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分析】台灣需要更好的在野黨

▲時代力量街頭短講。(圖/時代力量新竹市黨部提供)

●作者/蕪菁雜誌

如果站在民進黨的角度看,「培養一個良性的在野黨」其實是民進黨接下來非常重要,也非常微妙的一個戰略重點。大家都知道李登輝是國民黨的領袖,但是他從野百合一直到暗挺阿扁,其實一直都在對民進黨施加影響力,雖然不能說是「培養」,但一直在把他們「引導」為國家執政的第二梯隊。

前一個四年,蔡英文其實一直都還在鞏固自己的權威。後一個四年,蔡英文的權威已然鞏固,是必須要前進到戰略的下一個階段了。如果蔡英文有李登輝的戰略視野,一定知道,不只是民進黨本身要壯大,更要挑選、引導,甚至培養一個稱職而不「走鐘」的反對黨。

我特別要挑時力這個黨出來講。雖然選前黃綠殺到刀刀見骨,但是最後一刻黃國昌還是做出了該做的決定,這是值得我們肯定的。

時力這個黨,可以大好,可以大壞。尤其時力偏左的屬性,好的時候,是台灣社會的防腐劑、公平正義的中流砥柱;壞的時候,很容易做出一些很「膠」、很投機、很破壞大局的事情。

例如說,時力高鈺婷在新竹打這一波,很漂亮,民進黨自己應該認栽,畢竟鄭宏輝自己問題也不小,這是沒話說的。

但是時力在高雄打慶富案,打到一直幫韓國瑜送輿論子彈,打到馬吳的黑鍋全給陳菊揹起來(隔年的司法判決完全還給了陳菊市府清白),而韓流崛起整個國家社會帶來了重傷害。

很多人可能會說,慶富案為什麼民進黨自己無法講清楚說明白,白白挨黃國昌的打?但是要知道,台灣的媒體生態還是嚴重偏統,再加上共產黨佈局臉書、LINE已有一段時間。認知空間資訊戰是民進黨與台灣人過去都沒有面對過的課題。這是一種「被挑選的反對者」的效應。

我不知道黃國昌有沒有意識到,自以為是的揭弊行為,其實都是在給紅統媒體送輿論子彈。姑且不說時力支持者是不是真的轉而投韓,光是扣陳菊黑鍋的這件事,就已經讓國共高興到坐不住了。

▲雖然選前黃綠殺到刀刀見骨,但是最後一刻黃國昌仍公開表態支持蔡英文。(圖/記者周宸亘攝)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必須要去引導時力」。我猜想很多時力支持者一定會很不服氣,說時力又不是小綠,憑什麼民進黨能引導我們?

我既不是民進黨也不是時力黨員,只是站在旁邊看熱鬧的鄉民,但是我還是有幾點忠告。

我對民進黨的建議是,選舉的恩怨,先緩一緩,不要太急著對時力喊打喊殺。既然台灣是一個民主體制,在野黨的存在就有必要性。姑且不說「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這種形而上的問題,這社會上總有些不滿的人,需要在野黨來吸納。就連新加坡那種開明威權體制,人民行動黨也需要一些在野黨來當擺設,更何況幾乎是亞洲最自由的台灣呢?

民進黨必須正視在野黨的存在,給在野黨成長茁壯的空間,甚至是引導他們走向壯闊台灣的正途。留點空間、留點資源給一個仍堪造就的時力,總比讓全面赤化的國民黨,和曖昧不明的民眾黨坐大,要來得好一些吧?往不好聽的講,太不給人留空間,那時力變成中共滲透的對象、儼然內戰期間的「民盟」的角色,對台灣又有什麼好處?

而我對時力的建議是,當台灣政治的防腐劑,是很崇高的理想。但是理想之餘,要有一點現實感、有一點大局觀。我完全可以理解,小黨的生存不容易,總是得做些出格的事情,來爭取鎂光燈、爭取人氣。但是「看人挑擔不吃力」,體制外的人,總得要想想體制內的人的不容易。不要陷入一種「解決不了問題,就來解決試著解決問題的人」的迷思。

在衝聲量的同時,時力自己也要想想,誰是其中最大的獲益者?尤其在台灣這種被中共滲透甚深的媒體生態下(無論是傳統主流媒體,還是社群網絡),時力要慎防自己成為「被挑選的反對者」。明明時力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不是衝著民進黨來,經過統媒的一番詮釋扭曲以後,就變成時力在幫國共輸送砲彈。

熱門推薦》

►【選後分析】政策革新不必低格「九二共識」

►【選後分析】反中意識新高 中台關係新定位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原標題:關於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一些感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