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 最難爬的梯叫階級

● 太夢/藝術評論文字工作者(幽靈系) ,經營「吟遊魔法詩 ⋈ 太夢」臉書專頁。

《寄生上流》至今好評不斷,已獲得第77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是韓國電影的第一次(並入圍最佳導演與最佳劇本),更獲得了本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最佳藝術指導、最佳影片剪輯等多項提名!

 

 《寄生上流》是一部將「不好玩」的社會議題,以商業片形式完美展現的作品,也可以反過來作為一部相當精彩不沉悶的藝術電影,將兩種看似極端的類型成功結合,既受到非主流藝術片愛好者的盛讚,也吸引了娛樂商業電影的票房,可說是相當genius,就像韓國電影界的《防彈少年團》一樣,來去自如,沒有框架。

尤其本片的「視覺語言」特別精湛!幾乎整部電影每一個畫面、每一個場景,都有它精心設計的用意巧思、隱喻象徵,影像感受能力比較高的人,可能在電影院裡看第一次就能接收到八成。其他沒有特別感受到的朋友也不用氣餒,因為也真的很多畫面就只是兩、三秒過去,如果當下沒有全神貫注,就會錯失掉那些細節,所以才有這篇文章!

這部片我大概已經看了五次以上(而且還是用各種不同速度的),等DVD一到,立刻用力截圖,如果你還沒看過《寄生上流》,我真心建議一定要先看過電影再來閱讀這篇文章!(因為對沒有看過電影的人來說這篇就是200%劇透!)

(編按:受限圖片版權,本文所插入的圖片與原文不同,如讀者欲瀏覽太夢整理的劇照,請參原文。)

▲地下房屋的格局、採光、管線等有諸多限制,房價相對低廉。(圖/CATCHPLAY提供)

上下流家庭窗戶對比

電影的第一個畫面,就是這間半地下屋的窗子;由於韓國的地形關係,他們有很多這樣的半地下居住形式,又因為半地下房屋的格局、採光、管線等等有諸多限制,所以房價相對低廉,故居住在這種半地下屋的小家庭其實也不少(就類似考試院、屋塔房的選擇)。

 「窗子」在這部電影中有非常重要的用意,在這裡和之後的上流一家,都各有一扇窗(而上流一家有多扇)。

這兩扇窗都刻意設計成像電影畫面2.39:1的比例,正如半地下屋「望」著窗外混亂的街景,上流一家「欣賞」著美麗庭院的陽光灑落,我們觀眾則是直接「窺探」著兩家截然不同的生活型態。

首先,這扇窗戶出現的方式,是鏡頭下移,代表主角一家的生活水準為「水平以下」,以四雙襪子說明家族人口以及他們的「平凡」。(這間房子和街景以及豪宅都是搭出來的!)

▲《寄生上流》劇照,基宇(左一)一家人。(圖/CATCHPLAY提供)

基宇人設分析

第一個登場的人物是基宇,他代表了一個典型的貧富差距下有志難伸的青年,為了在苛刻的環境中生存,而培養出非常靈活的反應能力以及時時想逃出貧民階層的「不甘心」。

此角由崔宇植飾演,為了表現出貧困、不餘裕的模樣,刻意讓他穿著小一號又破舊的衣服,留著一頭很俗氣的髮型(沒錢買衣服和做造型),崔宇植本人是很可愛的。

▲太夢說,崔宇植本人很可愛。(圖/翻攝自iG)

這時鏡頭帶到牆壁上,掛著媽媽年輕時作鏈球選手的獎牌,顯示他們也許並不是一直都這麼落魄,也有可能是家道中落。

要連Wi-Fi這件事,貼近你我一般日常,沒有網路真的活不下去啊!廁所的場景最有趣,馬桶之所以做這麼高,是因為水壓的關係。

▲馬桶做這麼高是為了水壓。(圖/由CATCHPLAY提供)

