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以荷蘭「花卉」為例,談韓國瑜會是好市長嗎?

 

▲鬱金香。(示意圖/ETtoday資料照)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在「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的口號下,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昨天並以高雄首批貨賣福建2千萬宣傳為實踐政見第一步。

這時候要評論韓國瑜是否會是好市長仍言之過早,市政如麻,柯文哲在第一年市長任內坑坑疤疤,受益於媒體與網紅的大力護航,才不致穿幫,但是柯文哲在第一年任內的快速學習,培養了日後施政的基礎能力。同樣的,韓國瑜的施政取決於他在第一年的學習能力,因此或許一年後才能比較清楚看出績效。

從目前韓國瑜所犯的錯誤來看,他的當務之急在於:

第一,任用優秀的市府官員。例如免去只會選舉而毫無行政能力潘恆旭的觀光局長職務,將他安置在適合選舉發揮的場合。

第二,對產業發展有基本的認識。

從愛情產業鏈、賽馬到賽車,韓國瑜天馬行空政見的最大問題不在是否敢於做夢,或是高雄能否發展這些產業,而是對產業發展缺乏基礎的認識。

以荷蘭為例

此刻我的窗外體感溫度低於零下三十度,渥太華目前是世界最冷的首都,為百年來最冷,連樹根都凍成藍色(見以下的twitter),但是拜溫室之賜,加拿大依舊產花卉,而溫室技術主要來自荷蘭。

提到荷蘭這個國土僅比台灣略大,名目人均卻達台灣兩倍的國家,許多人可能會想到資本主義、自由主義、東印度公司與證券交易所的發源地,還有些人會想到造陸、大麻、紅燈區與鬱金香。

以花為例,荷蘭在全球花卉貿易中佔有率達44%,而且全世界交易的所有花卉球莖中約有77%來自荷蘭,其中大部分是鬱金香。

荷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種子出口國之一:2014年種子出口額達31億歐元,並且是世界第二大新鮮蔬菜出口國,出口值達70億歐元。

荷蘭如何讓「花出得去,荷蘭發大財」?

所謂荷蘭的鬱金香產業,並不是單一產業,而是包括以下多個產業:

花農

荷蘭人採用溫室全年用於種植花卉,不僅允許完全控制生長條件,還可以針對不同品種進行修改。

參與初級種植的工人主要是來自波蘭和其他中歐國家的移民,他們的工資低於受過良好教育的荷蘭工人。並藉由荷蘭農業和園藝組織 LTO 提高管理和營銷技能以及可持續種植的知識。

供應商

除了花卉供應商之外,還包括:

1. 為了保護智力資本和開發新品種所需的大量投資,育種公司通過歐盟的社區植物品種辦公室(CPVO)等組織註冊和保護新品種。

2. 溫室商。擁有80%的世界市場佔有率,主要用於美國,加拿大,俄羅斯和歐洲等溫度較低的國家。

3. 政府與民間的新創基金,旨在加速新技術的開發。荷蘭花卉種植者開始經營溫室,可以保存夏季月份產生的多餘熱量,或將其轉化為電能。溫室與荷蘭電力網相連,以吸收夏季產生的電力,並在冬季提供電力。並使用生物燃料來加熱溫室而不是天然氣,以降低能源成本。

4. 資本密集型的採收技術,例如切割,脫葉和捆紮花莖的自動化機器,主要通過專業農業合作銀行Rabobank提供資金。

▲鬱金香。(示意圖/ETtoday資料照)

拍賣

研究拍賣理論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最著名兩種拍賣方法:英式與荷式拍賣,其中荷式拍賣就是源自荷蘭的鬱金香交易,影響了至今從豬隻到畢卡索到5G頻譜等各種交易。

荷蘭主要交易的花卉是玫瑰,康乃馨、鬱金香和菊花,鬱金香雖然不如玫瑰的產量,卻是最著名者。

鬱金香來自土耳其,於1570年左右首次進口到荷蘭。1593年,法國出生的Carolus Clusius為萊頓大學種植了第一個鬱金香球莖。

在1610年至1637年間,鬱金香球莖引發了前所未有的投機泡沫。Semper Augustus 的球莖交易價格可以在阿姆斯特丹買三間房子。

花卉拍賣為種植者創造了一個市場,允許批發和零售買家批量購買花卉,然後重新包裝並轉售給零售商或最終消費者。

兩個拍賣會(Bloemenlust和Centrale Aalsmeerse Veiling)於1912年由種植者合作社成立,以對抗行業中間商不斷增長的力量。

拍賣通過先進的ICT和EDI 跟蹤銷售情況,可以跟蹤到單個球莖,並成為荷蘭重要的電子商務設施。

供應鏈

拍賣的運輸成本約佔拍賣總成本的五分之一,海外運輸花卉的運輸成本占生產花卉總成本的60%-90%,所以運輸與配送十分重要。

拍賣行位於水道附近,作為生產周圍種植者的聚集點。鐵路在拍賣和阿姆斯特丹交通樞紐之間提供高效的運輸,大多數運往附近市場的花卉出口都是用冷藏卡車運輸的。

史基浦機場擁有真空冷卻設施,可降低花的溫度,然後裝載到帶冷藏室的飛機上。

儘管荷蘭交通運輸發達,但是本世紀初的前十年,荷蘭還是進行大量基礎建設,如2001年擴大高速公路、2006年擴建鹿特丹港口擴建20%、以及2008年以高速鐵路與德國相連等。

研究機構

除了Wageningen大學、萊頓大學,以及私人研究所Lisse之外,荷蘭有六個農業教育機構(AOC)和七個區域教育中心。參加這些機構的27,212名學生中有3,000名專門從事花卉栽培。許多大學提供專注於花卉行業的專業學位和培訓,如Fontys應用科學大學提供的食品和花卉管理理學學士學位。

荷蘭在花卉生產方面開創了許多創新,例如管理物流過程的專業系統(1972年),人工照明(1978年),氣候控制溫室(1983年),以及允許全年生產的新機械化種植和收穫技術(1985年)等。

觀光

每年如VBA拍賣以及Keukenhof 等農場吸引了大量遊客,荷蘭觀光局並與旅行業者合作,以之為號招。

歐洲的花卉市場主要由荷蘭、以色列和肯亞提供,北美除了荷蘭之外,還來自哥倫比亞和厄瓜多,亞洲市場則主要由中國、台灣、紐西蘭和荷蘭瓜分。

所有的管理學者都知道,成功的產業有如冰山一角,一個成功的產業必定要有無數相關產業的配合才能成事,絕不是韓國瑜腦門一拍,認為高雄有發展某個產業的條件就可以的,「孤鳥」產業絕無成功可能,韓國瑜的幕僚應該將這點列為教育市長的第一課,將是決定未來韓國瑜是否會是好市長的重要因素。

熱門點閱》
►「減稅大紅包」只是小確幸
►發紅包髮夾彎 拿弱勢族群「窮開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