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5】香功堂主/《你好,之華》──人生阿,不是你隨便就能寫清楚的

▲周迅。(圖/《你好,之華》劇照)

●香功堂主/熱愛電影的部落客,經營「香功堂」部落格與臉書粉專

罹患抑鬱症的之南過世了,之華代替姐姐出席她的30周年同學會,遇見姐姐的初戀情人尹川,之華年輕時也喜歡過尹川,當尹川把自己誤認成姐姐時,之華將錯就錯隱瞞真相,並開始寫信給尹川,透過書寫喚醒青春回憶;另一方面,之南的女兒睦睦與兒子晨晨以及之華的女兒颯然,面對死亡與未來,也感到徬徨與不安...

岩井俊二導演的《你好,之華》跟王家衛導演的《我的藍莓夜》一樣,即便敘事風格和故事題材跟過往作品頗為相似,但換了個場景和語言,熟悉導演作品的老影迷難免有不適應感,需要花點時間才能進入狀況。

幸好,電影是好看的。《你好,之華》令人想起《情書》,兩部影片都有死亡、都有往返的書信(書寫成了老派的情懷)、都有中學時期的青春回憶與現下時空的相互對照、都有安靜的圖書館與人去樓空的校園、都有替代的概念(《你好,之華》的之南之華姊妹,彷彿是《情書》裡,男女藤井樹的延伸)等,喔,還有飾演尹川的秦昊,他片中的造型根本是在跟《情書》的豐川悅司致敬吧?

「人生啊,真不是你隨便扒拉扒拉就能寫清楚的。」

《你好,之華》也讓我想起《花與愛麗絲》,之華與之南同時愛上尹川,外表沒有姐姐討喜的之華,彷彿是花的化身,而外型姣好的之南即是愛麗絲;之南不需要花太多力氣就有很多男生追求,之華則需使出渾身解數(頻出怪招),才能讓尹川注意(喜歡)到自己;只是愛情強求不來,無論是花或之華,她們都在初戀時重重地摔了一跤;然而不同於《花與愛麗絲》結束在未來仍有無限可能的青春十字路口,《你好,之華》的兩姐妹已經走上她們日後選擇的道路。

相較於《情書》與《花與愛麗絲》的純愛與希望,《你好,之華》顯得又更世故更多遺憾了些;它不只想緬懷過往,感嘆錯過的青澀戀曲,更是藉之南與尹川與之華的後續故事,告訴觀眾生命的無法預期,有些人可以幸運地從挫敗中走出來,找到屬於自己的平凡幸福、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被悲傷攫住無法掙脫憂鬱的枷鎖、也有些人要花幾十年時間,才可能摸索出撫平傷痛的出路。

筆者很喜歡《你好,之華》前半場之華假扮姐姐跟尹川通信的設計,那既是她的欠缺自信、試圖抓住無緣的愛情、亦是藉由假扮姐姐一事,否認姐姐已經死亡的事實(睦睦和颯然後來也以之南名義跟尹川通信,像是在延續逝者的「生命」);同樣的,尹川老早知道之華不是之南,但他沒有戳破真相,除了對之華感到抱歉外(年輕時對她的傷害),也是通過與之華的對話,重溫甜美又苦澀的青春回憶(唯有共同走過那段歲月的人,才能懂得彼此內心裡五味雜陳的心情)。

「今天,我們一起迎來畢業的日子......」

《你好,之華》前半場輕盈可愛,觀眾席不時傳來些許笑聲,後段情緒轉趨沉重,電影並未因此流於自溺與自憐,反透過之華婆婆與扈老師的黃昏戀曲、之南和之華與尹川的三角愛情、以及睦睦、晨晨、颯然正走在當年父母輩有過的經歷等,明白人生大約是不斷地受挫與學習與成長(如此反覆,在自身或下一代身上重演),而死亡或失戀或暴力帶來的衝擊與傷害,終能在彼此的扶持、關懷與照顧下,得到撫慰以及重新出發的機會。

《你好,之華》最動人的設計是影片遲至片末才拆封閱讀的之南遺書,之南的遺書可以是她從自己人生畢業的致詞、可以是希望兒女展開雙臂擁抱未來的鼓勵、可以重新燃起之華與尹川對生的熱情、也可以是之南未曾遺忘她與尹川愛情的證據;一封遺書,不同年紀與不同心境的人閱讀,信的內容就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意義,既是遺憾感傷也是樂觀與正向。

《你好,之華》入圍今年金馬獎的最佳原著劇本(岩井俊二)、女主角(周迅)和女配角(張子楓),這是一部夠誠意的作品,攝影、音樂(有一點點小干擾)、美術都維持導演過往作品水準(但我還是偏愛岩井俊二導演的日本作品),演員部分,飾演之華的周迅,交出可愛且溫暖的表演成績單,意外發現她的喜劇節奏其實拿捏得很好;至於飾演年輕之華/颯然的張子楓、以及飾演年輕之南/睦睦的鄧恩熙,也有令人眼睛一亮的表現。

熱門文章》
►《真寵》──尋不著渴求的愛,最後只剩孤寂
►《地球最後的夜晚》──似夢非醒,無法自拔
►《誰先愛上他的》──恨比較容易康復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