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路殺】台灣還想把石虎逼到什麼絕境?

▲苗29線正進行圍網的石虎友善工程,但還是無法保護石虎被撞的命運。(圖/翻攝自Facebook/貓徑地圖王小明)

(編按:2019剛開年不到一個月,全台已累計4隻石虎死於路殺。第一起和第二起路殺事件更相隔不到幾天。石虎的棲地位於淺山地區,與人類活動範圍重疊,該如何「共存」是無論政府或民眾都需關注的議題。)

●李璟泓/生態研究者,里山基金會發起人。除了追逐記錄灰面鵟鷹的蹤跡,也投注心力追索在田間消失了30年的大田鱉以及瀕臨絕種的石虎。

這是一篇靠X文。今天就是要來靠X這兩件事。

2018的石虎路殺總共是13隻,而2019開年十天不到,苗栗又路殺了兩隻石虎,包括我在內關心淺山生態的朋友大概都會破口大罵,台灣到底要把石虎送到甚麼樣的絕路。

然後就會有人開兩個地圖砲了:首先,苗栗真是一個糟糕的地方,是鬼島之最。其次,為什麼不把石虎集中起來,送到一個安全的保護區或是開放民間圈養人工繁殖,這樣就不會絕種了。

守護僅存的少數「淨土」

今天就是要來靠X這兩件事。

第一, 說苗栗很糟糕的請想一想,全台現在石虎路殺最多的地方的確是苗栗。但是路殺多凸顯出來的問題除了是反映了開發及棲地破碎化的問題外,不要忘記苗栗也是石虎族群量最多也最穩定的地方。台灣曾經是石虎廣泛分布的地方,在日治時期石虎皮甚至是經常交易的物品。但是現在台灣只剩下苗栗、台中、南投還保持著較多的族群;彰化、新竹、嘉義還都只有個位數的紀錄,雲林可能還有族群,但是在1988年之後也沒有正式紀錄了。所以,真的要救石虎,就是要去救苗栗這塊淨土,不是靠X苗栗。而其他縣市的石虎消失的原因可能就是這些環境早就被嚴重破碎化了。

也因為苗栗在全台的開發曲中算是起步晚,而且汙染都還不大的地方,所以才有這麼一點機會讓石虎在內的淺山動物苟延殘喘一下。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斷被破碎化的棲地(宗教團體的開山建廟、露營區、豪華農舍、前瞻水環境景觀工程等)造成淺山動物的危機。

苗栗至少目前也是台灣西部推動里山倡議最有希望的地方之一,所以在苗栗境內有許多的友善環境農人及團體努力推動著和淺山動物共存的生活,像 「石虎米」、「裡山塾」、「強稻米」、「田鱉米」等都是有目共睹的行動,民間更有「石虎保育協會」正在協助雞農做好雞舍的改造,避免人獸衝突;也有人想要推動棲地信託來保住淺山不被開發。

這些人們努力地和土地生活,和野生動物學習著一起找到方法和諧共存。而農委會的林務局也正在推動「國土綠網計畫」,轄下的新竹林管處、東勢林管處及南投林管處也都很積極以協助社區推動友善環境的方式,找出躲在社區中的重要指標生物。水保局的台中分局、南投分局也正在以同樣的方式尋求共存。許多政府部門的長官的確有以開發為優先的想法,但是也有更多基層的人是在這些開發中尋找讓淺山創造共存的契機。

所以,真的想要怪誰,是應該要找對目標,努力、用力的給它打下去,用公聽會、用網路發聲、用行動說話、用投票表達理念都是方法。你要靠X的是政客、是官商勾結,是環評制度不完備。要是你只是坐視這樣的事發生又不行動,那就只好怪你自己。而不是靠X苗栗。

▲台灣石虎是瀕危動物,全台只剩苗栗地區有最穩定的族群量。(圖/翻攝自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
▲台灣石虎是瀕危動物,全台只剩苗栗地區有最穩定的族群量。(圖/翻攝自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

石虎不該是誰家裡的「寵物」

第二,石虎就只剩500到1000隻,把牠們全部抓起來圈養保育,甚至開放給民眾養在家裡繁殖不是很好嗎?

我只能告訴你,別說石虎是保育類,就算是解除為一般類,牠也不應該是被人們養在家裡圈養、交易,成為都市中的寵物。牠需要的是一座山、一片森林、一條溪、一堆可以跟牠互動、被牠吃掉或吃掉牠的淺山動物。牠可以做為淺山環境的指標物種,卻不是家裡的寵物或是某個城市的吉祥物。

你想圈養保種,就是會想到未來的異地野放對吧?有沒有想過棲地不保,養了一堆是要放哪裡?我還沒有提到野放的漸進式訓練及棲地篩選。這是需要多大的能量?

如果真的覺得苗栗的石虎好危險,應該要把牠們遷移到安全的地方,那就要先問問:甚麼叫做安全的地方?放到中央山脈杳無人跡之處嗎?還是放到無人島上?石虎是已經極度適應人類所生活的低度干擾環境的淺山動物,牠甚至算是部分依賴著人類的耕地、低度開發丘陵的環境,從自動相機裡可以發現從稻田、菜園、茶園、竹林、次生林甚至是農舍邊緣都是石虎活動的環境。如果我們真的要考慮將牠放到所謂安全的地方,那為什麼看起來相對自然的花東、宜蘭的石虎都已經多年沒有正式的記錄了呢?

我記得莊子有個寓言:

「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混沌。
倏與忽時相與遇於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
倏與忽謀報混沌之德,曰:
『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
日鑿一竅,七日而混沌死。」。

我們對石虎的了解其實還不夠多,當我們對牠瞭解得不夠多的時候,就想著要將牠送到我們認為比較安全的地方。這不就像是妄想為渾沌開七竅的倏跟忽嗎?

你我都不是「局外人」

如果我們真的關心石虎,想要幫牠多留點棲地,那就努力的去擋下前瞻建設的水環境工程,因為這樣的案子會破壞了石虎躲藏、覓食、飲水及穿越的環境。如果我們真的關心石虎,就請向月稱光明寺、寶吉祥寺、裕隆二廠、三義木雕園區……等,這樣對石虎棲地造成重大影響的淺山開發案提出質疑。如果真的關心淺山生物及孩子未來所要面對的環境,就請站出來一起推動或支持民間團體正在進行的土地信託行動,像環境資訊協會在新竹的自然谷、荒野保護協會 或是正在籌備的里山基金會,都是你可以支持及參與的目標。

就算力量不足,你還是可以積極參與由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發動的「路殺社 公民科學行動」及 「石虎保育大使阿虎加油」的通報。而我們正在努力的目標,並不只是為了石虎,而是為了生存在淺山之中的所有野生動物:鼬獾、白鼻心、食蟹獴、麝香貓、穿山甲、野豬、野兔、食蛇龜、大冠鷲、灰面鵟鷹、白腹秧雞、灰腳秧雞……。我們沒有辦法單單只把石虎圈養保種卻忽略了其他物種的生存權。想把石虎圈養起來,很多都只是想滿足自己私慾的貪婪之心而已。

我們很努力地希望透過募款把還有希望的土地買下保存,這些錢看起來很多很龐大,但是跟那些毀盡淺山環境生態動輒數億的前瞻計畫比起來其實都是九牛一毛。就算你能力薄弱捐不出錢,那就努力支持一下友善環境的小農,讓他們有動力再做下去。

躺在地上的石虎只是我們未來的樣子。而我們都不是局外人。

靠X完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