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復興/潛艦國造進入「關鍵節點」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劍龍級潛艦。(圖/翻攝自中華民國海軍官網)

●梅復興/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台安全關係,曾創辦並主編《臺海軍情》電子期刊。

潛艦國造案(IDS)日前因有知情人士出面爆料,質疑台船所聘用的技術顧問有弊而引發矚目。由於事涉機密,即便詳稔來龍去脈者也不便公開討論以免觸法,故真相一時還難以充分釐清。 不過,我們或可就較不機敏部分略事分析。

台船潛艦技術顧問選商的問題,未見得全然因為如爆料者所指稱的人謀不臧或軍火商傾軋,而是也有更深層因素的。而這與荷蘭廠商在近來事發後已遭斬斷後續合作生路有著密切關係。

海軍日前在立法院披露,其潛艦國造案之「參考母船」仍然以荷蘭為我建造的劍龍級潛艦對對象。而爆料人士所代理的廠商就是1980年代為我國建造潛艦的荷蘭WF公司,後者造船業務雖早已停擺,但在法律上仍是劍龍級 (Zwaardvis Mk 2) 建造圖紙智慧財產權的持有者。故倘若IDS在設計上有 「深度參考」該圖紙之實的話,WF公司理論上是有資格透過法律途徑干涉,甚至求償權利金的。

斷了機會?

劍龍級當年的合約設計係由荷蘭Nevesbu 設計局負責,該公司與得標協助海軍執行劍龍級延壽計劃的RH Marine公司協力,提供該案工程設計服務,但被荷蘭政府禁止參與台灣任何新潛艦之設計工作。軍方雖原有打算藉劍龍級延壽案先行,來練兵累積經驗,甚至還意圖部分工作暗渡陳倉,但近一年來顯已重新調整策略,潛艦國造的設計反而趕到劍龍延壽案的前面去了。RH Marine等的重要性自然也就相對下跌。此外,這兩家荷蘭公司雖與WF並無關係,但日前媒體報導也已被斷絕了後續參與潛艦國造案的機會。這是為什麼呢?

事實上,早在兩年前,因我方要求美國提供載台設計技術協助,美方曾派人來台了解我IDS案初步設計概念。該小組完成考察後結論指向此案可能不無智慧財產權議題,故美方傾向不同意參與載台部分。這也構成為什麼後來(去年)美國實力雄厚的造船工程顧問公司均無法直接參與投標IDS潛艦顧問案的重要因素。而今年上半年川普政府批准美國廠商對我潛艦國造案之「行銷核准證」(marketing license),也僅限於戰鬥系統,準確來說仍未包括載台技術。

這迫使我國必須另覓解決之道,但面臨的挑戰是多重的。 所聘顧問不僅需具備一定程度之潛艦工程專業,以提供技術諮詢。更重要的是,還必須與智慧財產權的爭議無涉 (或至少不會受其影響),方能(願)為IDS確屬我自主設計一事背書。而這也正是荷蘭廠商先後遭到排除參與IDS案的重要考量。

招標公正性

海軍透過中間人找到在直布羅陀註冊的GL小公司擔任台船顧問就是這麼個背景下的產物。這麼做的邏輯本身無可厚非,甚至還可說不無值得體諒的苦衷。而針對前述的那個關鍵角色功能,據瞭解GL為數極少的顧問人員表現還勘謂稱職。

但這並不意味著此案的執行過程就毫無值得進一步探究檢討的餘地。譬如說,招標過程就算合法,但是否確實公正?參與顧問競標的歐洲與美洲廠商中是否還有其他亦(可) 獲得出口許可者?有無技術性綁標痕跡?整個過程有否涉及官員私德或利益衝突問題? 單線領導、甚至對國防部選擇性保密的做法究竟是否合宜(或合乎法令規定)?

這些問題立法院與監察院則應該積極深入瞭解、調查,以昭公信。 切不可任其繼續藏匿在「極機密」的幕幔後,讓民眾的懷疑使潛艦國造這個具社會高度共識,且全民寄予厚望的國家級計劃蒙塵蒙羞!

至於潛艦設計的進度,國防部長嚴德發日前表示明年3月1日將是「關鍵節點」。 嚴部長口中的「關鍵節點」,其實就是設計研發程序中的 「關鍵設計審查」(Critical Design Review,簡稱CDR)。

CDR旨在證明設計足夠成熟可以進入產製,組裝,整合與測試的階段。同時也確認工程是否依計劃進行,並能能否在既定之成本與期程限制內達成任務性能需求。 CDR的主要目標通常包括:

1/確保建造基線的設計文件含有得以滿足功能與性能需求之詳細軟硬體規格。

2/確定設計已通過相關製造,驗證,操作與其他專業工程機構之查核。

3/確保製程與控管措施均符合進入建造階段。

4/ 確認所規劃的品保措施充分。

5/驗證完成的設計符合初步設計所設定之規格需求。

技術把關最後機會

顧名思義,「關鍵設計審查」 就是技術把關的最後機會了,因為再下去就要準備進入生產建造階段,再也不僅是紙上作業。一旦實體產製,投資耗費就會急遽增加,而任何重要設計疏失或工程修改也都會變得非常困難與昂貴。是以,這個審查程序非常嚴謹,非但審圖高度謹慎,針對特定的重要項目往往都還會需要具公信力的專業工程機構 (如:RINA等國際公認的驗船組織) 正式認證。

就IDS潛艦國造案而言,CDR 是攸關計劃成敗的試金石,若過不了,計劃就有可能會延宕,甚至擱置。事實上,CDR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潛艦案本身。 蓋潛艦國造乃是蔡政府國防暨產業政策的核心,對政府威信的指標意義極高。 IDS 更攸關巨額國家資源的投入以及數千億元經濟利益對業界與地區的挹注,影響甚廣。幾乎可以說潛艦國造案現在已界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之勢!

可以想見,各方各層級欲促此案順利通過「關鍵設計審查」這個關卡的壓力一定極大。 但也正因為CDR是技術專業的最後堡壘,所以關心潛艦國造案 (暨或數千億大政) 的人,無論是國防部,行政部門,立法院還是媒體輿論,都應格外重視,並要求以最高標準嚴格監督,確保獨立、客觀與專業的審查,以保障潛艦國造的品質,更捍衛我們社會對真相碩果僅存的一點尊重。

熱門點閱》
►軍購機密預算 有否帷幕乾坤?

►看更多【梅復興】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梅復興專欄 梅復興

台北出生,旅居美國。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臺安全關..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