暗喻每四人有一人 無法達到「社會期待」

在第一幕中,全家人靠著折pizza紙盒的家庭代工,賺取非常微薄的收入。途中看到有人在噴消毒噴霧,爸爸(宋康昊)還吩咐兒子快打開窗戶「順便」免費消毒殺蟲,透露一家人「物盡其用」的特性與全家人感情很好,互相支持的關係,以及爸爸媽媽在煙霧中,也不吭一聲地機械式摺紙盒,彷彿已經作著這樣的工作很久了才這麼熟練,但仍然被Pizza店的店長挑出「不符合水準」的紙盒。

 這時候店長有一句對白說:「每四個裡面就有一個不合格!」這句話其實也暗喻了,社會中可能每四個人就有一個人「無法達到社會期待」,或你我身邊每四個人之中,就有一個人是出身底層階級的事實

當店長說要扣工資時,基宇和基婷立刻湊上前商量一番,反而還說服了店長讓基婷去打工,顯示這全家人,特別是基宇「超級會講話」這件事。

基宇對敏赫具競爭意識

當天晚上,基宇的朋友敏赫(朴敘俊)意外來訪,還在街上堂堂地喝斥了基宇不敢去阻止的尿尿醉漢,讓全家人看了都有一種憧憬和崇拜感,也悄悄激起深埋在基宇內心的「競爭意識」。

▲《寄生上流》朴敘俊飾演敏赫(左)、崔宇植飾演基宇(右)。(圖/《寄生上流》劇照、翻攝自朴敘俊IG)

敏赫帶來了一塊山水石作禮物,這塊山水石就是《寄生上流》的麥高芬!它象徵著非常多的意義:

一般來說,不太會有人拿這種山水石作登門拜訪的伴手禮,除非你是有在蒐集這類玩賞礦物的好野人(或藝術家),不然這塊石頭對你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所以對於敏赫而言,帶這塊石頭來其實只是個名目,就是為了接續他要告訴基宇的事情。

但是對基宇來說,這個「禮物」其實很莫名其妙,既沒有任何用處,還微微透著一絲諷刺,我們又不是有錢人,你為什麼要送我一顆有錢人才會收集的石頭?難道是在暗諷我們連一顆這樣「高貴的石頭」都買不起,所以你才要施捨給我嗎?

▲《寄生上流》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但是在家人面前,基宇還是若有其事地(不懂裝懂地)表示:「哇,這真是一個好東西啊!」,其實他可能根本也不知道這石頭是什麼東西來著。

接下來,這一幕非常厲害,敏赫其實是來告訴基宇,希望他能接替自己的家教工作,還跟基宇說自己有和這個高中生交往的打算。

用另外一種角度去理解的話,敏赫來找基宇其實並不是因為欣賞基宇的能力,而是他有一種自信,認為「她才不會喜歡上你這樣的人吧?!」

換句話說,基宇的身分讓敏赫覺得「最沒有威脅」,所以才來拜訪基宇。話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聰明的基宇早就讀懂了這弦外之音,與其薪水很高這件事。

倒不如是敏赫這番自己沒有察覺的輕視,挑起了基宇濃濃的「不甘」(不願輸給你這個隨便就可以出國留學的人),就在這時,身後一台公車呼嘯而過,整部電影在這裡才開始下音樂!整個事件就這樣開始了,是一個極有張力的「起」!

上流家庭畫面 用「線」區別主僕關係

當天,基宇穿上比較正式的西裝外套,拿著基婷妙手PS出來的學歷證明,出門前還對爸爸說「我不是偽造文書哦!我以後真的會去讀這所大學的。」,爸爸回答他:「哇,你都計畫好啦!」這句台詞會和後面劇情有強烈呼應。

 ▲《寄生上流》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電影從這邊開始出現了完全不一樣的色調,對比半地下屋的昏暗以及髒亂的巷弄,這裡有綠意盎然與溫暖陽光的寬敞道路。

而且上流家庭的房子在上坡路的上面,這裡帶出自然而然卻極其鮮明的「上」與「下」之分,也是《寄生上流》中最高明的一個手法,接下來很多地方都會運用、繼續強調這樣的上下之分。

▲《寄生上流》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基宇終於進入了上流一家,牆上的全家福照片一秒就說明完一家四口的家庭結構,而這福美美的婚紗照也可以對比半地下屋那張媽媽面目猙獰扔鏈球的照片,幽默地突顯兩家有多麼懸殊。

以下開始,有錢人、不有錢人,或是說「主」與「僕」的關係,有非常細緻的鏡頭語言來表現,就是這條「線」!


