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澎孝/從桃子園操演悲劇看中共「武統台灣」鬧劇

我們想讓你知道…台灣的海岸線雖長,但是要找一處適合兩棲登陸演訓的場地,非常不容易。換言之,如果在沒有敵方砲火狀況下,連登陸桃子園這樣平緩的海灘都會一再發生傷亡事故,台灣的其他灘頭,那就更不適於進行兩棲登陸作戰了。

▲台灣海峽海象變化大,適合兩棲登陸的場地稀少。(圖/記者呂佳賢攝)

●黃澎孝/資深媒體人、前國民大會代表。曾任「劉少康」寫作組主筆、大陸工作會機要秘書、國民黨中央政策會總幹事、親民黨組織部副主任兼高雄市主委。

海軍陸戰隊99旅日前在左營桃子園海灘進行「聯合登陸作戰」操演時,不幸發生翻艇意外,造成三名官兵嚴重嗆溺,其中上兵蔡博宇已於五日凌晨宣告死亡,上士陳志榮也接著往生,令國人心痛不捨萬分!

台灣海灘多風險兩棲登陸困難多

筆者早年曾在海軍陸戰隊學校受訓,也曾在左營軍區的西碼頭完成兩棲作戰訓練,切身體會到陸戰隊訓練之嚴格,以及武裝泅渡和海上操作橡皮艇的不易。

其實,相對於大海汪洋,任何人造的艦艇,不論噸位大小,都只不過是「一葉扁舟」而已,更遑論是一只橡皮艇。尤其,海象之變化莫測,絕不能肆意歸咎於任何渺小的人類「能注意而未注意」的掌控範圍。

九九旅本次操演的「桃子園海灘」,位處左營軍港南端,是一處相對平緩的海灘,港區內的海浪也是相對穩定的。因此,長期以來,這處海域都是國軍演訓兩棲作戰的主要場域。

但是,兩棲突擊用的橡皮艇,是一種極不穩定的載具,稍有側風側浪,都有翻覆的可能,因此,在我們操舟訓練課程中,花了很多時間在訓練如何避免翻覆,以及如何將翻覆的皮艇重新翻回。

然而,在演訓中,背負三四十公斤武裝的乘員,匍伏在舟上高速前進時,一旦發生翻覆意外,人員傷亡的危險在所難免。這也凸顯出,兩棲登陸作戰的困難與艱險!

事實上,兩棲作戰操演意外傷亡的悲劇,就曾在桃子園海灘上一再上演。其中造成較多人員傷亡的有1980年12月舉行的「聯興22號演習」,一輛叁演的陸戰隊LVTP5,俗稱「水鴨子」的兩棲登陸艇翻覆,造成了22人喪生。

最慘的一次是1961年6月24日舉行的「成功一號演習」,在蔣介石總統偕同美軍顧問親臨校閱下,因當天風浪超過預期,導致5艘登陸艇失事沉沒,共61人因公殉職的重大傷亡事故。「成功一號演習」的失敗,以及後來烏坵海戰的失利,咸認是蔣介石意圖反攻大陸的「國光計畫」失敗的原因之一。

桃子園海灘既然一再傳出操演憾事,為什麼國軍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這處灘頭作為兩棲作戰演訓的場域呢?

答案竟是:台灣的海岸線雖長,但是,要找一處比桃子園更適合兩棲登陸演訓的場地,還真是不容易!換言之,如果在沒有敵方砲火狀況下,連登陸桃子園這樣平緩的海灘都會一再發生傷亡事故,台灣的其他灘頭,那就更不適於進行兩棲登陸作戰了。這也就是二戰美軍捨台灣而攻沖繩的原因之一吧!

▲即便佔有海空優勢,美軍在登陸諾曼第時仍面臨大量人員傷亡。(圖/翻攝美國國會圖書館)

兩棲作戰艱難納粹勒馬英倫海峽

事實上,兩棲登陸作戰實為人類各種作戰模式中,難度最大的一種作戰模式。它要面對的首要敵人未必是敵軍,而是海洋與大氣。

即便人類科學昌明至今,我們對海洋與大氣的認知仍然相當有限,這就成為兩棲登陸作戰中最難以掌握的變數。

有過外島駐防經驗的人都知道,在沒有港灣停泊的外島,運補搶灘是多麼的勞神費力又危險!更遑論要在敵軍砲火攻擊下,進行搶灘登陸了!這就是為什麼登陸作戰都要付出遠大於一般作戰傷亡代價的原因所在。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1915年協約國在土耳其達達尼爾海峽的加里波利半島的登陸戰(Battle of Gallipoli),面對相對劣勢的土耳其守軍,竟讓協約國付出了16萬人傷亡的慘重失敗代價。

其後,在二戰的歐洲戰史中,最為世人所熟知的諾曼第登陸戰,盟軍為了橫渡最窄處僅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峽,以美國為首的盟軍總共出動了39個師的兵力。還派出11590架各式飛機,並飛行了14674架次。動員了6939艘各種海軍艦艇,包括1213艘戰艦、4126艘登陸艦、736艘輔助艦和864艘商船,D日直接參與作戰的總人員高達19萬5700名。

在這場代號為「大君主作戰」的登陸戰,即便在先前已針對登陸地點,進行了極為詳盡的低空攝影,先後蒐集了一千七百萬條情報,盟軍並在D日的前五個星期中,以強大的優勢空中武力,共出動了53800架次對敵人的海上防禦工事和通訊目標共投彈30700噸,進行了地毯式的猛烈轟炸。登陸的D日當天,還是造成了盟軍4414人的死亡。

