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包》苦苓/一次看懂冠狀病毒為何這麼難搞?

 ●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雖然每天被疫情報導不斷轟炸,我們對這個神秘的病毒了解依然十分有限。

Q1:冠狀病毒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有很多種嗎?

A:很多動物的身上都帶有冠狀病毒,種類有很多(族繁不及備載),但是其中會感染人類的,就有七種。只要惹到他們,事情就大條了。

Q2 :冠狀病毒很厲害嗎?為什麼以前很少聽說?

A:以前的冠狀病毒只會造成傷風、感冒或拉肚子,很少人鳥他。一直到2003年SARS爆發,大家才發現「哇靠!他是會殺人的!」

Q3:SARS、MERS、COVID-19(也就是新冠病毒,以下簡稱C19)是同一種病毒嗎?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A:冠狀病毒是RNA病毒,他的基因和人的DNA不一樣,很容易變來變去,所以這三種都是他的變種,算是兄弟姐妹:有點相像,但不完全一樣。

Q4:冠狀病毒和蝙蝠到底有什麼關係?是因為有人吃蝙蝠才開始被感染的嗎?

A:至少這三個傢伙,是從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演化出來的沒錯,但可能是從蝙蝠身上傳給果子狸(或穿山甲),再傳到人身上。

總之,如果沒有野味市場,一開始人就不會被感染到,都是那些「愛呷鬼」(台語)害的!

 

 ▲新冠病毒從蝙蝠身上演化而來。(圖/記者崔至雲攝)

Q5:SARS和C19到底誰比較厲害?

A:SARS一個人平均可以傳給1至2人,C19可以傳給2至3人;SARS要發燒才會傳人,C19沒有症狀也能傳染。

雖然C19造成的死亡率,目前還沒有SARS高,但是你比較害怕哪一個呢?

Q6:當年SARS四個月就消失了,C19也鬧了將近四個月,應該也快掛了吧?

A:不見得!如果沒辦法讓他傳的人數變低(例如:平均一個人傳不到一個人,那就會越來越少人感染),否則他可能像禽流感,每年冬天候鳥飛來,就把流感病毒帶來了——也就是一直都會來的意思。

Q7:科學那麼進步,為什麼C19的疫苗還做不出來,那麼多藥廠是在哈囉嗎?

A:疫苗要試驗很久,SARS疫苗研發到一半,疫情忽然就消失了,藥廠花大錢白忙一場,衰死了!誰知道這次C19會不會又中途落跑?所以大家沒有很積極。

而且就算快馬加鞭,也要至少一年才做得出疫苗,那時候身體差的可能都GG了——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緩不濟急。

▲因病毒株會變異,歐洲發現的新冠病毒株,就和武漢的病毒株不一樣。(圖/路透)

Q8:疫苗真的做得出來嗎?冠狀病毒不是很會變嗎?疫苗會一直有效嗎?

A: 1960年小兒麻痺疫苗就很成功,可是1982年就開始研發的愛滋病疫苗,到現在也還沒做出來。而且沒錯,像現在歐洲發現的C19病毒株,就和武漢的病毒株不太一樣,到時候做出來的疫苗是不是一定有效,誰也不敢說

Q9:不是有一種叫做什麼德什麼西的藥可以治C19,而且我們也已經做出來了?

A:瑞德西韋是實驗藥,本來是要用來對付伊波拉病毒的,沒效。不過因為它是針對RNA病毒研發的,或許可以對付C19,美國曾經有病人吃了好轉,但還是要經過臨床試驗,最快也要半年以上才能問世

Q10:可不可以把C19當成流感,不必特別檢測、也不必過度提防,等到大多數人都得過,不就都有抗體、不會再感染了?

A:是可以,但是第一要死很多人,以3%死亡率計算,台灣要死69萬人(會不會包括你我在內呢?)。

而就算沒事,很多患者的肺會纖維化、終身受苦,你覺得這樣的「投降」值得嗎?大家還是再努力拼一下吧!

(本文資料參考國家地理雜誌三月號)

熱門點閱》

►  超重要!為什麼新冠肺炎治好後又復陽?

►  新冠肺炎病好就沒事?醫:痊癒後 肺部有後遺症

►  一歲童高燒41度五天算正常?英國台媽一家慘當醫療人球

►  英國輕症不治療、不停課 旅英作家:物競天擇的防疫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苦苓專欄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