,每一台全部都要裝上自己的UPS不斷電系統。這是我在台北總院沒見過的事。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資訊室的同仁,故意亂花錢。

沒想到經過了解之後,同仁告訴我,竹東分院常常突然停電,一停電不但電腦裏的資料毀了,更重要的是連電腦也會弄壞。電腦壞了就慘了。因為一來不到更換年限,二來醫院很窮也沒有預算能再買,所以花1千多元買部UPS是很划算的。

同仁說的沒錯,我自己就在上班時間也碰過至少3次瞬間跳電造成電腦當機,只是好在有UPS,電腦沒壞。

但我一想那全院的醫療單位的大用電怎麼辦?結果我去了解的結果是,醫院有2部發電機,但是如果真的停電的話,得要停電的時候剛好有人在值班,然後就在停電當下立即衝去發電機室啟動發電機。如果第一部發電機也故障,就再啟動第二部發電機。雖然有2部發電機,但既無法自動在停電瞬間自動啟動,2部發電機彼此也不能自動併聯發電。

天啊,真的嗎?真的。

所以我當時這個院長能不能幹得下去,全得看台電會不會突然停電,以及停電的瞬間,懂得如何去啟動發電機的四位工務同仁,是不是沒在洗澡,沒在上廁所,也沒離開醫院去山坡下的小吃店吃中餐晚餐。

只要有二項剛好都成立,我的院長就不必作也作不下去了。

最後靠著協助設置東健康中心的企業家的無償贊助,終於為竹東醫院裝上了停電瞬間就能啟動發電機開始投入發電,而且萬一一部發電機故障另一部也能立刻被啟動,然後自動投入發電的所有設備。甚至我們還為了應付如921一樣的災難重新買了夠讓全院三天都能發電的柴油儲存槽。

我知道這叫備援。備援。備援。

我想所有對所謂的系統安全有一點了解的人,應該都能理解,對於很重要的事情,都要有2套,這樣才有所謂的備援。以免萬一發生一個地方故障,就全部完蛋了的狀況。

其實就連人體也是一樣,腎臟有2個,肺臟也有2個,手與腳各有一對。

▲(圖/翻攝自王明鉅臉書)

▲大潭藻礁周遭的天然氣海管與電力高速公路(紅線)等位置圖。(圖/翻攝自王明鉅臉書)

但是台灣目前第二大,發電量高達498萬瓩,位於桃園的大潭天然氣電廠。在2018年的8月的此時此刻,卻是一個從燃料供給,到管路供氣與控制,到電力輸出,都只有一套,全部都沒有備援的系統。

它的天然氣,每小時要由來自台中港接收站與天然氣儲存槽,經由36吋的海底管路,送出600公噸的天然氣。才能讓它的7部天然氣機組發電。

只有一條海底管路。雖然有另一條陸路,但不能說換就換。所以無論任何原因,只要台中港無法經由這條海管送出天然氣,台電就即將斷氣了。

2017年的4月27日與8月23日就分別發生過一次海水泵故障無法送氣,讓台電擔心無氣可燒,而必須緊急降載近200萬瓩的事故。只是因為海底管路長達135公里,所以管路裏面還有一點天然氣,可以再燒一陣子。

就算天然氣一直送,到了大潭計量站之後,裏面的設計卻仍然是一個控制器控制著所有天然氣入口,仍然只有一條天然氣管,把所有的天然氣送到台電的發電機。

去年的815就是這個地方發生問題,因為距離發電機太近,管子裏剩下的天然氣太少,所以就造成了瞬間415萬瓩的電力全部消失,而造成了全台大停電。

而在發電機組發出電力之後,要把這麼大量的電力送出來給台北、新北、基隆或是新竹、竹科使用,就要送上345kv的電力高速公路,才能送得遠又不會耗損太多電力。

這條電力高速公路,卻仍然只有一路,(就是附圖中的那條粗紅線)。萬一負責的高壓鐵塔因為任何原因倒塌,那至少台灣北部將會停電然後分區限電很長很長的時間。

天啊,未來將是世界第一大的火力發電廠,現在也已經是亞洲最大的天然氣電廠。竟然從燃料的供應開始 ,接下來的廠內管路,一直到廠外的電力高壓傳輸,全部都沒有立即備援的設計。現在每天都負責至少14%台灣電力供應的大電廠,竟然從頭到尾,全部都是單線供應,毫無備援。

這樣的電力系統還不算脆弱嗎?這麼脆弱的狀況,台電不知道嗎?中油不知道嗎?他們當然全都知道。只是知道又能如何?

為了2025的電力缺口,一切都要趕趕趕。

長官們常說,台灣根本不缺電,只是剩下的電不夠多。但我對缺電的定義是,電力是每個人每個機構每個公司的必須。所以不是真的缺電了才叫缺電。因為那個時候已經是事實,重大傷害已經造成。

只要有很大的可能性會缺電,就叫缺電。

就像健康與醫療一樣,預防疾病發生,絕對是重於很會治療疾病。
美國著名女星安潔莉娜裘莉,不就是為了她身上帶有的基因,有很高可能性發生乳癌,而毅然就在發生乳癌之前先開刀切除了乳房嗎?

把一個發電廠變成世界第一大的火力電廠,但是從燃料輸入到內部管路,再到電力輸出的系統,都只有一套在運作,只要以上提到的所有環節任何一個地方發生狀況,台灣就會停電限電。

我知道環保團體與人士,非常重視大潭地區的七千年天然藻礁。也很擔心中油要在大潭興建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會像深澳電廠的環差分析一樣,又被環保署長官一票過關。

我認為環保團體也不必再擔心,因為一定會過關,也必須要過關。

因為如果沒有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所有的天然氣全要靠每一分鐘都不能停也不能故障的36吋海管來供應,一點安全存量通通沒有,這樣的大潭天然氣發電廠,實在太危險也太脆弱了。

事實的真相是,就算是核二延役,就算是核四啟封續建,大潭仍然就近就要有一個天然氣接收站。因為它的發電量已經太大了。已經太大,大到一切都來不及了。

大潭的七千年藻礁,從選定那兒作為天然氣發電廠開始,就註定保不住了。現在要再變成世界第一大,發電量740萬瓩高達核二3.5倍的火力與天然氣電廠,又怎麼可能保得住這些天然藻礁呢?

真的保不住這些7000年藻礁了嗎?除非能在大潭到通霄之間蓋新電廠,或是把通霄改建成和大潭一樣大的天然氣電廠,並且能在那兒建天然氣接收站。否則我猜,真的保不住了。

沒辦法,這就是殘酷的事實。

政治人物為了選票,既要環保團體的選票,也要企業界要求穩定供電的選票,所以對於核能發電、對於深澳燃煤、對於天然藻礁、對於空氣污染,所有這些兩難的問題,全都不願意明確表態。

他們不願意明確表態,沒人能逼他們表態。但是事實與真相就是如此。不願意面對這個真相,就不能去解決這個真相背後的問題。不解決問題,傷害就會發生。

如果台灣能源的未來不能被妥協,那就先從說真話與面對真相開始吧!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王明鉅,現任台大醫學院麻醉科教授,曾任台大醫院副院長及台大醫院竹東分院院長,處理過數百件醫療糾紛,著有《翻轉醫療》一書。本文轉載自王明鉅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