▲《寄生上流》劇照。(圖/翻攝自Naver Movie)

上流家朴太太在畫面的右側,坐著,並且有陽光照射在她身上;而管家、基宇都在畫面的左側,站著,基宇還站在影子裡,而中間落地窗的角便成為一條明顯的「線」,區分著這幢豪宅中的上級與下級,身分地位之不同。

基宇和朴太太對話時,中間也有一條由冰箱手把營造出來的「線」,以及登上樓梯時,中間這條柱子也是最明顯的「線」。

而在豪宅中,他們向上走會到達舒適的房間,屬於「主人」的私人空間,而在半地下屋是完全相反的(只有上廁所要往上爬。)

基宇跟上流家庭的互動

接著,基宇的教課過程,其實就是一場充滿氣勢的「話術」唬爛,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真的解過題,卻把朴太太和女兒給唬得一愣一愣,呼應前面敏赫提及「女主人非常單純」的描述,並也強調基宇高度臨機應變的本事與三寸不爛之舌。

不過朴太太也並不是真的那麼「單純」,在給薪水的時候,她還從信封中抽出了兩張五萬元(五萬韓元大概是台幣一千二),並謊稱有調高時薪,其實根本就沒有!

顯示在這個階段,朴太太對基宇還是抱持著一點點懷疑,或是一種「上流社會」對「一般人」的「排外」表現。

接下來朴家小兒子登場玩耍,隨便一個小小玩具,都還是美國買回來的,顯示這一家人真的好有錢,以及朴太太的愛子心切,基宇便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找到了讓妹妹基婷發揮的空間。

這段基宇和朴太太的對話,也是基宇在「樓梯下」,朴太太在「樓梯上」,顯示身分與「關係」差距(連狗狗的位置都比基宇高)。

朴家女兒對基婷產生敵意

過幾天,基宇帶著假裝成藝術大學高材生「潔西卡」的基婷拜訪(還取英文名字,整個就高級了起來)。

這幕朴家女兒躲在牆角偷看的畫面,表示朴家女兒因另一個年輕同性的介入,產生了敵意,一方面也是不高興弟弟成為大人關心的焦點,因為青少年都希望自己被關注。

因此,在上課的時候,朴家女兒開始試探性地問起基婷的事情,讓基宇還以為露出了什麼破綻,氣氛變得相當緊張,沒想到朴家女兒想知道的只是基婷是不是基宇的女朋友,立刻讓基宇掌握住第二個機會,決定好好利用朴家女兒對他的愛幕。

▲上流家庭所有用人事宜,主要由朴太太決定。(圖/由CATCHPLAY提供)

基婷與上流家庭的互動

接下來這幕是「地下室」第一次出現在電影中,

在這裡觀眾第一次看到的地下室,是一個「儲藏室」,就是放著很多雜物、食物和一整櫃自釀酒的,很平凡的儲藏室,也是上流豪宅中的第一次「向下」。

本來朴太太要管家藉著送飲料偷看兒子的授課內容,但是在飲料還沒送進去之前,課程就結束了,而且基婷的話術還更勝過基宇一籌,根本直球擊中朴太太,還讓她震驚到哭出來(強調朴太太真的很單純)。

「藝術治療」聽起來的專業度就更高,而且「治療」兩個字就更加有了「必要性」。

這裡很有意思的是,其實整部電影都沒有完整交代,基婷是怎麼讓原本調皮搗蛋的朴弟弟變得那麼「乖巧聽話」。但是,每一次朴弟弟上課的畫面,不是坐在基婷大腿上,就是被基婷抱著,這個設計有可能表示小弟弟「單純缺愛」,但也有可能是某種「交換」,當然後者想起來就會比較毛骨悚然。

之後基婷只用一條內褲,成功讓司機之位出現空缺。朴社長在車內發現內褲這一段,帶出家裡所有用人事宜,主要是由朴太太決定的。還有,光一條內褲就可以看出有錢人奇異的腦補(對一般階級生活的不了解)。

