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刻意降低選舉熱度? 柯文哲閃避「海嘯政治」的連任之路

●藍弋丰/專欄作家。

2018選舉進入最後攻防階段,全台多處都已經進入短兵相接,台北市也同樣陷入激烈爭奪戰,爭取連任的柯文哲,顯然沒有4年前時那樣排山倒海的餘裕,時間倒退回選前,當時不論評價是正面是負面,多數評論者都認為是柯文哲帶起了一股政治暴潮,厭惡者認為是柯文哲「帶壞風氣」,崇拜者認為是柯文哲以一己之力開創新局,但兩種看法都不正確。

說來有趣,極少數真正瞭解情勢的人之一,反而是柯文哲自己,自從2014年選上以後,陸陸續續的,許多人都被柯文哲問過同一個問題,問題的前半部是一個2014年選局的敘述,柯文哲說,2014年的選舉,他只是站在海嘯的浪頭上,海嘯就把對手沖走了。

柯文哲體認到他只是站在海嘯的浪頭上,就已經相當了不起,因為若是一般政治人物,多半會自我膨脹,以為是自己無所不能把對方一掌揮走,或是自認為可以造浪發動海嘯,而得意洋洋,只有少數人能看清自己的渺小,其中之一就是柯文哲,明白那是「天災」造成海嘯,他只是剛好站在上面。

但明白自己乘上海嘯的人之中,正常的反應是「啊就好運給我碰到」,柯文哲卻不然,身為一個受醫學訓練,以及過去身為重症醫學的臨床人員,凡事總是想到未雨綢繆,以及不同情況時該如何應對,所以,他從勝選的那一天起,就不禁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他是站在海嘯的對立面,也就是2014年時連勝文的位置,那該怎麼辦?

不與海嘯為伍

這是個了不起的問題,竟然有人會想到要在最糟的情況下該怎麼準備、如何應對,但也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柯文哲自己想不到,所以數年來,問過很多人,沒有人能給出答案,站在海嘯的對立面,一定會被沖走,沒有任何勝算,也沒有任何辦法可想,唯一的答案,就是趕快逃,一開始就不要站在海嘯會橫掃而過的地方。這個答案或許符合戰術與策略,但是對柯文哲來說,這不是問題的答案,他想知道的是,不管為何沒有逃走,就是站在海嘯對立面的時候,那該怎麼辦?到最後,柯文哲還是沒有得到他的答案。

於是選舉到了最終階段,出現了奇妙的情況,柯文哲幕僚林筱淇竟然在節目上透露,一般認為完全只靠空氣票選舉的柯文哲,竟然告訴幕僚們,他要做一場大型的社會實驗,實驗的內容是想要把選舉對社會的影響降到最低,當時林筱淇極為震驚,因為上次是靠海嘯排山倒海把對手沖走的柯文哲,卻說要把海水降低,波濤不興?身為幕僚的職責她立即提醒柯文哲:「這對你來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柯文哲不為所動「對!我就是要這樣做!」

▲林筱淇說,柯文哲想要實驗把選舉對社會的影響降到最低。(圖/林筱淇提供)

林筱淇透露的這個內情,解釋了很多柯文哲這次選舉的奇怪舉措,包括11月8日才請假,離投票日已經所剩無幾;選舉最缺經費,募款是多多益善,竟然自己設下限額結果當天就超額關門收工,只因為「堅持推動這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不是募款幾億,拿來鋪天蓋地的發文宣、播電視廣告,大肆興風作浪,柯文哲自稱「因為主打政績,盡量減少選舉支出」才是他認為正確的事情。

也包括團隊的選擇,選舉是一門專業,必須請來專業有經驗的選舉團隊,這點從台大醫院時代就一直強調專業團隊的柯文哲非常清楚,也有許多人諫言,但柯文哲卻堅持進行海選,海選時,還專門挑選應屆畢業生,結果成為「史上最弱團隊」,柯文哲明知新手上路必然如此,當初卻還是一定要海選年輕人,他認為,人人都只想用有經驗的人,但是,沒有人給年輕人機會,年輕人怎會有經驗?這是個惡性循環。柯文哲受訪談到最弱團隊時,再度提到他的創新必須容許失敗理論,不能為了安全係數不敢創新,年輕人雖然沒經驗,還是要給他們一些機會試試看,因為「活在世界上還是要有一點理想性」。