至於整個諾曼第登陸戰戰役(1944年6月6日至25日),雙方的傷亡人數,約為42萬5千人。

在現代各國軍官的指參教育中,與諾曼第登陸的「大君主作戰計畫」同樣受到重視的是納粹德國未能實現的「海獅作戰計畫」。

納粹德軍自1939年對波蘭發動閃電戰成功後,一直戰無不勝,法國、丹麥、挪威、荷蘭、比利時等國家都先後遭納粹德軍佔領,唯有英軍自鄧克爾克大撤退回英倫後,勉強保存了一點對抗德軍的有生戰力。

為了徹底瓦解英軍的抵抗,「海獅計劃」就是納綷德軍準備要跨越英吉利海峽,入侵英國的計劃。

為了順利推動「海獅計劃」,德國不但在海上對英國進行無限制潛艇戰(Unrestricted submarine warfare),並對英國發動了「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在這場又名「英倫空戰」的戰役中,雙方進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規模最大的空戰。

經過十個月的激烈空戰,德國空軍有2,698名飛行員陣亡,967人被俘638人失蹤。其中高達1,887架戰機的損失(多數為轟炸機)終使德國空軍無法掌握英國南方海峽沿岸的制空權。

以當時納粹德國即便擁有世界第一流的強大陸軍,面對寬僅三十幾公里的英吉利海峽,在沒有海空軍的優勢兵力掩護下,最終希特勒還是向兩棲作戰的艱險低頭,勒馬英倫,放棄了進攻英國的「海獅作戰計畫」。

▲太平洋戰爭中,美軍捨台灣攻防守更薄弱的沖繩,依舊付出重大代價。(圖/翻攝美國國會圖書館)

海空優勢難保美軍進攻琉球傷亡

二戰美軍雖然有諾曼第登陸的成功經驗,但是,在太平洋戰爭中,反攻日本的「跳島戰爭」中,仍然步步為營的慎選登陸作戰的場域。

我們從近年來陸續解密的美國檔案中,可以發現,二戰期間,美軍在1944年3月就制定了代號為「堤路」(Causeway)的攻台作戰計劃。並對攻取台灣後的民事管理曾作出了大量的準備工作。

二戰後駐台的美國副領事葛超智George Kerr,就曾在哥倫比亞大學主持一項對台灣的研究工作,並編出了一本鉅細靡遺的「台灣民事工作手冊」。

最終美軍放棄進攻台灣,改攻沖繩的原因雖然人言言殊,莫衷一是。但是沖繩島的面積僅有1220 平方公里,台灣則是它的29.5倍。守軍數目也沒有台灣多。

即便如此,美軍的「沖繩戰役」仍然出動了海軍 1,300艘軍艦,空軍 15,000架軍機,總兵力高達54.3萬人。

那麼,最終沖繩戰役 美軍 的傷亡有多少呢?答案是相當驚人的:

● 22,513人陣亡或失蹤
● 72,012人受傷
● 372輛戰車報廢
● 763架軍機報廢
● 260艘軍艦沉沒或報廢
● 368艘軍艦受損

這是在美軍已經取得了絕對的「空優」和「海優」之下,還需要出動 的兵力與蒙受的傷亡損失。那麼假如解放軍如同中共叫囂的要「武統台灣」的話,對於29.5倍大於琉球的台灣,共軍要出動多少兵力?準備蒙受多少損失呢?

▲台灣西海岸沒有灘頭能夠容納四個營以上的兵力同時登陸,岸上更是部屬了層層防禦工事。(圖/中新社)

網上談兵「武統台灣」成鬧劇

孫子兵法曾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但是,我們從近年來中共成篇累牘的「武統論」中,卻看不到「孫子」的身影,只看到「兒戲」般的荒誕!

譬如把中共海軍造艦速度形容成「下餃子」,似乎只要造出一艦,海軍戰力就可以提昇一級,殊不知海軍是知識訊息含量最高的軍種,一艘軍艦從下水到戰力成軍還需要相當多的時間測試與演練。

事實上,光從軍艦的數量、噸位來評比一國海軍實力的方法,早在甲午海戰中,就已經讓大清的北洋水師給摧毀了!

更為輕佻無知的是,中共官媒常把武統奪台說成了像「吃餃子」一般的容易。某解放軍退役中將,還公然揚言解放軍頂多只要半個月準備,就能在100小時內拿下台灣,在台北街頭喝烏龍茶慶功。一時傳為國際笑柄!

更荒誕不經的,就在蔡英文總統連任就職當天,有大陸軍工巨頭「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官方背景的《艦船知識》雜誌,在微博上發布一段長達11分鐘的影片,模擬並解析「2020年台海打擊作戰推演」宣稱只要24個小時,四萬解放軍就能完成登陸台北,武統全台!

殊不知,台灣西海岸只有十三個灘頭適於登陸,而且,沒有任何一個灘頭能夠容納四個營以上的兵力同時登陸!

中共官媒如此無知當有趣的「兵推」,還居然在大陸網上引起熱烈迴響,儼然將武統台灣,炒作成了一場網路鬧劇!

更何況,連桃子園這樣平緩的海灘,風平浪靜時操演都難免意外傷亡,至於其他適用登陸的海灘周圍,國軍早已完成反登陸作戰部署,這豈是三十年未曾打過仗的解放軍所能輕易登陸撒野的地方?

熱門推薦》

►鋼鐵軍事小組/演訓零傷亡演習一百分 這觀念對嗎?

►黃竣民/拔腿狂奔的「七星將軍」

►宋兆文/漢光演習是攸關國家存亡的作戰演練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者授權,轉載自「黃澎孝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開始!國內旅遊票券快閃特價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