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彈劾?─美國政府深層體系對川普的第二擊(上)

▲美國總統川普自通俄門後,現在又身陷通烏門的醜聞。(圖/路透)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政府深層體系的英文原文是deep state(不是專有名詞,不必大寫),在美國意思大致上是指政府常任官吏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自成獨立意志的官僚次群體,由於長期生態演進和意識形態凝聚,而休戚與共,且與民選總統及他所指派的政務官所意圖遂行的政策方針意趣不合。深層體系一旦擁有足夠力量,其結果往往與民選政府形成相互抗衡。

這種政府深層體系古已有之,中外皆然,好像朝代將亡,所謂中央式微、「令不出都門」便十分類似,但是這種現象發生的時機並不限於朝代傾覆之際,其他種種政令不能下達獲得貫徹,甚至於一般由於權力更迭而導致內部敵人蓄意抵觸,都或多或少有些相近。就理論上說,新的權力降臨,舊的既得利益階層必然心生恐懼,如果不能加以安撫,深層體系的反撲便遲早發生。在政府、在機構和企業,大多如此,惟情節輕重與後果不同。

政府深層體系所形成的問題與現象,近年來在美國這樣的民主法治政府竟然會特別嚴重,原因多重。

第一是美國建國兩百餘年,官僚體系歷史積累深而久遠,我提出並分析過,美國憲制表面上是三權分立(好比為「陽儒」),但在權力分配的實質,已經具體形成九龍渾水(在此不一一列舉)、「合法」腐化的格局(好比為「陰法」)。陽儒陰法,互為表裡,如今再加上這個被完整確認過的政府深層體系的作用,當今華府政治其實是「十方神聖、各顯神通」這樣一個局面。

第二是首都華府常任官吏絕大多數是民主黨員,而現在主政的是共和黨政府,所以容易出現對立。

第三是川普總統是一個政治素人加華府圈外人,形單勢孤,偏偏還打算吸乾華府沼澤,吹皺一池春水。所謂吸乾華府沼澤,便是打擊華府內部利益,破壞既定的升官發財、求名求利之道,焉能不導致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九聖」各種形式的反彈?

第四是川普的背景是企業主大亨,既沒學過法律,又不諳政府體制門道,卻行事張揚,容易留下把柄,予人可乘之機,而惹禍上身。

第五是美國主流媒體基本上同情民主黨,政府深層體系如果是傾向民主黨的,便容易獲得媒體鋪天蓋地的聲援和包庇,事實證明的確如此。

第六是在川普上任前後,美國已經爆發了我所介紹過的「儲君門」,凡是在2016年大選把寶押在實質儲君希拉蕊身上而包庇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希拉蕊種種違法行為、本身作為乖張、可能無法通過法律檢驗的官吏群體,為求自保,必須「買保險」,要不斷地先發制人、製造對抗、混淆視聽,讓川普政府陷於自衛,而無暇他顧。

所謂「通俄門」,其根本性質與前因後果,便是徹頭徹尾的政府深層體系對川普做出的第一擊。只有這樣看,才能看得懂。「通俄門」纏鬥兩年,民主黨和全國大媒體信誓旦旦證據確鑿,要將川普繩之於法,可司法調查結束,川普全身而退,民主黨瞬間成為世紀性「虎頭蛇尾」大笑柄。我一再指出過,美國百姓和世界各國的知識份子在過去兩年誤以為「通俄門」真有其事,其實是被政客和媒體操弄愚弄,簡直不堪不值。

現在,是第二擊。而這第二擊,爆發的時機,是在美國司法部新部長上任之後決心調查這場可笑的「通俄門」發生之初人謀不臧的根源、司法部督察長對於其根源所作的調查即將完成、而聯邦司法檢察官對根源積極進行全面司法調查、政府深層體系人心惶惶的時刻。這第二擊,既是一種反制,也是對下一波危機預為先發制人。(看下集)

熱門文章》

►彈劾調查開始 會是川普下台之時?

►美國民主竟發展到「彈劾川普」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