而基婷和朴太太對話這一段,兩個人說話的過程是站在同一水平線上,並且全程「平視」,顯示朴太太已對基婷敞開心房,基婷是最先順利取得信任的家族成員。

▲基宇一家人用計讓管家被解雇。(圖/CATCHPLAY提供)

基宇一家用計讓管家被解雇

接著,點出了「管家」這個角色,雖然一開始看起來是等級比較高的家政婦,但其實也是個普通人,會忙裡偷閒,而且對這棟建築這個家的「結構」瞭若指掌,此處透露的細節其實就很重要了。

接著,基宇一家人又用計讓管家被解雇,而管家被fire的過程是很厲害的蒙太奇,全部只用了三個鏡頭就說完了。

管家在離開上流一家時,回頭看了一下房子,並停下了腳步。在這裡,觀眾可能以為她只是不捨,或是傷心沒了工作,但其實這個「回頭」一看的動作,還有更深層的意思,因為她還有「留在那裡沒帶走的東西」,隨著劇情很快就會揭曉。

基宇一家成功當上了上流家庭的家教、藝術治療師與私人司機。接下來就是宋康昊的任務,著手佈線讓老婆作為新管家進駐。

▲基宇一家人最後成功混入上流家庭。(圖/CatchPlay提供)

在車裡閒聊時,朴社長說他最討厭「越界」的人,此處暗示朴社長心中認為:就算你是我的司機,就算我們現在相談甚歡,但身分始終是不一樣的,社會階級不是你那麼容易想跨就能夠跨過來的。一是隱晦地表現朴社長的高傲,二是在對話中給宋康昊一種警告。

因為宋康昊總是不小心就說了刺探他人隱私的話,於是他只好再一次表現忠誠,遞出管家派遣公司的假名片,並努立奉承朴社長(慌張時還不小心罵了髒話)。

下流家庭的「味道」

終於,媽媽也成功混進來了,基宇一家人在這間豪宅中自在地享受昂貴的水蜜桃(甜美果實)。

直到朴小弟童言童語,說宋康昊和新管家身上都有相同的「味道」!

「味道」也是《寄生上流》的關鍵之一,究竟基宇一家身上是有什麼味道?是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的味道?(洗衣粉、沐浴用品)。

基婷說是房子的味道(可能是一種濕濕的霉味),如果要消除這種味道,就必須搬出半地下屋才行,這也就象徵了「底層」,也就是「窮人の味」,除非「離開這個階級」否則永遠無法擺脫這種「味道」,無法告別社會看待低端人口的眼光與各種不公平的對待。

▲太夢認為,「味道」也是《寄生上流》的關鍵之一。(圖/CATCHPLAY提供)

這時,那個尿尿醉漢又來了,但此刻基宇和爸爸已經有了一點以前所沒有的自信(賺了一點小錢了),兩個人有勇氣拿水桶去正面迎擊。

基宇一家在上流家庭的客廳談話

果然有了一點錢,心態都不一樣了,也開始享受這種抬頭挺胸的感覺,稍微可以放鬆一些,故事便來到了「承」。

接著,朴社長一家慶祝兒子生日要外出露營,朴太太出門前還交代哪一隻狗要吃哪一種配方的飼料,有錢人家的小狗連食物都很講究。

當朴社長一家遠行,基宇一家好像瞬間成為了這間豪宅的主人,這時候基宇躺在陽光下,即使一線之隔他也不想再回到影子裡,他已經在陰暗的地方生活夠久了,不想回到貧民階級。

打開冰箱有吃不完的食物,還有喝不完的酒,一邊喝香檳一邊泡澡,還可以躺在寬敞的草皮上丟鏈球來著,這都是在半地下屋不可能體會到的幸福。

當基宇一家享受著這種天倫之樂,畫面的天空卻是一種詭異而不安的色調,象徵風雨欲來,暗示奇怪的事情即將要發生了。

基宇一家人在豪宅客廳的對話中有許多訊息,基宇依然想要透過「正當的管道」去到上流社會,而他現階段所想到的方式就是和多慧(朴家女兒)交往以後結婚再住進來,整個想得有夠遠,家人都覺得有點好笑。

