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瑞/「It's not fair!」 從美東喊到美西(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之四)

 ▲美洲中時發動輿論抗議之時,一時之間,由美東到美西呼喊「It's not fair!」要求重新審判的呼聲響徹雲霄,蔚為全美華人前所未見的大風潮。(圖/周天瑞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周天瑞/曾任中國時報政治組記者、專欄主任、採訪主任、副總編輯、美洲中國時報總編輯、環球電視總監、新新聞董事長、中央電台董事長。 在《美洲中時》停刊後,於1987年返國共創「新新聞」,他始終是影響「新新聞」的關鍵人物。他的每個階段都充滿「有所為有所不為」、「合則留,不合則去」、「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故事,備受媒體敬重。

(編按:從平面媒體出身的新聞界老鳥周天瑞,自台大歷史系畢業後,自薦進入《美洲中時》,深受創辦人余紀忠賞識。此系列文章講述的是他和《美洲中時》之間痛徹心扉的點點滴滴,作為他新聞生涯的第一部回憶...)

美洲中時創報後十一天,我利用公忙的幾個零碎時間,應命在中國時報社刋寫了一篇八千字的文章,詳細記述了美洲中時從籌備,到試報,到出刊的整個經過。文章最後寫着 :

「美洲中國時報到今天已正式出刋十一天了,總結讀者們對美洲中國時報的批評,以這樣一句話最具代表性——【美洲中國時報在華文報界投下了一顆原子彈!】那意味着,美洲中國時報在辦報形式、辦報精神、辦報方法上,為華文報界造成了一次巨大的革命。」

五大張全彩以最新型高速輪轉機精印,紐約、洛杉磯、舊金山三地編採並進,台北全力後勤支援及時新聞與多版面副刋,社論專欄從大處着眼顯示開濶、清新、銳利走向……。如此以前所未有的大報規格展現非凡氣勢,豈能不先聲奪人,棒槌天下!

發刊當時正逢紐約市政府計劃在華埠附近興建監獄,這個計劃明顯危及華人治安與經濟利益,華人發起示威抗議。從出報第一天起,美洲中時就全力卯上,不衹新聞、社論大作特作,甚而投身其中,支持、響應乃至策動各種作為,不一而足。僅僅十天功夫就逼得市政當局讓了步。美洲中時以極度的靈敏和熱情,充分展現新聞處理的專業能力,也明告世人,為了大眾利益,媒體不祇是喉舌,進而破格介入以推波助瀾,孰曰不可!

不久,這種强勢新聞風格在陳果仁新聞上更發揮得淋漓盡致。

抗議聲響徹雲霄

當1982年6月19日,底特律華裔青年陳果仁即將告別單身, 幾個哥兒們在一家俱樂部為他開趴,喧閙間遭一對白人父子以球棒追殺致死,誤以為是影響他們失業的日本人(背景是,日本汽車正嚴重威脅美國汽車工業,底特律汽車工人大量失業)。

這個案子在美洲中時開報之後宣判,法官竟因兇手沒有犯罪前科,祇以罰款發落,還緩刑三年!

除了主要的華埠,美洲中時當時也在其他的華人聚落設置通訊員,這個佈局即刻發揮了作用——底特律通訊記者一位名叫郭貞的留學生發來了這個消息。我一看,這還得了!即刻從紐約派出胡鴻仁、楊人凱趕赴支援,協同進行追踪。隨後美洲中時屢屢以一、三版頭題報導,配以社論論述,伸援抗議示威,甚至發起寫信運動遊說國會議員。鍥而不捨,步步進逼。如此强勁的輿論力道,促使了其他華文報紙紛紛跟進,華人團體個個動員,一時之間,由美東到美西呼喊「It's not fair!」要求重新審判的呼聲響徹雲霄,蔚為全美華人前所未見的大風潮。進而造成美國主流媒體CBS和紐約時報待之以專題報導,其他族裔的美國人也心懷同理同情加入戰鬥。形勢搞翻了天!

於是在美國FBI調查、司法部施壓的反應下,本案被迫交由底特律聯邦大陪審團調查,經聯邦大陪審團傳訊證人和祕密聽訊後,終在11月2日宣布,將殺害陳果仁的父子以「侵犯民權」及「因種族歧視致人於死」兩項罪名提起公訴!後來的發展是,次年主犯獲判有期徒刑25年,陳案得直。

勿以善小而不為

美洲中時帶來了這等旋風,很是耀眼。明眼人很快看出來,它經營的豈是報紙,簡直是個戰鬥體!它在意的可不祗是華埠,不祇是新僑所在群聚之地,甚至也當然不祇是國内政治,它在意的無以名之,是華人民族意識!

