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開票分析】鈕則勳/小英聲勢鼎盛 成新政治強人

▲小英得票創新高,已掌握所有政治籌碼,成為台灣政治新強人。(圖/記者李毓康攝)

●鈕則勳/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蔡英文以史上最高得票的817萬餘票連任成功,得票率57.13%,民進黨也順勢取得國會過半優勢,然綠軍不分區立委所獲總票數只有481萬餘票,僅占33.9%,只贏國民黨約9萬票,分得和國民黨一樣的13席;嚴格來說,民進黨的立院過半只是一個「脆弱的優勢」,甚至民進黨不分區總得票還比蔡的得票硬少了336萬票,其中更有些現象頗耐人尋味。

首先,此次民進黨勝選其實是蔡英文的大勝,喜歡蔡英文的選民遠遠超過喜歡民進黨的選民,小英權力明顯凌駕民進黨。在掌握行政與立法的優勢後,小英已成為「超級大總統」,除了自我權力節制外,幾乎沒有機制能對其制衡;阿扁也好、獨派也好,只能旁邊站,大阿哥賴清德、二阿哥鄭文燦也只能仰其鼻息、照著小英的規畫走,而不能越雷池一步,黨的立委諸公也只能成為貫徹小英意志的工具,成為其立法局,台灣進入新強人治理時代,應無懸念。

其次,票投小英的親綠選民,特別是年輕族群,其在不分區投票過程中,較支持的是偏綠的小型政黨,如時代力量、台灣基進及綠黨,也凸顯民進黨不分區名單政治斧鑿痕跡太深,且有國民黨化的趨勢,選票擴張當然有侷限性;而年輕選民自我意識強,對網路的依賴深,而新興的年輕泛綠政黨亦多熟捻網路操作及深耕網路,且有獨特的理念主張,自然容易觸及年輕選民的痛點、激發其熱情,加上名單中多有具社會號召力的亮點,自然具有吸票功能。

再者,挺小英選民的選票有為數可觀的中間選民,而中間選民在投政黨票時,仍有可能投國民黨,期待國會有制衡小英行政權的力量;加上韓國瑜最後兩天的大造勢成功催出藍軍的基本盤,某程度制衡了民進黨「下架吳斯懷」的策略操作,對藍軍不分區席次產生了維穩的作用。

然相對於不分區名單提出之前,國民黨遠高於民進黨的政黨支持度,但不分區名單的不符社會眾望,限制了國民黨催票的力道,使韓首尾難顧,開出的選票當然不如預期。而藍軍陷入的極端弱勢,不僅對於小英全無制衡力道,此役之後,若無盡快盤整,恐怕連日後對社會的號召力都付之闕如。

▲2020民眾黨開票之夜,柯文哲發表演說。(圖/記者黃克翔攝)

此外,得票率11.22%、獲得158萬餘票、分得5席的民眾黨,順勢取代時代力量成為國會第三大黨,黨主席柯文哲勢必成為台灣政壇上比國民黨還有能力挑戰民進黨的政治大咖;在小英席捲絕大多數選票的當下,柯P仍魅力不減,硬是從藍、綠手中搶票,且成績不俗,不僅讓民眾黨成為國會關鍵少數外,更為自己累積了2024年進取大位的能量。

相對於押寶親民黨、但幾無所獲的郭台銘,柯P在日後第三勢力的合縱連橫中,將比郭董更具有談判籌碼,特別是在國民黨青黃不接的情況下,就算柯P總體實力弱於國民黨,應都能以小博大,立於不敗之地。

最後,從大綠成功搶票的時代力量,雖實質領袖黃國昌沒能進入國會,但仍有三席,得票亦接近110萬,仍具有和民進黨談判的籌碼;畢竟當民進黨要籌組

新政府之際,小英為收編其力量,不僅黃國昌、黨主席徐永明都可能會有入閣機會,如此一來綠軍立院席次便可能擴大,跳脫「脆弱優勢」。

總括來說,小英得票太高,已掌握所有政治籌碼,成為台灣政治新強人,「非綠」政治力量已難挑戰其權威,而「非綠」內部的政治權力也明顯消長,國民黨更形弱勢,要如何在「小英大一統」時代中逆勢操作、重塑定位,似乎已成為藍軍的一個難解課題。

熱門文章》

►【2020開票分析】「國瑜神話」終被打回原形

►【2020開票分析】韓國瑜催出年輕人的恐懼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