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南海變局 中國軍事優勢一去不復返?

▲和中國有諸多歷史恩怨的越南雖然保持和中國的對話管道,但也積極和俄羅斯、美國改善合作關係,藉此牽制中國勢力擴張。(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在充滿戲劇性的川金會告一段落之後,東北亞局勢固然看似暫時偃旗息鼓,但是東亞局勢依舊詭譎多變,特別是之前因為東北亞劍拔弩張而暫時退居幕後的南海對峙,更因為中國加速島礁要塞化和執行象徵意義極為強烈的轟6K起降任務而重新浮上檯面成為關注焦點。而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會談中,美國防部長馬諦斯更毫不留情面地指責中國南海軍事化作為,認為此種做法不僅升高原本就已經錯綜複雜的南海情勢,而且更企圖透過軍事壓力讓南海成為中國的禁臠。

值得注意的是,美方對於中國南海作為回應並非只是空泛的外交譴責,而是伴隨整體性的軍事與外交協同作為。除了持續實施海空航行自由(FNO)作戰之外,更積極強化和周邊關係國家的正式與非正式軍事合作關係。就以向來在外交上看似強調東亞價值的新加坡為例,和美國的軍事合作關係卻是異常密切,儼然是準一級盟邦。而越南在2014年以前都採取平衡政策,強調對於中國和美國的雙邊平衡,而且對於美國的和平演變深具戒心。但在2014至2015年間,由於中國在南海大肆擴張,且多次爆發小規模衝突,因此開始調整戰略方針改為更加親近美國。

▲新加坡雖然和中國保有密切經貿關係,但在南海安全議題和國防上卻明顯傾向美國,顯見中國南海擴張所造成的衝擊。(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越南對美國態度的轉變

在1995年美越復交之後,雙方的軍事交流其實絕大多數時間停留在表面互動,就算在2003年越南國防部長訪美後,雙方的軍事交流層級仍舊停留在官式互訪,其主要原因在於越共中央擔心步上東歐和平演變後塵,因此特別強調黨指揮槍的原則,而和美國的軍事交流升級,也可能導致美方勢力逐漸影響軍官團和幹部思想。再者,越南自建國以來就非常強調所謂的全方位外交,意即越南避免過度依賴某個特定盟國,導致失去國家主權獨立性(雖然和前蘇聯的關係並非如此)。

即便深具戒心,不過越南在這段時間已經打開對美交流的大門。而在2009至2010年間中國多次妨礙越南漁民和官方水文探勘活動,且公開宣言南海屬於中國核心利益之後,越南立刻見風轉舵,加速和美國的軍事合作進程。

以根本利益為導向的菲律賓

在南海爭議中向來扮演重要角色的菲律賓,雖然在近年杜特蒂政權上台後時而大幅轉向中國,但從相關爭議脈絡來看,菲律賓對於南海島礁的主權聲索早在1992年就已經在東協推動提出馬尼拉宣言,爾後更在1995年的東協外長會議共同聲明中提出南海航行自由需求,藉此對抗中國進出南海和美濟礁主權爭議。換言之,菲律賓對於南海的主權需求絕對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早在後冷戰時期就已經開始透過東協組織尋求多邊介入。

▲菲律賓軍方長期接受美援訓練,而在近日菲南反叛亂任務中也接受美軍顧問指導,短期內應不會有戲劇性改變。(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進退兩難之間

菲律賓的政策選擇不確定性恰好可以用來映照中國目前在南海擴張政策上的主要問題,那就是如何確保對於周邊關鍵國家的影響力。這裡所指的影響力並非單純在承平時期透過經貿滲透影響周邊關鍵國家的對中政策,還包括透過更進一步的政軍合作建立在狀況丕變時可用的作戰資產儲備,如此中國才有機會讓現況長期膠著化,進而達成所欲的實質佔有。但問題是現在中國在南海周邊所面臨的不僅只有相對而言充滿變數的外交互動,更麻煩的是美、日、澳等國的介入幅度和頻率已非吳下阿蒙,讓中國在21世紀初所擁有的局部軍事壓力優勢一去不復返,也增添南海局勢的變數與不確定性。

熱門點閱》
►共軍出動「轟-6」除了壓台,還特蒐各國「意想不到」的情資
►中國「擴張意圖」紙包不住火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