▲8年級「小鮮肉」出任柯文哲TEAM KP發言人。(圖/記者蔣婕妤攝)

這是柯文哲理想化的一面,但也讓支持者焦急到跳腳,沒有黨組織,只靠「空戰」的柯文哲要降低選舉熱度?採用新手上路要怎麼推動選情,要給年輕人機會,可以等選上再說啊!

但柯文哲的理想也混合著策略,這是他一貫的作風,早在選舉還沒開始之前,柯文哲曾經與許多人提到過,專心市政就是最好的選舉方式,這一方面是身為一個執政首長的理想性,一方面,其實也是精明的計算,柯文哲的思考方式接近「剃刀法則」,即解決問題用最簡單的方法、最少步驟的方法越好,用這個邏輯來思考的時候,柯文哲認為,搞選舉到最後還是會被檢驗市政,與其一邊想著怎麼搞選舉,一邊弄市政,事情複雜化,最後兩邊都做不好,還不如全部做市政,這不只是理想性,也是很務實的有效策略,只是別人不敢這樣做。

其結果就是,整場選舉中,對柯文哲助力最大的《一日幕僚》系列前來拍攝一日市長行程,柯文哲沒花半個幕僚策劃人力,也沒花半毛錢,是「木曜4超玩」自己花力氣製作,內容就是平常的工作而已,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暴紅,邰智源證言整天拍攝長達十幾小時,根本不可能事先排演作假,事實上,要是作假,就不好看了,也不會暴紅,對手酸溜溜不斷批評,但是卻不敢拍攝一日立委或一日候選人。

柯文哲的奇怪理想化選舉,事實上也是理想與務實的結合,雖然讓支持者急到氣得要死,但是,柯文哲並不是理想性高到犯傻了,改變政治文化,給年輕人機會,固然很好,但理想本身不能當飯吃,實際上,這同時也是配合務實的策略。很明顯的,柯文哲終於想到了海嘯理論的答案。

▲柯P《一日幕僚》。(圖/翻攝自YouTube)

既然逃走不是選項,海嘯又是「天災」人力無法控制,誰能保證不會是被海嘯沖走的一方?那麼,唯一的答案,就是在陸地上作戰,不要在海岸邊,當然就不會有海嘯。

柯文哲在這些理想性的背後,是有意的降低選舉溫度,沒有海水,就沒有海嘯,雖然沒辦法輕鬆的乘在浪頭上把對手沖走,但也不可能成為被海嘯沖走的一方。萬一成為被海嘯沖走的一方,無解,柯文哲不接受會發生無解的情況,寧可上岸,大家都沒有海嘯,在乾地上赤手空拳憑實力互毆,互毆沒有必勝,但至少有解決方案,例如拳法練好一點,或選擇有利的地形,既然是連任市長,陸戰其實對柯文哲是略為有利的。

柯文哲的這個理論是否正確,很快就會揭曉,但在此同時,既然台北的海水退了,那麼,海嘯勢必在別處興起,全國有人驚訝,有人驚恐的看著,過去政治焦點只集中在台北,如今卻在高雄掀起了巨大風暴。柯文哲或許解決了他的海嘯難題,他已經找到答案,只看執行的好不好,但是整個台灣社會想知道的,不是怎麼解決海嘯習題,而是:海嘯的本質是什麼?