在報紙籌辦過程中,除了跟隨余先生一起工作之外,關於美洲中時該怎麼辦,我自己也在苦思,並以自己的接觸面四處訪賢請益。此時我已在美國待了兩年,經過了留學生活,在大小城市也接觸了不少華人和洋人家庭,對美國、對華人都有了大概的瞭解。我的好處是,有做為新聞記者的敏感,卻非多言之輩,時常是聽的時候多,不是祇顧自己說。我常自惕,唯有聽得多才能知得多、想得多。

我當然更會想,大老遠跑來美國當個少數民族小眾媒體的採訪主任,怎堪與之前在台北當第一大報的採訪主任相比?在台北處理的新聞有多少是動見觀瞻甚至是呼風喚雨的,難道一旦置身海外,從此就要倚着華人圈一些茶杯裡的風波伴我餘生麼?

當然,「勿以善小而不為」的態度,是新聞工作者的一種專業素養,所以我不會輕看處理一般華人新聞所具有的服務意義,但我總希望找尋到更具有使命感並願傾力追求的標的。哪怕依然微小,祇要看得到不一樣,和這個不一樣當中的一點小意義,就會讓我有絕處逢生之感。

辦報的使命?

以這樣不祇是虛心,簡直相當卑微的心,我看到了不同華人羣的各個面向和它的内層。我發現,故國之思固然難脱他們的縈懷,但現實環境中在異地權益、地位的提升,才是命脈所繫。華人無不來自苦難的祖國,而苦難的祖國陰魂不散,又把祖國的分裂和歧異讓他們在新土繼續分化。

猶太人在新大陸積漸為各個方面的主流,回頭支持以色列,方能成其大;而中國人總是心懷祖國而不能盡全力在主流力量中多謀一席之地,乃成永遠的飄萍,連自我保護還難成其事。難道這必須是垂諸久遠,不能改變的嗎?隨着更多老僑以外新生力量的來到,及第二、三代華人後裔的長成,應該是出現轉機的時候。我們既來美辦報,豈不正可盡其傳導職責,促成華人在意識上、認知上排除障礙,創造改變嗎?換句話說,我們可否以試圖幫助華人找到未來,做為這份報紙的一個使命呢?

美洲中時一周年我發表了一篇專文,題為「我來自哪裡?我置身何處?——本報周年紀念談我們的使命感」,我這樣說:

「我們希望看到,有一天,中國人當中也能出現一個馬丁路德金;而那如潮湧一般奔向華盛頓為命運呐喊的人,不再祇是黑人。我們更盼望看到,有一天,中國人不必如黑人一般拚着老命嘶喊,卻能和猶太人一般,盤據了美國社會各種力量的要津,主導着它的方向!

「為此,在有關中國人權益的事情上,我們堅信,我們也以此自期:沒有左中右獨!」

這是以往完全被忽視的議題設定,我深信,一旦被美洲中時發覺並灌注心力,就必拔地而起,帶來無限可能,成為華族風潮,讓它澎拜、狂飊。

新聞工作是經世致用之學,自然就不是坐而言,乃要能起而行。並且,也不是行蛋頭書空咄咄之事,乃是要讓所行之事有趣、好看、收到效果。

於是為求資訊的廣泛多元,除主埠之外在全美遍佈通訊記者,陳果仁案便首見奏功。為求促使華人在美落地生根,特置採訪重心於與權益、選民登記有關之進步組織。為求破除區域障礙探討共同問題,乃經常「全國一盤棋」地進行跨界動員採訪。為求華人歷史認知與現實利害的理解,更開闢並認真經營「今日華人」專版,進行整合式有縱深的訊息交流和觀念探討。

從陳果仁人權得直,到積極串聯華人進步組織,到鼓勵華人參選參政,到批判國府在海外遴選製造華人分裂等等,我們當時做了很多破天荒的努力,反響很大,在在體現了她是一份華人的報紙,而非祇管華人是否心向祖國,卻不顧他們面對現實的死活,也不計有利於他們長遠未來的根本方略。

努力煙消雲散

可惜這些努力因報紙莫名其妙的殞命而如煙消雲散,如果她後來繼續做下去,不但可助成華人在美國各個領域登上好幾個台階,說不定在譬如怎樣扭轉各地華人的國際形象這類問題上,早就做了許多探討。如今有誰在做?有哪個海外華人媒體以巨視而超然的眼光,做過什麼首發式的採訪、專論、民調?它們幾時有過好的作品出現在即使中文的主流媒體上?不客氣地說,因華人工商活動成果而獲益的海外媒體不是沒有,但它們在兩岸三地主要華人區,似乎是完全不存在的一種物體,既便在美國社會也無聲無息。

總之,在思索如何辦美洲中時這件事上,我花了很多工夫,也很有成效,幾乎動到了每一位採訪同仁和不少編撰朋友,最顯著的是林博文、胡鴻仁,他們兩位堪稱在這方面相談共事都無比通暢的好伙伴。坦白說,我們在這方面的績效恐怕連余先生都沒完全看明白,否則在後來關報的決定上,不會沒有多一份的考慮。

周天瑞系列文》
►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之一)
►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之二)
►我與美洲中時的倏起倏滅(之三)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已獲作者授權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