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承泰/抄襲的藝術

我們想讓你知道…大學招生因少子化而趨於困難,只好設立各式各樣的專班來增加收入。民意代表與官員們恭逢其盛,在職期間前往進修拿學位,這原本是件好事,曾幾何時已變成你情我願的騙局。

▲李眉蓁的論文抄襲風波,意外扯出許多政治人物也涉嫌抄襲。(圖/記者洪正達攝)

● 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

在藝術界,不論是書法或繪畫,傳抄仿作往往作為訓練的過程,既可累積經驗也可自娛娛人。何以抄襲在學術界會成為禁忌?主要在於論文數位化,只需「剪下」然後「貼上」即可完成,在藝術界沒有個十年功,怎上得了廳堂?

最近因為高雄市長補選,論文抄襲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了,網路上即展開對政治人物的文搜。這要怪,大學招生因少子化而趨於困難,只好設立各式各樣的專班來增加收入。民意代表與官員們恭逢其盛,在職期間前往進修拿學位,這原本是件好事,曾幾何時已變成你情我願的騙局!政治人物可以漂學位,大學也得以生存,指導教授說不定有機會平步青雲。

何謂「抄襲」?是抄他人整篇文章?段落?字句?抄整篇文章,很少人會如此愚蠢,因為太容易被發現。如果是抄段落,須多找幾篇文章,每一篇抄一兩個段落,這樣被對比出來的機會就較低。如果每篇文章只摘取幾句,並且找更多文章來重組改寫,就算是有大數據比對軟體,也無法被認定為抄襲,並且還可以增加一些「參考文獻」,讓讀者敬畏。換個角度來看,這不就是論文中的「文獻回顧」嗎?

「文獻回顧」在一篇論文當中具有重要性,目的是要告訴讀者,該論文相關理論(或概念)的發展歷程,以及建立該論文和相關研究的關係。在實際撰寫過程中,程度好一點的,將外文文獻的精隨翻譯過來,程度差一點的,就只能把人家已經翻譯成中文的部分搬過來。抄襲在學術界其實是花樣百出,最後文章產出的品質,差別就在於改寫他人與論述自己的功力了!

老實說,只要刊出一篇文章,就有人去「文搜」、「句搜」或「字搜」,那有多可怕!過於吹毛求疵還會阻礙學術發展的動力。重點應放在整篇文章的立論與脈絡;簡言之,作者應有自身的想法,並和過去的文獻建立一些學術對話,才是論文的主要貢獻。

▲同黨立委許淑華也遭爆碩士論文抄襲。(圖/許淑華臉書)

筆者在大學當老師三十年,學生的報告確實有過抄襲,更多是我沒發現的,只好當作是學生的創見。尤其當網路普及化,抄襲現象更為普遍,老師也更難為。學生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找到數篇相關文章並加以重組,就算是老師曾讀過其中幾篇也未必會記得內容;即便發現文章前後不連貫,心裡雖會質疑,可是哪來時間來揭發陰謀?若冤枉了學生,那才是大事!

筆者曾經借調到公部門並參與國家政策擬定,在過程中,通常是由政府主管單位先提出一些新措施或政策的草案,其依據不少是基於委託研究。由於政府各層級人員公務繁忙,要讀完報告且瞭解整個研究實屬不易,即便經過審查,許多也因人情而過關。因此,只要和政策有關的委託研究,再厚我都會去看。

幾年下來,發現委託研究最常有的爭議,例如,製作不必要的表格與文獻來灌水、資料品質不良、甚至有政策建議是「電腦檢的」!若有高階官員願意花時間閱讀並和研究者與委託單位進行討論,或許可避免誤導政策。然而,令人扼腕的,委託對象若具有特殊關係,研究金額往往偏高,報告內容則多空泛。

西方國家用copycat來形容抄襲,可能是因傳統西方將貓和暗黑界連結,且貓的動作輕巧不容易被發現。我們除了要正視學術界抄襲現象,也應該去解構政教間那些出神入化的利益輸送!

熱門點閱》

►苦苓/民進黨割除腫瘤迫不及待

►林耕仁/綠營內部惡鬥與蘇家政治勢力的滅亡

►薛承泰/你今天「三倍倦」了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

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