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復興/「熊掌燉魚」落實「整體防衛構想」

 

▲國軍F-16型戰機。(資料照/記者季相儒攝)

●梅復興/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台安全關係,曾創辦並主編《臺海軍情》電子期刊。

軍方過去一年多來推動以「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為主體的「整體防衛構想」(Overall Defense Concept,簡稱ODC),發展不對稱戰力。然而,ODC與非對稱建軍在國軍體系內明顯缺乏共識,同時更高層的態度亦趨保留。這次10月底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的主題雖定為ODC,我方也派出國防、國安資深官員組成代表團出席,但卻連ODC的概括內容都未簡介,由此可見一斑。對該防衛構想寄予厚望的美方官員自都眼明心知。

阻滯重重

ODC所遭遇阻力多源於本位主義或吝於承擔嘗試創新風險的組織惰性,但也有其他較深層因素。

譬如,不以籌建相等兵力 (如同樣的武器或載台) 來反制敵方達成任務能力的構想可能被解讀為將摒棄某些軍/兵種傳統任務或兵力,致使核心種能無以為繼。也有擔心非對稱構想會使建軍方針丕變,即便核心種能仍存也沒預算投資。但事實是,鑑於中共威脅的性質與規模,非對稱防禦手段固然有其一定適用價值,卻不可能成為台海防衛的全部(例如反封鎖任務就需傳統兵力),亦不可能單獨存在,更不至於會佔用大部分軍事投資。隨便一項重大傳統建軍案(潛艦、新戰機、新巡防艦)的預算就足以負擔ODC所需全部投資了!

也有「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即硬將一些傳統建軍計劃說成是用以支應ODC者。譬如說,M1A2戰車與新購F-16V等案均被詮為「 濱海決勝、灘岸殲敵」作戰構想所需,殊不知「 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構想就是如何在我空優盡失的想定下挫敵!

▲M1A2艾布蘭主力戰車。(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也有質疑ODC非對稱式建軍頂多只能抵抗共軍部分犯台場景,卻不能對付所有威脅或下一代新興威脅 (如:極倍音速飛彈,雷射武器等)。但非對稱防禦或ODC並非萬靈丹,也從未假裝是恆久的萬人敵。新興科技所帶來的威脅自然會需要新能力來反制,但再怎麼樣我們也必須先熬到中共新一代武器成熟服役的那一天!

另一對ODC持保留態度的高層次考量是擔心台灣所扮演的區域戰略角色會因過度專注在非對稱防禦而自我壓縮,且非對稱防禦與民進黨國防藍皮書的政策願景似亦有尷尬。

最後,常見的批判聲音其實倒還未見得是反對ODC或非對稱作戰這個概念本身,而是針對ODC所提出的一些具體措施或兵力構想 (如:微型飛彈突擊艇或戰機滑跳起飛)。 然無論其批評邏輯是否成立,這些與是否應採納ODC的辯證無關。

不得不ODC

筆者當年曾嚴批美方建議的「刺蝟戰略」,多年來也反對將非對稱作戰當成台海防衛萬靈丹,為什麼現在卻開始能認同ODC呢? 這是因為中共長期持續投入巨額資源與驚人積極性實踐軍事現代化,而我國防支出卻基本上原地踏步,缺乏魄力,又採行了一些不利戰力維繫的政策,致使建軍步調遲緩,坐視兩岸軍力迅速失衡。

若欲拉近兩岸軍力落差至一定臨界程度,台灣勢需大幅投注資源和努力。2019年度國防預算雖將較顯著增加,但那也是蒙受美方一再對台海情勢嚴峻關切,並強力施壓我政府正視近程軍事威脅下才勉為祭出的,能否持繼亟待觀察。且除非台灣立刻急劇增加軍費並配合非常手段緊急提升戰力戰備,否則未來幾年內台海若發生戰爭,我既有之(中長期)兵力現代化計劃均將趕不及派上用場。

國防部今年9月公佈的中共軍力報告書就指出,共軍最快2020年即可具備一定程度之犯台能力。若真如此,我們的準備時間就只剩不到兩年了。即便較中期的想定,例如習近平二十大或須對台灣問題交出成績的2022 或對中共饒富多重指標意義的2025年,目前規劃執行中的重大建軍計劃,泰半屆時都不可能完成或建立足以影響戰局之戰力。

在未來這段戰力青黃不接時期內,我們勢必得另擬嚇阻中共武力犯台之可恃對策。而旨在藉由抵消共軍作戰優勢、大幅增加敵軍任務困難度、迫其奪台失敗的ODC就變得很具吸引力。事到如今,更只剩下可在相對較短期內推動落實、投資顯著較傳統戰力為低,而又較不受美國軍售限制影響的ODC是我們唯一可行選擇了。