聊天提到「善良」這個話題,媽媽說有錢人是「因為有錢所以善良」,如果她們這麼有錢,她也會很善良。而宋康昊忍不住想起前一位司機,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顯示基宇爸爸其實是一個內心有良知,真的很善良的人,而基婷則是非常「實際」的人。

但是,基宇最後的結論還是很想住進來這間大房子,爸爸叫他在腦裡想想就好,人生要「享受當下」,也是暗指這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叫兒子不要投入那麼多期望,然而就在這個「當下」,計畫外的事情發生了,第一個大「轉」來了!

劇情轉折:真正的寄生家庭出現

前管家忽然狼狽出現,就在這裡,全片長132分鐘,就在這裡!

一個小時又六分鐘,真的是整部電影正中間的時候,地下室的地下室出現了!這個正中間的細節真的超酷!這件事你不看DVD是很難發現的。

如果基宇一家人的心情幸福指數在此之前都是直線往上升,那麼到了這個正中間便開始往下掉了。

櫃子後面居然還有一個門,當基宇一家以為自己成功「寄生」進朴社長家的時候,真正存在已久的「寄生蟲」這才現身!簡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蹭飯的最高級,就是直接住在人家地下室的地下室裡。

進入地窖的時候,鏡頭還用了個小小的一鏡到底,一路跟著基宇媽媽往下走又往下走,表示滲透上流一家生活的「深度」。

前管家的丈夫顯然是一個長年穴居的狀態,還說是投資台灣古早味蛋糕生意失敗,淪落到這種地步好好笑(韓國幾年前曾發生過不肖商人用台灣古早味蛋糕詐騙投資的事件)。

前管家還說,放心,已經把CCTV都剪了,所以不會有人看到的!(交代之後基宇爸爸不知去向的原因)求基宇媽媽不要告訴任何人。

但是這時候,基宇基婷和爸爸從樓梯上跌下來,不小心喊了一聲「爸爸」!全家人身分曝光,成了第二次反轉,也同時是基宇一家與寄生蟲家「地位」反轉,原本像落水小狗的前管家立刻判若兩人,還訴說起她們在這棟屋子裡過得有多麼愜意。

上下流家庭的互動

在自己家還要拼命找網路訊號,但是有錢人家連地下室的收訊都好得很,交響樂聲一落剛好接第三次反轉,主人回家!

這邊帶出了電燈閃爍和摩斯密碼的連結,以及朴太太說出朴小弟小時候曾經在廚房看到鬼的回憶(其實就是住在地窖的男子);蛋糕的轉場很有趣。

當基宇、基婷和爸爸倉皇躲入客廳大茶几下,真的就像是一間大宅中的「蟑螂們」一開燈就躲進暗處的場景。

這時候朴社長又講到味道問題,他說金司機身上有一種味道,就像是「地下鐵裡面的人的味道」,地下鐵也是「地平面下」的,又再突顯上流人士的「優越」,表示「我們不是一般人」。

此時鏡頭平移向下,對比沙發上很有閒情逸致的社長夫婦,與桌下動彈不得的基宇一家,呈現了極端的上下關係

社長夫婦在沙發上摸來摸去的情趣,其實巧妙突顯電影中出現的這三個家庭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性」,似乎只有對這件事的「慾望」是沒有階級之分的。

好不容易社長夫婦在沙發上昏睡去,基宇基婷和爸爸三人奪門而出,雷雨中逃跑這一整段是《寄生上流》最高竿之處,情緒堆疊的爆發,他們在滂沱大雨中一路驚惶失措地逃回家的過程,畫面、鏡頭全部都是向下的!