柯文哲的一場記者會實況或許可提供一部分的解答,那是台北市府資訊局分享其資源,既然台北已經建置好系統,就分享給無力自行打造系統的金門,提供水費的支付服務,雙方合作記者會上,台北市長、金門縣長、台水都出席,媒體雲集。

正常的社會,正常的媒體,記者應該是先前花上大半天時間研究相關資訊系統與支付服務,然後提出有關問題,質問會不會有資訊安全顧慮,或是從市民角度,質問台北市為何平白支援金門,應該要跟金門收費,不可市長做好人,慷市民之慨之類的問題,但是,這種問題,在當天,一個也沒有。

即使是政治性的記者,在台北與金門合作的記者會上,要操作純政治話題,也是質問黨派合作關係,或是因應選舉炒作是否聯合競選,其實這大概也是金門縣長不遠千里迢迢趕來台北想得到的曝光,很不幸的是,只有一個記者問了這個問題(至少還不是零),緊接著,一群記者一擁而上,左一句又一句全都是要柯文哲評論小野。最後的新聞呈現,只有頭一句講到金門,然後接下來全是柯文哲被要求評論小野不得不回應講出的無意義的話。

這個記者會的現象其實稀鬆平常,不只是柯文哲,不只是台北市政府,現在每個政治新聞幾乎都是這樣處理,藉口說要是內容太深了觀眾看不懂。

▲柯文哲出席「跨域合作!台北市pay.taipei代收金門縣水費」記者會。(圖/記者季相儒攝)

這次參選高雄的璩美鳳,以2001年遭偷拍的性愛影片外流聞名,但是當時她沒得到太多同情,因為璩美鳳當記者時,成名作就是以放在包包中的隱藏式攝影機,沒經過被攝對象允許下偷拍PUB,報導被攝對象為女同志,當時璩美鳳還說這是新聞自由。璩美鳳當年的行為,已經是驚世駭俗,受到嚴重批判,不過比起現在,雖然她當年新聞道德有嚴重瑕疵,但是至少她還花力氣去偷拍,現在的記者,連這樣都懶了,直接隨便亂問,然後看看政治人物會不會臨場反應出錯,拿來大作文章就好。

聰明的政治人物很快發現,認真研究專業沒有用,認真開會沒有用,認真做好本分政務沒有用,最重要的是,在記者堵麥上來的一瞬間,要馬上想出一句好聽話,如果想不出好聽的話,至少不要說錯話,以免遭無限放大攻擊;於是,所有的政治人物,開始學會每天先顧政治正確,再講求發言效果,一整天都有人堵麥,每天都為了會被堵麥的事,幕僚準備談話參考準備不完,什麼正事都不用做了,所以一切實務都停擺。

陳水扁在台北市長任內引起旋風,其原因是當時的公務體系連第一線接觸人民的部分都直接可見到效能低落,陳水扁提出「走動式管理」,進行以民為先的市政改革,要求市府與民眾第一線接觸的公務員全面改為服務心態,為此陳水扁不斷四處突擊檢查,把洽公櫃台改低讓辦公一覽無遺,在洽公市民目光下不敢偷懶,引起公務體系的一大震撼,市民立即發現過去愛理不理的公家機關變得親民了,甚至還會奉茶。

這種表面上的改善最為有感,因此震動全國,其他縣市全都起而效法,陳水扁聲望因而如日中天,但是這種把第一線公務員變為服務員的作法只是擦脂抹粉的表面功夫,實際上公務體系內部還是一樣官僚阻礙重重,不只民間怨聲載道,公務員本身也為了任何小事都得經過重重官僚障礙而十分氣餒,但陳水扁任總統後,並沒有推動更深層的公務革新,公務革新只做到表面,是不管藍綠再怎麼輪替,推出任何政策,人民都無感的根本原因,因為所有的動力都在重重官僚阻礙中消失殆盡,最終人民感受到的,只有停滯。

但當政治人物忙著上政治正確訓練班,哪有辦法顧及這遠比表面改革更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另一方面,當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的口號「快樂,希望」,口號打動了人心,其實也就代表當時的人民既不快樂也沒有希望,當年是1994年,至今已經24年,中間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人民只感受到停滯,還是不快樂又沒希望,每次都期待換人做做看能帶來快樂希望,每次輪替都落空,更不快樂,更沒有希望。

