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依/光復節?光復結?光復大劫!

 

▲高中歷史課本、參考書。(圖/記者徐文彬攝)

● 白依/獨立評論人

今天是台灣光復節,台灣已有一、二十年沒有「節」的感覺了,反而成為台灣人的心「結」,很多出自台獨的謬論,讓台灣光復蒙上了陰影與尷尬。昨天,參加了吳昆財教授因應去中國化歷史教材,而號召的「三自運動」(教材自編、自教、自傳)記者會。才發現新編歷史教材,嚴重荒誕及錯誤,將會使台灣學子經歷洗腦式改造,變成腦殘的變異怪種,造成台灣空前大「劫」。

南一版歷史課本,直接引用林媽利2007年資料説本省人有85%帶有原住民基因,但他2000年則説13%,顯然是信口開河的不正確資料,卻被引用。把冩了《台灣文化誌》的日本人伊能喜矩尊捧為「台史公」而比台灣文化誌早18年出版,連橫所著的《台灣通史》則故意忽略。

南一版歷史課本洋洋灑灑講了一堆台灣文化,西洋文化,日本音樂,就是不提布袋戲根源,至於台灣忠孝節義在民間傳承的主流「歌仔戲」更故意忽略。歷史內容分配完全不符比例,清朝統治台灣兩百多年,只有幾頁,日本治台50年卻冩了半本,且過於掩過吹功。

日本人對原住民的殺戮、嚴控,隻字不提,反強調國民黨對原住民的不公,至於二戰後,強徵台灣人稻田為蔗田,造成台灣農民悲劇,強徵慰安婦也像沒這回事,這不是歷史教材,是為政治目的而編的宣傳材料。

我想起了明朝,倭寇侵犯中國,會向人口販子大量購買孩童,帶回日本經過幾年有計劃訓練,再送回中國成為內應,如何訓練,我不清楚,但知道主事者告訴屬下説:「我們不能給這些孩子換血,但我們可以給他們換腦,為我們所用」,即給孩子灌輸「仇明恨華」的思想,今天的歷史新教材,是否也是這個目的?

日治時代,日本人編的教材也有不符事實之處,例如説原住民是日本過來的,目的是想説台灣真正主人是原住民,原住民來自日本,則台灣歸日本合情合理,這是為日本利益的謊話,今天謊話連篇的教材,又是為誰的利益呢?也難怪會場有人説:「日治時代教材是日本人編的,今天教材是日本走狗編的。」

日本有些沒品的右翼份子,喜歡享受台灣人的媚日言行,但有水平的日本人,包括明仁,德仁兩代天皇,則對台灣人的媚日,非常反感。請問媚日的「日本櫻、榕、竹返郷會」,大張旗鼓,把1923年昭和天皇裕仁以攝政宮皇太子身份來台時,種的櫻花、榕樹、竹子,以分株方式送回日本栽種,慶祝裕仁之孫德仁天皇登基,説贈送儀式19號於東京明治紀念館擧行,結果呢?

有次,日本有點政界份量的友人來台,約我及幾位台灣人小酌,其中一位開始媚日言論,媚到我聽不下去,想離席;日本友人警覺,立刻要那人幫忙處理件事,將其支開,然後對我致歉,我説:你幫他成為日本人吧,我會好受一點,日本友人説:「日本人不收走狗」,在場台灣人全都大吃一驚!

日本著名知台作家,曾經對罔顧歷史真相,吹捧媚日的台灣人,暗示「不要低估了日本人的智慧」。希望台灣媚日者,別再自取其辱,讓所有台灣人一起蒙羞。

新教材的毒害不會到此為止,北一女國文老師區桂芝説,學生不瞭解三國時代,如何理解諸葛亮出師表?不瞭解北宋黨爭,如何體會范仲淹岳陽樓記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情懷,沒有歷史知識,是無法進入文學情境的,新教材編輯者何嘗不知,他們就是要讓國文教學困難,再把古文刪除,達到文化完全去中化,誠如本田善彥今年元月所言:民進黨推動充滿仇恨的「種族主義」,矛頭對著「中國」,這個中國不只是對岸的政府,還有對岸的人與事,台灣內部的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甚至台灣傳統的漢人文化,如此自我否定結構,導致自我思維虛無化,最後必然「自我解體」,台灣人還能對新教材漠不關心嗎?

會場有人説:「騙子編的教材,會把孩子教成騙子」,錯了,騙子編的教材,教出來的不是騙子,而是腦殘的呆子,這種呆子只是幫敵人毀掉自己及國家的工具,我們能姑息這種教材殘害學子嗎?民進黨不會迷途知返,國民黨仍舊若無其事,所以現場有人說:2020大選應考慮能正視教材問題,搶救學子變腦殘的第三組人馬。

熱門文章》

►向蔡總統進諫:避免無謀之戰 別挑戰大陸紅線

►通往首相之路 「小泉進次郎」魅力全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