而且是極致的向下,這部電影到這裡才把基宇住的半地下屋和那棟豪宅之間的「距離」感給強烈地說明出來。奉俊昊相當擅長利用鏡頭語言來表現「階級隔閡」,在2013年的《末日列車》中,其實就已經把階級差異用「水平」的方式描繪出來(頭等艙、窮人艙,而且也是有錢人在右側,窮人在左側),而《寄生上流》就是最直白的「上」「下」。

▲《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抱走奧斯卡最佳影片,奉導演用鏡頭語言來表現「階級隔閡」。(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半地下屋淹水場景分析

可以看到這一段,每一個樓梯都是又高又長,更利用水勢表達了「坡」有多陡(水往低處流),代表他們為了要擠進那上流世界享受一點短暫的明亮,每天都是花了多少功夫,爬了多久才好不容易爬上去的,但是現在又回到這個又陰暗又「底部」的地方了。

基宇一度站在台階上,停下了腳步,看著他腳上那雙應該是新買的鞋子,被下個不停的髒髒的雨水,毫不留情地冲得全溼了。

更沒有想到,整個半地下屋都淹水了(爸爸還先救了媽媽的獎牌)。基婷只能無奈地在坐在馬桶上抽菸,以擋住不斷從馬桶湧出來的穢物。而基宇什麼東西不拿,卻撿起了一切開端的這顆「石頭」,站在水中一語不發。

此刻電燈忽明忽滅正象徵著基宇的理智掙扎,而牆壁剛好把畫面切成兩半,代表在如此失控的狀況下,基宇的心智已經產生了混亂且無法把持,但爸爸此刻還是清醒的。

接著,有一個燈的明暗轉場,畫面來到擠滿難民的體育館,兒子問:爸爸現在該怎麼辦呢?

爸爸告訴兒子他沒有任何計畫,也沒有在考慮任何計畫:因為「沒有計畫,就『不會失敗』,不會出錯。」間接提點兒子,事情到此為止,先不要再想那麼多了。

但是基宇抱著那顆石頭,他說這顆石頭「一直纏著我。」這石頭,在這裡象徵的就是他所「擺脫不掉的階級」,自以為天衣無縫的劇本,卻被真前輩寄生蟲來攪局,同時也代表基宇心中悄然升起的「念」,一個更沒有退路的「計畫」。

雨過天晴後的上下流家庭對比

第二天早晨的一整段,完全是幽默又機歪的超強烈對比。當難民們在舊衣中「搶」衣服穿,有錢人則是悠閒地在穿衣間裡慢慢「挑」,坐在梳妝台前刷睫毛膏。

一邊是徹夜間失去家園無家可歸,一邊則是陽光普照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還可以心血來潮就決定要辦庭園party,隨便打幾個電話就邀來一堆人。

這一整段似乎將原本觀眾對朴太太還留有的好感給徹底毀滅,讓她從一個很單純的人,變成就只是一個真的很白目的有錢太太,還要求椅子要擺成什麼陣,一大清早把司機叫來提東西(還要偷嫌人家臭),絲毫沒有在顧慮他人感受。

基宇望著這些有錢人,說他們明明都是「臨時被邀請來的」,但是都好「體面」,這句話也是在說,我們為了看起來沒有破綻、為了進來這間屋子生根,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排練,但是有錢人說來就來都這麼自然。

「我適合這裡嗎?」其實這也是他決定去「了結一切」之前,最後反問自己的話:「這樣值得嗎?」

基宇媽媽和基婷還準備了很大一盤漢堡排,要拿去給前管家一家吃,其實她們是善良的。

在這個故事裡面,其實也沒有誰是真正很「壞心」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因「階級」而起,每個角色的出發點和行為都是因為所處的位置,都是為了個人最大利益的考慮。

也就是如同這一盤肉排,即是「生存」,無關乎絕對的是非善惡,只是人的本性啊!

▲下流家庭為了看起來沒有破綻,要花了很久的時間排練,才能到上流家庭。(圖/CATCHPLAY提供)

寄生男攻擊基宇一家

接著,基宇本來帶著石頭要去「處理」寄生男,卻「笨拙」地中了寄生男的陷阱(因為即便他擅長唬爛擅長演戲,但他並不擅長犯罪「殺人」),還被當場砸頭。(還砸了兩遍)

基宇倒地,血流如注的畫面,刻意設計得很美,鮮血與梅酒融為一體,以及那顆離不開它的石頭。

當失去理智的寄生男在外面殺人,一陣慌亂下朴社長這個捏鼻子的動作,觸動了宋康昊長期以來壓抑在內心的不爽,那個提醒著他來自下等階級的「味道」,用最諷刺的方式告訴他,人命是有分貴賤的。

原本還算溫吞善良的爸爸,再也按耐不住抓起了刀向傲慢的朴社長刺去,當他回神過來,能作的一件事,只有再一次地「往下逃跑」!