這就是這股大海嘯的來源,事實上海嘯早已肆虐多次,陳水扁任期末年的紅衫軍,馬英九任期末年的白衫軍、太陽花,表面上的理由各自不一,但根源都是在於民眾對停滯的不滿,隨著時間累積,海嘯的能量也一次比一次更強,一開始對著執政黨發洩,人民漸漸察覺,這不只是政黨無能的問題,或許還有更基本的原因,那就是整個政治結構都是扭曲的,政治人物沒有在治國,而是每天講求「先顧政治正確,再講求發言效果」,於是這股海嘯終於從純粹的「老闆出來負責」的反歷任執政黨,演變為「反政治正確」。

人民認為,政治人物應該先把本分事情做好,如果能把政務處理好的同時,還能顧及政治正確,伸張各種普世價值,那當然是很好,但現在搞相反,成天顧及政治正確,基本的事全都荒廢,人民一怒之下,乾脆連政治正確也不要了,說,你就先給我把普通的事情做好,再來跟我談政治正確,再來跟我講什麼價值。知識分子圈被這股海嘯嚇壞了,連忙端起政治正確與各種價值捧在手心,這些價值至上,你們怎麼可以不管,宣稱反對者是民粹,貶為無價值、無中心思想、反智無知。

乾地戰

這下子捅破馬蜂窩,站在海嘯的對立面,只會被沖走,跟人民停滯24年的怨恨開戰,怨恨更強還反噬,知識分子驚恐的發現,海嘯變得異常險惡,剛剛還是普通的事做好優於政治正確,啥,宣戰了,可惡,那麼勢不兩立,也顧不得普通的事怎樣了,先滅了你們的政治正確再說。

一方面前任海嘯乘浪者柯文哲準備打起乾地戰,一方面知識分子不願意理解人民的怨恨,自己站在海嘯的對立面,柯文哲?是整天失言,但他至少還願意打著進步價值的招牌啊!韓國瑜是全不理會,甚至還反其道而行,現在海嘯卻突然推著韓國瑜走,選舉剛開始時,高雄甚至沒幾個人認識韓國瑜,短短幾個月內,聲勢暴起,他連高雄的基本知識都搞不清楚,怎麼還有這麼多人支持?嚇壞了所有知識分子。而且當知識分子極盡全力攻擊這股海嘯,卻驚恐的發現海嘯更加強大。

許多奇幻作品都有類似的情節,遇到怨恨的集合體,用更大的力量去攻擊,只會讓它更強大。現在,知識分子們就是遇上了這種狀況,用越強大的力量去攻擊,卻激發更大的反動,知識分子們有如試圖用各種炸彈、雷射,想要炸掉海嘯,卻只是把海水激的更高,最終回到柯文哲的疑難問題:站在海嘯的對立面,無解。

一個變通的辦法,是想辦法讓海水消退,自然無法興風作浪。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決戰高雄,可能是一步大壞棋,因為高雄成為全國焦點,風暴聚集,海水匯聚,海嘯力量更強,更是兇險。

站在海嘯對立面,無解,柯文哲的乾地戰,仍要冒風險。終極解答仍舊是:不要站在海嘯的對立面,理解它、包容它,擁抱它,才能反過來乘著海嘯前進,讓對手淹沒在海嘯之中。就像奇幻作品中,要打倒怨恨集合體,唯一的辦法,是施展慈愛的聖光。

海嘯浪頭上,草包也能飛天,重點不是浪頭上的草包,換成衝浪板、一頭大象,都一樣飛天,真正的解方是承認問題,同理民怨,一同想辦法解決問題,把海嘯這股破壞的力量,引導為前進的力量,不論此次選舉的結果如何,這都是台灣未來唯一的出路。

熱門文章》
►選個「網紅」市長吧!
►全台都一樣!推倒民進黨的颶風:人民想擺脫「老又窮」
►「柯P會凍蒜,但不會贏很多」 未來4年會更難做!

►放眼2018大選/點我看【全系列觀點文章】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