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牮斯/國際CRS稅務架構的實施?台灣成為「新瑞士」的契機

▲財政部發佈的「共同申報及盡職審查作業辦法」、「租稅協定稅務用途資訊交換作業辦法」等等,政府近年在跟進金融合規現代化的實質努力,亦受到APG等國際組織的認可。(圖/記者陳韋帆攝)

●李牮斯/避險基金經理人,新世界智庫籌辦人

近期因為香港的動盪,諸國對於國際金融中心的大餅磨刀霍霍,兄弟之交的澳門開始積極發展股票市場,而海南島在區塊鏈前瞻性地成為中國國策後,亦急速培養出加密貨幣金融園區的雛形。以長遠角度觀察全球局勢,近年各國搶稅的CRS制度開始實施,瑞士百年資產管理保密龍頭的競爭壁壘轉眼傾頹,其市場份額被新加坡與美國等鯨吞蠶食,為嶄新的金融戰國時代揭開序幕。台灣在金融市場正歷經分合博弈的世局下,有獨特且壓倒性的競爭優勢,而此優勢正是來自台灣無法加入國際組織的政治劣勢。

亞太金融中心的口號,在台已行之多年,尤其每逢選舉之際則更加被宣揚。但除了台灣保險業在國際債券市場成為了舉足輕重的買家之外,實際上有利於台灣永續發展的金融成果寥寥無幾。這背後的原因諸多,包括台灣的外交困境、不利於國際資產管理產業發展的稅務系統與法制、語言隔閡、以及缺乏專業人才等等,皆是需要排除的阻力。但這些阻礙在近期國際宏觀環境的劇變之下,相形不足掛齒,重點在於台灣是否能凝聚國家上下的共識,步步為營,在外交的絕地上重生新金融產業。

過去十年在各國國債高舉,央行擴表印錢的財務貨幣政策背景下,國際組織OECD推行了全球稅務資訊互換的機制,謂之「CRS共同申報準則」,會員國互相分享透過銀行金融系統所收集的國內外客戶資訊,圍堵避稅渠道以補國庫。除了美國與台灣等少數國家,自2017年以來已有超過一百個國家正式加入此反避稅架構,再加上強化的AML(反洗錢)與KYC(實名認證)機制,形成國際金融市場的新合規架構。此架構因為對於私人隱私的衝擊,加上銀行與客戶關係的質變,造成了各國間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狀態。前者如美國,因為對非美國人的資訊保密不分享予其他國家,成為新的資產管理天堂,後者則如瑞士,砸了在私人銀行界標榜隱私而稱霸百年的招牌。

▲「CRS共同申報準則」,會員國互相分享透過銀行金融系統所收集的國內外客戶資訊,圍堵避稅渠道以補國庫。(圖/視覺中國CFP)

台灣長年不懈貢獻於國際社會,但試著加入各種國際組織時常受排擠,CRS也不例外。在反恐反洗錢反避稅的精神下,自2017年起台灣積極更新了諸多呼應CRS要求的相關法案,如立法院「稅捐稽徵法修正案」與財政部發佈的「共同申報及盡職審查作業辦法」、「租稅協定稅務用途資訊交換作業辦法」等等,政府近年在跟進金融合規現代化的實質努力,亦受到APG等國際組織的認可。台灣盡國際公民之職責,確切執行反恐反洗錢反避稅的資訊收集之實,然而我們卻不被OECD提名於CRS名單,也無法以國家名義簽署金融資訊互換協定,因此台灣在提供個人金融帳戶資訊予其他國家的執行上,有很大的不便。

從2017修法至今,僅日本與澳洲兩國參與台灣版本的CRS資訊互換,而兩國以民間組織為代表簽署的合約,仍可能造成執行上法律效力與互換手續的挑戰。然而,上述未竟之功也可以不必被視為是我們國際參與的挫敗。因為雖然台灣在CRS架構內於名與實皆陷於模糊狀態,這種狀態可能是許多亟欲發展金融產業的國家夢寐以求的。國際加諸於台灣的窘境,意外地成就了我們保護個人資訊隱私的能力,而隱私是私人銀行與資產管理業最珍貴的競爭壁壘,也是在這CRS世代最稀有的資源,若政府與民間能夠齊心經營,則台灣有潛力能吸引大量國際資本,以新瑞士此一新姿態登上國際舞台。

成為新瑞士,對台灣人民有什麼意義?首先我們必須釐清這條路線,既非傳統認知的熱錢湧進,拉抬國內股市房市的低附加價值模式,亦非外國直接投資(FDI),參與台灣實質經濟建設的模式。前者資金只在台灣做短暫停泊,短進短出有造成市場震盪與資產泡沫的風險可能;後者則受限於台灣地狹,能做的實質投資項目數量有限,因此所能吸納的資金規模亦無法與採取新瑞士模式(即發展資產管理業)所能承載的資金相提並論。政府需要對資產管理業提出明確的長期願景,塑造穩定良好的法律與稅務環境,培養俱有專業資產配置能力的金融產業,服務重視保密特性而流入的國外高端客戶資本,並有效地將此資金於全球佈局。如此台灣才能合理受惠於穩定管理費用的收入,並創造高收入零污染就業機會。就當前台灣產業結構考量,發展資產管理業亦能提升台灣經濟抗風險的能力,猶如瑞士,同時擁有出口導向的鐘錶精工業與吸引外資的資產管理業,在匯率走弱與走強之時,各相互補受益,降低經濟波動性。

▲若政府與民間能夠齊心經營,則台灣有潛力能吸引大量國際資本,以新瑞士此一新姿態登上國際舞台。(圖/記者周宸亘攝)

從政治角度分析,在中美博弈的國際背景下,貿易戰創造了中國之外的產業供應地需求,國際供應鏈分化賦與了台灣科技業的第二春,為歐美客戶提供不受關稅影響的產品;類似地,在美國透過美元系統經濟制裁對手,與中國即將推出電子人民幣(DCEP)之際,可以預期在中美貨幣戰下的金融系統層面,國際的工商團體個人從風險控制角度亦必須開始選邊站。若台灣資產管理業能與中國系統的港澳分庭抗禮,切割出其影響圈之外的金融市場,不僅能夠服務客戶的需求,也可能間接地提升台灣的安全性。

從市場角度而言,西方股市估值於128年高點,債券於千年高點,貨幣戰的硝煙味亦開始漫佈金融市場,處處風險高漲。台灣若在這個時間點切入資產管理業,為流入的資本佈局,則實需謹慎。值得注意的是,國與國競爭中有個較被國人忽視的新戰場-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產業,將吸引龐大的資金與人才,為奠定下個世紀最重要的科技之一。因為加密貨幣的無國界與隱私特性,實與上述的台灣優勢相輔相成,若能在這科技島結合應用,並將部分流入的資金投入區塊鏈應用開發、研究,台灣不僅能在傳統資產管理業上成為新瑞士,更有機會成為區塊鏈產業的先驅。

在這法規、政治、經濟與科技交織的時空,傳統的金融模式正在蛻變,既定的國際規則開始受到挑戰,面對近在眼前的新世界,台灣的劣勢成了難得的優勢。期許台灣能珍惜活用這次機緣,如兩百年前的瑞士一般,從一個受鄰國夾脅、資源缺乏的小國昇華,找出一片世代受惠的藍海。

熱門文章》

►從數據上來看,台灣的經濟真的變好了嗎?

►全球債務泡沫越滾越大 恐破255兆美元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