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倫/《精神病》金秀賢是徐睿知「斷開鎖鏈」關鍵 都熙才象徵魔鬼?(全劇觀後感)

我們想讓你知道…黑影巫婆都熙才代表著劇中的惡,文英面對都熙才的第一時間,並沒有勝過邪惡對她發出的挑戰,甚至在她拿起鋼筆往媽媽身上捅過去的時候,都熙才的完美作品幾乎要完成。

● 作者/黃偉倫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全劇觀後感

這齣劇就像這三個主角的旅程,邊走邊經歷生命的改變。走過歷史帶給他們的束縛,也走過仇恨帶給他們的綑綁。

「歷史無法改變,但歷史對你的意義可以改變。」這是當我面對生命當中痛苦的記憶,我的前輩告訴我的話。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男主角文鋼太(金秀賢 飾)、自閉症哥哥文尚泰(吳政世 飾)。(圖/翻攝TvN《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官網)

鋼太記憶中媽媽所說的:「你的出生是為了保護哥哥。」

或許鋼太媽酒後吐心聲,也或許只是一種帶著醉意在人生無奈中發出的期許。背負了這個命運的鋼太,從此成為終日帶著假笑面具的男孩,而尚泰也成為了總是困在箱子裡的叔叔。

他們是相對的存在,是命運共同體,彼此定義了對方的人生。直到尚泰說出:「你不是為了保護我,不是為了照顧我而出生。鋼太是鋼太的主人,尚泰是尚泰的主人。」

發現弟弟找到自己的幸福的尚泰、學習成為大人的尚泰、除去了對蝴蝶恐懼的尚泰重新定義,或說賦予鋼太重新定義自己人生的機會。

「惡要完全勝利,必須打贏兩場戰爭。當惡行發生,惡就打贏了第一場戰爭,當人們以惡報惡,惡就又贏了一次。」《記憶的力量:在錯誤的世界邁向盼望》

▲ 女主角高文英(徐睿知 飾)。(圖/翻攝TvN《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官網)

都熙才與院長對話 宛如上帝與魔鬼

另一個家庭裡,都熙才讓文英在壓抑的成長過程當中,成為缺乏情感的空罐頭公主。冷漠、自我中心,外表看似無堅不摧,凌駕於一切之上卻都是偽裝。同樣也是一個等待救贖、等待重新定義的生命。甚至到了最後面對自己母親殺了愛人母親的事實,進入了善惡戰爭的議題。

黑影巫婆都熙才代表著劇中的惡,甚至在被逮捕的時候,院長與她的對話,讓我有上帝與魔鬼對話的錯覺。而事實上文英面對都熙才的第一時間,並沒有勝過邪惡對她發出的挑戰,甚至在她拿起鋼筆往媽媽身上捅過去的時候,都熙才的完美作品幾乎要完成。

▲ 高文英媽媽都熙才(張英南 飾)代表本劇的惡。(圖/翻攝TvN《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官網)

然而鋼太用他被扎傷的手,誠然擔當了文英的失敗,才讓都熙才的計謀沒得成功,也使得文英在絕望中看見了希望,以至於最後在監獄的那一幕能夠毅然地切斷與母親的連結,勇敢地定義自己的未來。

▲ 金秀賢在本劇兩度為人擋刀。(圖/Netflix提供)

劇情寫實 貼近觀眾的生活

然而路總是要繼續走的,或更準確地說,在看見明確的方向、目標之後,需要堅持、勇敢地走下去。

這樣的感覺特別在後半段的反覆掙扎當中非常強烈,當鋼太、文英在外宿的那個早晨,願意坦誠面對彼此感情的時候,似乎預先嚐到了結局的美好,但是一回到現實,挑戰立刻接踵而來。

在這樣的痛苦中,如果沒有對於未來的美好期待如何能夠脫離泥淖,舉步向前呢?好在他們彼此成為幫助,就好像院長說的兩人三腳,不一定誰是誰永遠的幫助,說不定角色會互換。

而這個互相幫助,彼此成長的過程即便到了劇終仍然繼續,就如同田螺姑娘說的:「唉唷,我看他們還要過很久才能懂事了。」(院長跟田螺姑娘真是有智慧的兩位前輩)

還是很讚嘆這齣戲的寫實,很貼近我們生活當中會遇到的衝突與議題。過去的記憶與我們的今天以及未來有密切的關係,溫暖的記憶當然很棒,但是痛苦的記憶呢?

我們是否也能像主角們一樣,在困難當中抓住溫暖的畫面,重新定義我們的人生。我們也有找尋幸福的勇氣嗎?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雪影/《精神病》向《小丑》致意?金秀賢比小丑幸運!都熙才人設混亂 變基努李維師妹?

►  小羊/《精神病》金秀賢與徐睿知初夜 「這畫面」證明金秀賢猴急

► 《精神病》徐睿知沒成魔的關鍵 原來跟爸爸有關!(EP14-15)(EP11-14)

► 《精神病》金秀賢開始喜歡自己、跟徐睿知和好的關鍵在哥哥!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社團」,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