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讓世界看見了台灣 更該看到真實存在的同志家庭

●蔡百蕙/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國際政治碩士,資深媒體人,合著有《看見南亞》

台灣即將於5月24日正式同性婚姻合法化,成為亞洲同志人權大國。在立法院517同婚專法三讀的當天,全球高達96個外國媒體皆大幅報導,讓世界看見了台灣,然而,這一個歷史性的法案通過的同時,我們更該看到真實存在的同志家庭。

台灣的同志家庭其實為數眾多,只是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這些實際上的雙親家庭都是法律上的單親家庭,其中還有多產達4個小孩的同志家庭,在少子化的時代,他們增產報國的程度比許多異性戀家庭還感人。

這個4寶家庭就在台南,孩子中蛋捲9歲、奶昔4歲、雙胞胎藍莓和貝果才1歲多,她們是女同志伴侶陳釩和穆德多年來數次遠赴泰國人工受孕的愛的結晶。

▲陳釩穆德全家福。(圖/陳釩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最想要小孩也都每胎負責懷孕的陳釩,其實體質特殊,她的卵巢早衰,30歲時就被醫生告知35歲會停經,仍不願放棄,生老大時卵子數量不足,為了催卵打到了腫瘤用藥,才終於懷孕成功。

礙於台灣現行法令的限制,法律上單身的個人不能在境內人工受孕生子,求子的女同志家庭必須出國人工受孕,男同志家庭則必須花費更昂貴的代價雇用代理孕母。目前在台灣同志家庭社群中聽聞最鉅資生子的,是一對台商男同志,總共花了台幣1200萬請美國的代理孕母生他們的4個孩子。

「第一胎這麼辛苦都生了,也沒什麼辦不到的,就想要再生多一點!」陳釩說。於是,僅管卵子數量不足,「生完藍莓和貝果這對雙胞胎,月經也才來了一次,」今年40歲的陳釩幾年來還是不放棄地想生更多孩子。從老二開始的卵子,就由伴侶穆德提供,一口氣在泰國取了10幾個卵子做成受精卵,再由陳釩當孕母,「即使我跟她們都沒有血緣,但我卻是生母,法律上孩子都是我的。」

而且,從老二奶昔開始,陳釩和穆德更讓大女兒蛋捲參與為弟弟妹妹選爸爸的過程,2個人在捐精者資料庫挑選到剩下最後3位候選人之後,請蛋捲看照片決定最後的人選,「結果她選了一位丹麥籍的中國裔捐精者,雖然我們本來比較屬意另一位中國丹麥混血的捐精者。」陳釩說。

問她小孩懂這些嗎?請老大為弟妹挑選捐精者的時候,雖然蛋捲只有4歲,也已經懂了,「沒有的東西就是要去買,小baby怎麼來的?要有精子跟卵子,她有2個媽媽,我們沒有精子,就需要去買。」

▲陳釩穆德全家福。(圖/陳釩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在台灣同志家庭促進會的社群裡,陳釩和穆德幾乎算是最多產的,也是最幸運的,雙方家庭在孩子陸續出生之後,從原先的不接受,到大方公開。最晚接受的穆德父親,也在老二奶昔出生一年多後,在一次家裡拜土地公辦桌的場合,對現場的親朋好友說,「我的女兒是同志,我有孫子了。」一番欣然接納的公開表態,令她們萬分感動。

如今孩子們慢慢大了,陸續到了要上幼稚園和小學的年紀,也從來沒有遇過任何歧視或霸凌。「我們都會先跟老師講,我們是同志家庭。」已經懂事的老大蛋捲也從來沒覺得自己有2個媽媽很奇怪,一切就是這麼自然,連問都沒問過為什麼自己家不一樣。

陳釩育兒的壓力反而來自於自己,「同志家庭的育兒其實壓力更大,我們在教養方面很認真,會希望孩子比較上得了檯面,也希望他們善良,不要跟反同的萌萌一般見識。」

不但受到雙方家庭接納,又有了4個可愛的孩子,在不受歧視的環境中成長,陳釩唯一且最大的恐懼是穆德和孩子們沒有親子關係,「千萬不能出意外,現在如果我走了,小孩的監護權會給我媽,可是我媽又70幾歲了,她沒有能力照顧我的孩子。最能夠照顧的是穆德,可是她法律上跟孩子沒有關係。」

如果同性婚姻未能合法化,陳釩和穆德的4寶之家,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同志家庭,就隨時面臨著無法律親子關係衍生的諸多風險。

一個進步的價值不該被意識型態綁架。所幸在多年的立法討論與釋憲之後,同婚專法在國會得到跨黨派的支持通過,2019年台灣跨出同性人權的這一大步,將圓滿不計其數且真實存在的同志家庭。

熱門文章》
►同婚通過後的三大關卡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