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係中精神出軌的我,該下火獄嗎?

(編按:港星許志安劈腿風波鬧得滿城風雨,網友戲謔宣布「香港最後一個童話」破滅。先不討論肉體出軌,僅僅是關係中的精神出軌就足以傷害伴侶,君不見《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男主角之一的「劉昭國」如何因「精神出軌」而被女主角貼上萬劫不復的標籤。但,人真的可能因為一段穩定關係而完全喪失對他人的興趣嗎?)

●「女性主義有事嗎讓我們用最簡單的說法,輕鬆帶你了解什麼是女性主義!

開放關係就是劈腿偷吃?多重伴侶就是淫亂多P?我們是否有可能同時愛上好幾個人,或對伴侶以外的人產生慾望?難道只要戀愛了,就會自動喪失對其他人的興趣?

這個世界,遠遠沒有你想像的這麼單純。渣有渣道、婊亦有道,讓我們一同誠實且道德地放浪!

如果你勇往直前去探索新的情感關係與生活型態,你會發現前方有一些觀念擋著你——你自己的觀念,以及別人的觀念——關於社會應該怎樣、關係應該怎樣、人應該怎樣。這些觀念根深蒂固,而多半未經檢驗。

我們都被教導,一生一世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我們總聽人說,一對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們的慾望不合乎這個束縛,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違反自然。

這些觀念一直在我們腳下,形成我們假設的基礎、價值的基礎,也是我們慾望、迷思與期望的基礎。我們不曾注意到它,直到被它絆一跤。

這些觀念哪來的?通常是為因應某種情況而起,只是那些情況已不復見。

當希特勒與納粹正在德國興起時,心理學家威廉.賴希(Wilhelm Reich)有一次向一群年輕的共產黨員演講,論道性壓抑對威權政府來說非常必要。他認為,如果沒有強制外加一個性否定的道德觀,人民就不會受到羞恥的控制,而會相信自己的是非判斷。他們不太可能違反自己的意願大步參戰,或者去參與死亡集中營的運作。

我們認為現在這一套「應該」,跟其他很多套一樣,都是文化製品,而不是自然法則。

道德浪女所面對的挑戰之一,就是我們的文化老是認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一定是對的。我們鼓勵你,面對任何以「大家都知道⋯⋯」為首的句子,還有「常識告訴我們⋯⋯」開頭的句子,請務必抱持著極大的懷疑。

迷思一:長期且一對一關係,是唯一真實的感情關係

在人類歷史中,長相廝守的一對一關係成為一種理想的典型是相當晚近的事,在靈長類之中只有人類如此。

相信這個迷思的人可能覺得,如果他們沒有與別人配成互許終身的一對,那就表示他一定有些什麼問題。好比說他寧可維持「個體戶」、或發現自己一次不只愛一個,或者試過一、兩次傳統的感情關係,但都沒有成功……,他們不去質疑那個迷思,卻來質疑自己:我不完整嗎?我的另一半在哪裡?這個迷思告訴人們,你不夠好,單單是你自己的話,是不夠好的。這種人通常對於伴侶生活有著不切實際的想像:完美先生、完美小姐或者完美者會自動解決一切問題,填平所有鴻溝,使他們的生命變得完整。

這個迷思有一個分支,就是相信一個人如果真的戀愛了,就會自動喪失對其他人的興趣,也就是說,如果妳對於伴侶之外的人還有性或愛的感覺,表示妳一定不是真的愛你的伴侶。這個迷思長久以來已經毀掉了許多人的快樂,但它不但錯了,而且簡直錯得荒誕:手指上套個婚戒,並不會阻斷通往生殖器的神經啊!

我們要問,如果一對一是唯一可接受的選項、愛情唯一的正確形式,那一對一真的是人們的自由選擇嗎?知情同意權(informed consent)的前提是能動性(agency),如果你以為你沒有其他選擇,那我們認為,你並不能算是有能動性。我們有很多朋友選擇一對一,我們也為他們喝采。但我們社會中有多少人是有意識地做出這樣的決定?

迷思二:浪漫愛是唯一真愛

看看流行音樂歌詞或經典詩集:我們用來形容浪漫愛情的字眼並不盡然都那麼讓人愉快。「瘋狂地愛」,「愛很痛」,「偏執」,「心碎」等,這些描述的都是心理或身體的疾病。

我們文化裡稱之為浪漫愛的這種感覺,似乎是一個混合著肉慾與腎上腺素的大雜燴,間雜綴以不確定性、不安全感,甚至是憤怒與危險。那種脊椎上的涼意,我們認為是激情,但其實那跟一隻貓面臨了一個「戰鬥還是逃走」的情境時,背上汗毛直豎,是一樣的生理現象。

這種愛可能令人戰慄,可能席捲而來,有時候極有趣,但它不是唯一「真實」的愛,對一段持續的關係來說,這種愛也不必然是良好的基礎。

迷思三:性慾是一種毀滅性的力量

這個迷思可以遠遠地追溯到伊甸園神話,而且將牽出一連串令人發瘋的雙重標準。有些宗教的教義說女人的性慾是邪惡又危險的,它的存在僅只是為了將男人誘入死穴。從維多利亞時代開始,人們就認為,男人無可救藥地性飢渴,永遠虎視眈眈;而女人則應該保持純潔、矜持、沒有性慾,以控制男人、使他們走上文明的道路:也就是說,男人是油門,女人是煞車,我們的看法是,這樣很傷引擎耶。以上這些想法,對我們來說都行不通。

很多人也認為,可恥的性慾,特別是想跟很多人上床的慾望,會摧毀家庭。然而我們懷疑,恐怕為數更多的家庭是毀於通姦所導致的痛苦離婚,而非毀於有品的、妳情我願的開放關係。

我們寧可以開放的心,傾聽自己的慾望,然後再決定要怎麼做。

迷思四:愛情戰勝一切

好萊塢告訴我們:「愛是不要說抱歉」,而我們這些傻瓜就相信這個。

這個迷思認為如果你真的愛某人的話,你就永遠不必跟他抬槓、爭執、溝通、協調等等,你什麼也不必做。這也暗示:我們會對所愛的人自動產生慾望,無須為了點燃慾望而做任何努力。相信這個迷思的人可能會發覺,每次必須與情人討論、或者進行一場有風度(有時候並不怎麼有風度)的爭執時,自己就會覺得戀情是失敗的。他們可能也認為,任何不合乎「正常」標準的性行為——從性幻想到按摩棒——都是「假的」,且反映出愛的品質裡一定缺少了某種重要的東西。

熱門推薦》
►國外的女生都很隨便?被「父權」綁架的性自主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女性主義有事嗎」。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