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鵬/台海戰略的關鍵「致命點」?談潛艦佈放的特種水雷

我們想讓你知道…對中華民國海軍戰略上的關鍵「致命點」其中之一就是水雷,且並非一般性的水雷,而是由潛艦佈放的特種水雷。

 

▲現代水雷佈放容易,但清除困難,且掃、獵雷工作耗時。(圖/美國防部)

王志鵬/備役海軍上校、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

潛艦本身就已經是很「隱匿」而令人畏懼的兵力,那潛艦所佈的水雷應當更是令人憂心的武器。俗語說:「人有死穴,蛇有七吋!」意即人與蛇都有關鍵的「致命點」,那甚麼是中華民國海軍戰略上的關鍵「致命點」呢?那又是甚麼樣的武器堪稱運用在這關鍵「致命點」的「殺手鐧」呢?,其中之一就是水雷,且並非一般性的水雷,而是由潛艦佈放的特種水雷。

潛艦佈雷多屬攻擊性滲透佈雷,主要為運用其隱密與奇襲性,擔任敵港口佈雷任務;以往潛艦佈雷之戰術運用通常以單艦作業為主,劃定佈雷區域後,利用岸標及海底地形定位推算船位航行,採垂直航向迅速進入佈雷區,俾能駛抵目標區後立即展開佈雷,以降低被發現或遭敵攻擊之機率,因潛艦載雷量之限制,水下定位與運轉不易,故所佈設之雷區多為單行雷列之雷陣。惟拜科技不斷發展更新之賜,已經解決諸多潛艦佈雷先天的限制與效益。

因此若藉由潛艦之隱密性來發揮水雷之特性,從事戰術消耗性之攻勢佈雷;將迫使敵人在水雷之威脅下將海上運輸之航線,推向更深之水域而面臨潛艦與其他多重之威脅;不僅能發揮水雷之存在威脅,更能使潛艦之運用價值得以擴展,在對敵之雙重威脅下,有效達成消耗、遲滯與封鎖之目的。

此亦為世界各國在水雷戰中無空優及海優之狀況下,所廣泛採用的戰術戰法。針對台灣周邊作戰海域環境而言,未來台海先期作戰中,中國以潛艦對我實施佈雷封鎖,其在成本效益及戰略、戰術上之運用,其可行性相當高。

▲水雷發展進步,所能造成的威脅與破壞今非昔比。(圖/ETtoday資料照)

中國解放軍能夠由潛艦佈放的雷種約有三種類型:「高性能新式沉雷」、「定向上浮火箭水雷」與「自航式水雷」。其中最為可行、效能最高、且威脅最大的,當屬後者「自航式水雷」。該型雷本身具有如魚雷般的推進能力,通常在距佈雷目標海域22公里以外,由潛艦的魚雷管發射後,由其自行推進至所設定之終點後即下沉至海底轉變成一枚非觸發性沉雷,極適於攻勢佈雷時使用,可大幅提高佈雷兵力隱蔽性及生存力。

依據2000年中國相關軍事周刊所發布的資料,強烈說明有效、最迅速的戰術,即針對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上「最可行的方法」。其中「運用潛艦」和岸防導彈配合水面艦艇,採用攻勢佈雷封鎖住台灣海峽南北端,「用潛艦、轟炸機佈水雷封鎖台灣的軍港」,用地對地導彈和戰鬥機纏住台灣的空軍,並在一周之內將七萬至八萬精兵送上台灣西海岸,發起攻勢,結合特種作戰,在三到五天內將台灣島由西到東一分為二,切斷全島南北聯繫,迫使台軍分化瓦解,然後支持島內非台獨勢力,形成國家統一共識後停火。

由此可知「中國運用潛艦佈雷封鎖」係台海作戰前所運用之戰術之一,而其目的即利用潛艦隱密之特性針對具有威脅水面艦及航空兵力無法實施佈雷的區域實施潛艦佈雷,以消弭我打擊兵力之能量並為其登陸部隊爭取有效時間,降低外來可能之干預。

▲國軍永靖軍艦施放水中處理器AN/SLQ-48。(圖/資料照)

台灣的重要軍港中,最關鍵的莫過於左營港和蘇澳港,但是這二個港口的出港環境水文卻完全不同,左營港出口海域水深平緩,100公尺等深線必須離岸30海浬以上,因此潛艦要潛航接近有相當的風險,然而蘇澳港港口一出海,不到500公尺水深即達500公尺以上,潛艦活動相當便利。依據中國相關學術論文研究的資料,模擬分析中國運用潛艦佈設自行水雷可能的封鎖方法所獲得評估與結論;2020年以後中國潛艦佈雷封港的能力,針對左營港,中國僅需先後派遣5艘潛艦佈雷60枚觸雷率即可達97.9%,而就蘇澳港,更僅需派遣3艘潛艦佈雷36枚觸雷率即可達98.8%

然依據美國所公佈「中國軍力報告書」分析所列,中國海軍東海與南海艦隊可運用對台的潛艦兵力數量約32艘,扣除維修及待訓的數量,實際可投入戰場的最低數量約為10至12艘左右,這遠遠足夠進行上述的先期封鎖行動;除此之外,在後方佈雷潛艦後方10至20海浬的護航潛艦,還可伺機攻擊我方準備掃、獵雷的水面艦,此雙重作戰效益對我海軍港口封鎖威脅更為險峻。

「掃雷」雖然速度較快,但自身中雷的風險極高;「獵雷」雖然安全精準,卻曠日廢時;我海軍現行掃、獵雷艦數量即為不足,新型獵雷艦也因「慶富案」的貪腐所夭折(銀行團聯貸的300餘億台幣就此憑空消失?) ,因此購買採取向美國軍購反潛直升機外掛機具進行空中快速掃雷,也確實是唯一快速獲得的良方。

反觀,必然有人會質疑台灣海軍也採取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以潛艦針對台灣海峽對岸當面與海南島的重要軍港進行攻勢佈雷,這並非不可也並非不行,惟關鍵在於「可運用的潛艦數量是否足夠?」、「有無適當可用的智慧型雷種?」、「當地水文海底地形的掌握程度?」和「C4ISR與情報訊息的整合聯通能力?」如果這些潛艦執行任務的必要條件沒有,也只是紙上空談而已,若執意貿然行動,潛艦遭遇的風險相當高。

(作者為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熱門推薦》

►海峽論壇》趙春山/冰凍三尺 兩岸關係難解

►張誠/名存實亡的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

►王志鵬/解析空軍採購F-16V與F-35的問題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

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