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為什麼防疫措施會有加碼效應?

▲桃園機場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全面提升防疫措施,在第二航廈進行消毒。(圖/記者沈繼昌翻攝)

▲雲論作者張競(圖/張競提供)●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從去年12月初中國大陸武漢地區爆發疫病,疫情發展至今,全球各國紛紛針對其與疫區往來狀況,以及其對於疫病未來發展趨勢研判,在考量本身通關檢疫與國內醫療作業能量,提出不同模式之旅行禁令管控措施。

迄至目前為止,依據北京方面統計數字顯示,已有六十餘國發布各種旅行禁令,並且針對入境人士採用各類不同防疫措施。其中有包括陸地與大陸接壤者關閉邊境交通口岸,停發大陸人士入境簽證或落地簽證,暫停對中國大陸公民免簽入境或過境待遇,暫停中國大陸旅客過境轉機或搭船,禁止本國民眾前往疫區,禁止所有曾前往疫區各國人士入境,對所有自疫區入境人員不論其身份實施強制隔離,禁止所有來自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與臺灣班機入境,停飛本國至疫區國航空班機,以及以官方立場發布旅遊警示通告等措施與禁令。

整體說來,目前各國陸續所發佈之旅行禁令與應對防疫措施,確實有觀察家認為,整體發展趨勢隱然有愈來愈嚴,禁制範圍與嚴格程度亦有逐漸加碼現象,為何會產生如此勢頭,其實值得吾人深入思考與觀察。

▲航警局與海關在機場查驗口罩超帶情形。(圖/記者沈繼昌翻攝)

首先是要指出,對各國來說,此等防疫措施與旅行禁令,其實就好像面對巨浪來襲,各方都在築堤對抗,但當看到他國所築堤岸高度超過本身時,就會擔心浪湧可能溢過築堤高度不夠之處,所以才會加碼跟進,搞到各種措施愈來愈嚴。

其實就理性來說,築堤高度應當是要看來襲之浪湧規模而定,同樣防疫措施與旅行禁令,亦應當是要與疫情匹配。但是到目前為止,武漢疫情發展勢頭仍然無法掌握,究竟疫病高峰期會在何時出現,無人能夠提出精準預測。再加上治療與防疫措施效果亦無法確定,所以各國政府紛紛以最壞打算來面對疫情,以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心態防疫,確實是不能怪罪其反應過度舉措過當。

再者是有些大陸人士覺得針對其身份發佈旅行禁令,而不論其是否去過疫區,或是其生理狀況是否顯現出感染疫病,因此深感不平,亦認為如此作法實在是隱含著歧視意味。

但就此而言,吾人必須考量在檢疫通關過程中,各個當事國本身作業能量高低,假若真是驗證作業人力與醫療檢疫技術不足時,依據防疫是寧可錯殺一百,不能放過一個原則,就算是先全面暫停入境與過境,其實亦是講得過去。

特別是當此種禁令不是專門針對疫區國籍人士,而是普遍適用於旅遊途經疫區所有旅客時,只要是公平一體適用,就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反對與抱怨。特別是在禁止疫區國籍人士入境與過境時,同時亦能對等要求其本國民眾不得前往疫區國,那就更沒有任何話說;只要是能夠對等處理,絕對是扯不上任何歧視性作法。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美國宣布「公衛緊急措施」:過去14天曾去中國的外國公民,禁止入境!圖中為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艾薩(Alex Azar)。(圖/路透社)

不過,在前述旅遊禁令之外,各國亦要考慮將其本國籍民眾自疫區接返國內,當然其適用範圍就依各國能力而定,究竟是僅適用於具有其國籍之公民,還是要進一步涵蓋具有永久居留權之其他國籍公民、未具備該國國籍之受撫養家屬、法定監護人或配偶,其實都要看疫區國與當事國間之互動關係,以及當事國本身預備為此種撤離疫區行動,付出多高隔離檢疫與可能之醫療代價。

每當人類社會面對疫病爆發時,如何應對處置,永遠必須糾纏在感性與理性,以及人性與科學間之矛盾衝突;所有這些旅行禁令,總是有可能是帶有歧視作法,但其源頭未見是針對疫區國而來,有時確實是當事國本身防疫與醫療能力有限,因此不得不採取最保守作法所致。

因此在疫病當前,本身尚未完全處理妥當,穩定疫情發展前景前,與其在情緒上去抗拒這些旅行禁令,毋寧認真處理疫病。畢竟止謗莫若自修,將疫病清除乾淨,讓對方不必擔心受怕,才是解除旅行禁令之正道!

►【給總統建言】林忠正/防疫之外要準備對中國避險

►【安置曝光】請柯文哲不要賺政治國難財

►看更多【張競】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