「熊掌燉魚」

由於中共已掌握准壓倒性優勢,中短期內我們勢須以非對稱防禦手段配合既有傳統戰力勉強頂住,藉此增加共軍犯台成功之不確定性而強化嚇阻,為台灣換來長期建軍所需時間。也就是說,ODC非但不是傳統兵力結構的不共戴天之敵,還應視為傳統建軍的必要條件、甚至促成要素。 蓋若我們熬不過未來幾年的高風險期,那遠大的下一代主戰兵力更新計劃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再者,ODC所能提供的許多條件,本身就是構建傳統兵力的前提。 譬如說,ODC下藉由調整部署彈道飛彈防禦系統,部署近迫防禦武器反制巡航飛彈,再配合強固化與快速跑道搶修能量以盡可能保護少數關鍵機場的作法,正是為空軍持續爭取新戰機提供了合理性。 因為如果機場在開戰之初就全面癱瘓,那自然也就沒必要再買新戰機了! 事實上,美國2011年拒售F-16C/D就是以此為主要藉口。

若近日媒體報導的F-16V新購案屬實,那美方同意出售的重要條件勢必為台灣在戰時確能保障足夠機場來維持三個聯隊以上主力戰機起降作業!否則,即便我們能藉抗炸機堡或洞庫保存戰機,若無基地跑道堪用,那添購再多戰機也無濟於事!

簡單的說,傳統建軍與類似ODC的非對稱防衛構想並非二選一的課題。 不是魚或熊掌的零和選擇,而是「熊掌燉魚」的概念。 綜前所述,傳統與非對稱必須並存共榮的道理應已毋庸辯證,值得研究的是這道燉菜的用料比例,烹製程序與講究要領。

美方態度

美方近年來不斷呼籲台北必須正視近程之軍事威脅,而非總是一味要求提供高性能、高政治支持意涵,然卻因籌建曠時而無助於未來數年內可能衝突場景的武器。今年6月美官方代表來台向就曾對層峰再次傳達此訊息,並針對蔡政府當時正考慮提出的先進戰機等軍購表示強烈立場。

當然,以美國務院傳統兩岸政策思想為基幹的美台戰略方針並不一定完全正確。無論從台灣還是五角大廈的觀點,獨沽台灣準備耐打,卻不同時均衡發展積極作戰能力並不合理,非僅台灣難以認同,更無助於美國在西太平洋之戰略利益。但華府也極憂心台北漠視短期軍事威脅,屆時可能迫使其出兵保台而捲入與北京戰火。

是以,美方非常支持ODC,不僅這與其長期以來大力呼籲我採納的「創新、非對稱」 (innovative, asymmetric) 建軍主題吻合,更因ODC係在目前台灣相對有限國防支出水準下唯一勉強還有可能因應中短期共軍犯台威脅的方案,而這也是最能展現我自主防衛決心並負責經營台美戰略關係之具體表率。

美方資深官員10月間對筆者證實,今春以來,美國防部亞太事務主管及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均曾先後致函我方高層表示對ODC高度肯定支持,並強調願積極協助落實ODC。 五角大廈政策督導層級還曾透過正式管道向我方傳達了對ODC執行進度的關心,甚至直言不諱點出台灣似對ODC裹足不前,該當如何確保此美台戰略合作重要議題日後得以延續?而不至於因倡議者去職後「人亡政息」?

即便美方高層都已一再把話說的如此懇切直白了,卻顯仍不足消弭台灣內部對ODC的阻力與消極抵制。在增加國防預算的同時,採取遠較目前更積極的步驟與步調以因應中共未來數年內的可能軍事威脅暨或政軍恫嚇,非僅國防安全需要所趨,亦是確保美國肯定台灣自我防衛意願並鞏固華府對我戰略支持的重要試金石。

我們當然不需要什麼都聽從美國,更無必要全盤接受所謂非對稱作戰思想或被動防禦。 但面對威脅日近、資源有限又時間緊迫的現實,以專業考量與理性態度出發,儘速做出對國家安全及台美戰略關係最有利的選擇,以「熊掌燉魚」的思維,將ODC做為爭取時間來實踐長期建軍現代化的跳板, 我們的最高領導階層責無旁貸!

熱門點閱》
►軍購機密預算 有否帷幕乾坤?
►潛艦國造進入「關鍵節點」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看更多【梅復興】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梅復興專欄 梅復興

台北出生,旅居美國。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臺安全關..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