而基婷是很「實際」的,她知道自己傷勢太重,還苦笑著說,不用按著傷口了,按著反而更痛。

之後,腦部受傷後遺症,變得只會傻笑的基宇,看著死去妹妹的塔位的這個畫面,真是既諷刺又無比辛酸(連靈骨塔都是最便宜的那種)。

基宇不斷尋找的爸爸的下落,直到發現那盞一閃一閃的燈,想起在地窖看過的摩斯密碼,這裡已經是第六,還是第七個反轉了。

原來那一路向下逃,逃到沒有人看見究竟去了哪裡的爸爸(CCTV被前管家剪掉),最後又躲進了這間豪宅,躲進了最地下的空間,這個見不得天日的地下密室,反而成為了最「安全」的藏身之所。因為爸爸在一瞬間知道了「自己應該在什麼位置」,他從底處而來,他應該回去地下。

而且這裡說到,黑心不動產商還騙外國人,所以新的屋主是外國人,酒櫃也就從亞洲瓷器收藏變成了高腳杯和紅酒。

▲基宇的爸爸最後遁入豪宅的地下室生活。(圖/CATCHPLAY提供)

石頭的隱喻

基宇看到爸爸的訊息後,認真作了決定,他又再訂下了一個「計劃」,把那顆石頭放回了水裡,而其實水裡其他的石頭,和這顆石頭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暗示搞不好一開始這顆石頭就只是一顆「普通石頭」,沒有什麼特別的價值和意義,以及當一個人類單純站在群體之中,其實也是看不出什麼差別的。

如果不是特殊意圖,當一個人說自己是來自哪裡的時候,很少人會特別去質疑背景的真實性。也就是說,你出身哪裡,其實並不是那樣的絕對與重要。

一切的發展,都是「人心」所至,石頭可以代表「階級」,背負社會期待的「重量」,也可以代表基宇對上層社會的「妄想」、「物質生活的貪婪」、「不切實際的期望」,許多模糊的、道德衝突的「念」,但是這些東西終究能夠「放下」。

總是一心想脫出框框的人,try too hard又回到了那個框框,那麼這顆石頭,也許就是上對下的一種輕視,看起來像是個「禮物」,實際上成為了他自己戴上的隱形項圈,禁錮基宇的最大「枷鎖」。

結局頭尾呼應

而結局也是一絕,哀傷卻也不算很絕望的懸念,而且最後一幕又回到半地下屋的窗子,與第一幕完全首尾呼應

和那時不同的只是窗外下著雪,很冷很冷,畫面再下移基宇直直看向鏡頭的表情,好像在想著,要過幾個冬天,才有可能和爸爸再見呢?那時候,爸爸還在那裡等著我嗎?

這個答案沒有人知道,究竟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從「零」的狀態去到上流世界,突破這個巨大的M型社會?誰知道呢?

《寄生上流》就是這樣一部,集幽默、懸疑、驚悚、劇情、藝術為一體的精彩傑作。

我並不覺得它很「誇張」,因為無論是低端人口的生活樣貌,還是上流名門的午後時光,那都是確實存在這個世界的一種風景(而且韓國貧富差距也很大),只是可能我們剛好處於中間的位置,所以你看不到這種極端的面相,而並不是電影的「誇大不實」或戲劇效果,那麼人們應該對自己當下或是人生的「位置」有更深刻的想法或反思才是。

熱門點閱》

►【看劇人生】想了解108課綱?先來看韓劇《BlackDog》

►【看劇人生】《唐人街探案》半數主角來自台灣 懸疑喜劇網影聯動

►【看劇人生】2020最受好評!《慶餘年》陪您歡喜迎新年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T A M O N/太夢」Medium部落格。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