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添財/台灣經濟該如何危機化轉機?


▲許添財於2018年10月6日應邀至文大推廣教育部的華岡大師講座課程擔任演講者。(圖/文大校友總會提供)

●許添財/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

不確定的年代 + 曲折的人生是時代的寫照;對抗逆境需要智慧,智慧常因逆境之激發而來;我學習經濟,經濟有循環,循環起伏有原理;無人可擺脫經濟,經濟治理需智慧,經濟逆境乃生智慧。

我們身在台灣,一定要知道台灣何去何從。今天要談世界,一定要先談台灣,要談社會,一定先要談自己。今天無論你在哪裡,有多麼飛黃騰達,你終究還是要回溯到自己生長的地方。

台灣景氣循環面面觀

台灣的實質GPD成長與景氣循環非常有關,從1954年到現在,台灣經歷了兩個景氣長波(Long Wave),內分擴張與收縮期:戰後繁榮期(Postwar Boom)丶石油危機期(Oil Crisis)丶新自由主義繁榮期(Neoliberal Boom)以及2008年後的金融海嘯危機期(Global Financial Crisis),每一個Long Wave內都包含著各種較短波長的景氣循環,一般而言,長波擴張期內的較短波長的各種景氣循環,其上升期會較長,而下降期會較短。相反地,長波收縮期內的較短波長的各種景氣循環的擴張期會相對地短而收縮期會相對地長。

從2009年6月到現在,美國經歷最長的股市牛市,並且經歷歷史第二長的經濟復甦,但台灣從金融海嘯後已經歷兩個短波的景氣循環,包含2009/2-2011/2及2012/1-2014/10兩個擴張期,2011/2-2012/1及2014/10-2016/2兩個收縮期。台灣現在則是第三次的復甦期,如果接著是收縮期,就會有第四次的復甦期。這或許正顯示美國經濟結構在金融海嘯後已重登轉型之途,而台灣還在舊結構的路徑上起伏。

另外,台灣的實質經濟成長率與固定資本形成(Fixed Capital Formation)成長率與失業率也非常相關,他說繼續說明,從1984年開始,台灣在蔣經國主政時經歷最好的經濟發展時代,李登輝時代則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其後的陳水扁與馬英九就每下愈況,馬英九的固定資本形成年成長率甚至不到1%,大學生以上的失業人口佔全體失業人口為33.67%,而蔡英文執政2年的經濟成長並沒有真正好轉,同時大學生失業人口佔全體失業人口比更惡化為42%。

如果高學歷的失業人口屈就於低薪工作就會產生薪資停滯的現象,也會形成生產力下降的現象,而台灣過去30年的實質薪資成長率逐年下降,甚至在2000年代是負成長。再者,由於生產力也一直下降,也造成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他指出1980年代的新自由主義是造成貧富懸殊的元兇,演變成各國的失業率愈加嚴重,這是國際問題,而台灣恰好在這方面很國際化。

台灣2008年之後經濟動能喪失的最大原因在於服務業落後,因為台灣服務業國際競爭力不足,台灣服務業的國際貿易長達幾十年都是逆差。逆差最高的時候甚至高達商品貿易順差的一半,這樣等同於台灣是靠賣商品來買服務,因此台灣生產商品的製造業薪資高,學理工的薪資高,學服務的薪資低,所以好的學生就會選擇理工科系就讀,畢業後不會想從事服務業。尤其台灣大部分的GDP貢獻來自於「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模式,其中尤以ICT產業為最,而且90%以上的ICT生產基地在中國,台灣經濟若要成長就必須先改革產業結構,要用服務業來革製造業的命。

影響經濟成長還有各種景氣循環,景氣循環依發現人分為四種循環類型:Kitchin循環,屬於3-5年的短期波動,主要的波動影響因素為存貨,例如:生產、銷售、庫存調整;Juglar循環,屬於7-11年的中期波動,又稱為主循環,主要的波動影響因素為固定投資,例如設備投資、生產力變動等;Kuznets循環,屬於15-25年的長期波動,主要的波動影響因素為建築與基礎建設,例如房屋使用年限、住宅需求、都市化、大型公共建設等;

Kondratieff循環,屬於50-60年的長期波動,主要的波動影響因素為重大科技,包括能源,或社會制度變革,例如人口成長、新資源開發、資本累積、戰爭等。

蔣經國時期的十大建設與現在的5+2產業創新為例,這是屬於Kuznets的基礎建設循環。另外,在建築循環研究中,發現美國的建築循環是12-16年,台灣則是8.5年,而且台灣建築循環的擴張期平均只有30個月,比收縮期73個月短了一半以上。若此週期認定可信,則顯示台灣建築循環是相對短期暴漲,然後長期緩跌停滯的型態,也因此認為現在台灣建築循環依然處在收縮期。

提到50年循環,是根據Kondratieff的長波循環理論,雖然經濟學家對長波循環的起因、劃分及開始年代都沒有定論。但在著名的經濟學家熊彼得(Schumpeter)的理論框架下,有五個已經發生的景氣長波,分別是:1. 工業革命(1771年);2. 蒸汽機與鐵路時代(1829年);3. 鋼鐵、電力與重工程時代(1875年);4. 石油、汽車與量產時代(1908年);5. 資訊與通信時代(1971年)。目前進入第6次的景氣長波,也就是AIOT智慧物聯網時代,數位化經濟科技帶來了智慧化、奈米化產業革命及網民個人化消費革命,新經濟、新零售,人工智慧,區塊鏈…大行其道,又加上氣候變遷,新能源革命,循環經濟、共享經濟成為不可逆的新趨勢。

依照這套理論, 2018年以後的世界景氣,是在第六波50年循環的上升期,很「亂」的主因除了技術大變革,地緣政治也起了結構性衝突,更加上美國保護自己的經濟成長,打擊快速成長的中國經濟,不讓中國的景氣循環上升。他相信中美貿易戰爭不是短期,而是如同以前美蘇兩大陣營的軍事冷戰,中美兩大集團會進入全球經濟冷戰,依賴中美經濟甚深的台灣可能會發生嚴重的危機。

不過仍然樂觀地看待未來的景氣循環,就是在大大小小、長長短短、上上下下的景氣循環才會產生機會,無論個人、企業或政府,要懂得在景氣循環準確地預測未來,才能抓到商機賺錢。但在變動的景氣循環中,不能只是不變地傳承過去,一定要勇於創新,開創屬於自己的未來,如此也才能化危機為轉機。

熱門推薦》
►中美匯率談判美霸王硬上弓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經編修後,轉載自華岡人雜誌第27期。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