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國民法官法》害我擔心死了!回公司我的辦公桌被老闆搬走?

我們想讓你知道…如果老闆不爽我三天兩頭就不上班、跑去擔任什麼國民法官,會不會哪一天我開完庭回到公司的時候,我的辦公桌已經被老闆叫人搬走了?

●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年金改革和司法改革,都是小英總統2016年參選時的「重中之重」。

《國民法官法》通過了!假如我是一個年滿23歲、沒有不良紀錄的中華民國國民,我就要開始擔心了。

擔憂一:三天兩頭請假當國民法官 辦公桌被老闆搬走

我擔心的是:雖然可能有一千萬人符合擔任國民法官的資格,但是萬一真的選到我,我要不要接受呢?不接受,好像沒有盡到國民的義務;接受了,我一定會擔心的睡不著。

我擔心的是:聽說法院開庭審案,常常會需要很多次、時間拖得很長,那麼我每一次擔任國民法官,就要跟老闆請假。

雖然政府說是給公假,不會影響我個人應有的假日,問題這就像颱風假一樣,生產損失完全由老闆獨力承擔。如果他不爽我三天兩頭就不上班、跑去擔任什麼國民法官,會不會哪一天我開完庭回到公司的時候,我的辦公桌已經被老闆叫人搬走了?

擔憂二:無法學素養 可以判生死?

我擔心的是:就算我的老闆「深明大義」,對我去擔任國民法官「樂觀其成」,但我並沒有任何法學的素養,對許多法條根本一知半解,對法官該做的事也只在電視影集中看過…我有什麼資格理直氣壯的坐在法庭上,決定一個人是不是有罪,應該要關他多久,甚至甚至,是不是該把他殺掉、「永久與社會隔離」呢?

我擔心的是:不只自我懷疑,親戚、朋友、同事們知道了我要去擔任國民法官,一定也會對我提出質疑:「阿你是懂不懂就要去給人家判生判死?」「到時候檢察官法官講的話你搞不好根本聽嘸…」「你要詢問證人和被告不要反而被人家問倒哦!」就算他們只是半開玩笑,午夜夢迴,我也會覺得一陣陣的焦慮與恐慌。

擔憂三:甄選被刷掉 被親友嘲笑

我擔心的是:我被選任國民法官,卻在甄選的過程中,被檢察官或辯護律師認為不適任而把我打退票,所以我是不是該對他們有所隱瞞呢?

例如:我明明反對廢死卻假裝支持兩公約,或者我認為救駕根本應該用鞭刑、但又知道這樣太野蠻而不敢表達…

換句話說,我可能「假掰」了半天結果還是被刷掉,灰頭土臉地回來,還要受到之前質疑我的親友同事的取笑,那真的很不爽。

▲ 圖為台北地院舉辦的國民法官模擬法庭。(資料照/記者周宸亘攝)

擔憂四:聽不懂司法官、律師說什麼

我也擔心的是:真正在法院蒞庭審判的時候,根本聽不懂檢察官、辯護律師和法官到底在說什麼。

記得我看過一張起訴書,只不過是個簡單的小案子,卻寫得像「古文觀止」一樣詰屈聱牙,看到這些司法條文和專業術語就心虛的我,面對繁複冗長的司法攻防,能搞得懂就不容易了,還想要做出公正客觀的審判,簡直難如登天。

擔憂五:無法事先做功課

我還擔心的是:聽說這些案子有關的證據文件,事先不會給所有的法官看。

這對法官來講或許還OK,但是本來就不懂法律的我們,卻又不能拿到資料在家裡事先做一些準備,等於到了法庭上匆匆瀏覽有關證據,就要判斷檢辯雙方對證人的詰問內容,我應該會心虛的不敢開口問些什麼吧?

到時候多半還是專業法官在唱獨角戲(一共有三個,那應該是唱三角戲),我們六個國民法官則根本沒戲!

擔憂六:國民法官 vs 專業法官,該聽誰的?

我更擔心的是:人家法官是專業的,我們這些國民法官是業餘的、不、根本是客串的,雖然人數上我們是六比三,但應該只有法官來說服我們的空間,我們有什麼影響他們的能力?

難道我們要說「這是一般人民的想法」或者「媒體上都是這樣認為的」嗎?

如果不懂法律的六個人硬要壓過三個專業法官,有沒有可能造成「枉法裁判」?又如果我們六個都乖乖聽他們三個的,國民法官不就變成司法改革的「花瓶」了嗎?

▲ 司改團體擔憂國民法官被專業法官主導。(圖/記者羅志華攝)

擔憂七:被罵「恐龍國民法官」

我的擔心沒有止盡:既然我們會審的,都是十年以上的重大案件,攸關一個人的半生命運,我有那個勇氣就此做下決定、而且敢於和其他法官辯駁不同的意見嗎?萬一我是錯的,就這樣害了一個無辜的人怎麼辦?

又如果有人罪大惡極,社會上人人皆曰可殺,我們六個國民法官也覺得該殺,但三個專業法官卻認為「其情可憫」、「事後有悔意」、「手段不算最殘暴」然後不判他死刑了,那我們要堅持以三分之二多數、非殺這個人不可嗎?那法界人士會不會認為這樣造成「外行領導內行」?

那我們如果接受專業法官的說法而讓步沒有判死,到時候是不是也會被罵成「恐龍國民法官」呢?

國民法官「挫勒等」

有人或許會覺得我杞人憂天,「又不一定會被選到」,問題是相關的重大案件每年至少五六百件,也就至少會有三千多人會被選任為國民法官,難道他們不會有類似的擔心嗎?他們不該先上一點基本的法學課程嗎?不該先到現在的法庭上去旁聽見習嗎?不該有一本關於自己職責的「使用手冊」嗎?

還是說,命運節決定了他們,他們也就可以決定別人的命運呢?——雖然是大熱天,想到這裡,我卻覺得連背脊都發凉了。

不是我在「唱衰」國民法官制度,而是我擔心的事如果政府不擔心、法院不擔心,甚至沒什麼人擔心,那麼我們每位將來都有可能誤觸法網的平民百姓,恐怕真的要「挫勒等」(台語)了!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文家倩/二審法官告訴你 為何美國「陪審制」不能移植台灣?

► 苦苓/參審制PK陪審制,誰有理?

► 游盈隆/九成國人沒聽過「國民法官參審制」 民進黨立委票投得下去?

► 許玉秀/參審和陪審 哪一個平等?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苦苓專欄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