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花》李準基X志元CP 這是一部讓你喘不過氣的作品(EP1-11)

我們想讓你知道…這部戲一直在告訴我們,愛不是只有一種形式,有時候在愛的感覺出現之前,你可能就已經愛上對方了。

現在演哪齣/在藝文界邊緣浮沉的小小螺絲釘

《惡之花》片頭,男主角都賢秀(李準基 飾)就莫名被綁在水中,女主角車志元(文彩元 飾)跳下來救,直接告訴觀眾,這是一部物理上跟劇情上都會讓你喘不過氣的作品。

▲ 男主角都賢秀(李準基 飾)片頭被困在水中。(圖/翻攝自tvN《惡之花》官網)

準基 X 志元的甜蜜時光

都賢秀年輕時是一個很冷酷的人,戒心很強,一開始還質問志元幹嘛對他有興趣,志元壯膽向都賢秀告白後,都賢秀就思考,要疏遠志元還是要接受她?

志元一直都很主動,說全世界大概只有都賢秀自己不知道他喜歡志元。都賢秀幸福的時候,爸爸的陰影就會出現,一開始都賢秀選擇推開志元,是為了保護志元,但後來發現志元在,爸爸就不敢靠近,因為志元讓都賢秀接觸到人性

▲ 男主角都賢秀(李準基 飾)、女主角車志元(文彩元 飾)。(圖/tvN《惡之花》劇照,以下亦同)

都賢秀不只是無法辨識別人的情感,其實對於自己的情感狀態也沒什麼概念,像是一艘在大霧中迷航的帆船。但都賢秀是不是真的喜歡志元呢?

撇開都賢秀的木頭個性,才剛認識的兩人,碰到停電的時候,志元對剛好來買東西的都賢秀說之前水果店被搶,犯人沒抓到,都賢秀就在雪中留下來保護志元。志元在圖書館讀書讀到很晚,都賢秀也會等她。都賢秀在做金屬工藝的時候,志元在旁邊看書。這其實滿明顯的,就是有好感嗎。

我在想,這個時候出現的志元,是不是取代了都賢秀媽媽的聲音,成為都賢秀心靈的避風港?當然後來我們會知道,這種依附不是單向的,其實都賢秀跟志元成為了彼此的歸屬。

在茫茫人海中,我們可以找到自己的避風港嗎?

年輕的時候,志元也很迷惑,常質問都賢秀說,你不是喜歡我嗎,都賢秀因為很困惑就爆氣說:「妳很了解我嗎,要告訴妳,我是什麼樣的人嗎!」

都賢秀一直到結婚都很不了解自己,但是志元一直看到都賢秀好的部分。這也告訴我們,應該要給一個人表現自己好的一面的機會之後,再下評斷。

睿智的志元對都賢秀說:「你的問題只有一個,沒有辦法像我看待你一樣看待自己,沒有辦法學會愛自己,我以後會好好愛你的,不懂的都會教你,那麼一切都會改變吧。

如果都賢秀是霧中迷航的帆船,那志元就是深入南極的超級破冰船了,把都賢秀的一切矜持都撞爆。

賢秀這時說:「我搞不懂你。」賢秀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知道為什麼志元對他這麼好,甚至結婚生小孩之後,也是一樣不懂志元。但他對志元其實持續的呵護與愛,只是他自己不清楚,真的誇張。

有時候我們真心對一個人好,甚至是在我們澄清自己的感受之前,不過都賢秀這個案例也算是超級極端了,小孩都生了。

這時出現《志元約會手冊》經典名句:⌈氣氛好,話又說完了,我們來親親吧!⌋

從小沒有辦法與人正常交流的都賢秀,在志元的愛情的持續澆灌之下,終於長出一朵小花,都賢秀請心魔爸爸離開,結果爸爸真的消失了,志元的吻,代表都賢秀第一次與沒有血緣的人成功建立親密依附,這改變了都賢秀。

都賢秀原本是一個缺乏罪惡感、無法知道他人情緒與表達時機的人格疾患患者,跟志元在一起後,每天都偷偷在學習如何表達感情,還有別人表情的意義。

本劇一開始會讓你思考,都賢秀的學習動機是想要控制他人,還是想要融入家庭呢?這是本片一個很核心的議題,導演跟編劇故意讓觀眾自己也要學會收集資訊來判斷。

都賢秀跟車志元是兩個互補的人,一個是嘴巴跟心理都很冷酷,但是為了自己的家人會不顧一切,車志元是小太陽,義無反顧的愛都賢秀,工作上又很冷靜,抽絲剝繭收集所有資訊來辦案。

公婆跟車志元的關係不好,一開始還以為是典型的門不當戶不對的問題,結果有更深層的原因。婆婆跟志元攤牌說不要往來,暖心的志元還說不要讓都賢秀知道。

都賢秀煮東西給志元吃,志元很開心,但是螃蟹明太魚加草莓是怎麼回事,真的會好吃嗎?囧

都賢秀過去與現在對人的態度落差很大,主要的差別就是志元。也因此後來碰到危急的狀況時,都賢秀寧願承擔暴露身分的風險,也要保護志元。

而志元雖然充滿疑惑,還是第一時間衝去水中拯救都賢秀。被救出來之後,都賢秀第一次理解「對不起」的概念,因為讓他在乎的志元擔心受怕跟冒險犯難,而志元也開始懷疑都賢秀的真實身分。

當我們知道親友刻意隱瞞的過去,該如何自處,是不是也一樣無法忽視?讓你覺得嚴重而不可原諒的會是欺騙,或者是社會給予的負面標籤?每個人的答案可能都不同。

在家中也得變成車警官的悲哀

都賢秀昏迷中的自白讓志元發現驚人的真相,對志元來說極度震撼,但我們回頭來看,會發現這是都賢秀又一次關心他人的心聲,都賢秀為姊姊背負罪責之後,希望姊姊可以好好過正常的生活,自己也可以拋棄父親帶來的陰影。

當然,對都賢秀的姊姊來說,那股害弟弟背負己罪的罪惡感,把她侵蝕到只剩下空殼是另一個問題,這邊可以注意到,姊姊對弟弟感到愧疚,卻對自己殺死的里長沒什麼罪惡感。

因為發現了都賢秀的身分,志元變成跟都賢秀同床異夢,親密關係中的信任是最珍貴的資產,需要長時間的累積,一旦被破壞,就很難恢復。

不過志元是一個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人,她沒有直接跟都賢秀攤牌,而是開始進行搜查。志元抽絲剝繭的調查能力讓人喘不過去,不愧是刑警,這部戲的警察智力相對於其他戲劇真的是高很多也精采很多,讓觀眾常常會因為同情都賢秀,而像是嫌犯一樣,深怕在警察面前事跡敗露。

崔警官逼問志元的那段,真的好急好急,好怕警察不出動。

志元夫妻對決最精彩的一幕,就是志元突擊金武鎮家的諜對諜,這時都賢秀出現了一種類似恐慌症的生理反應。

都賢秀一直都沒有正常人的情緒表達能力,這邊的恐慌症發作,很有可能是來自欺騙志元的罪惡感跟愧疚感,都賢秀不知道適當的表達方式,而變成生理反應跑了出來。

都賢秀口是心非,或者應該說言行不一致,不願意不懂得說出真話,是因為缺乏情緒表達的機會。事實上,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知道如何用正確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情緒呢?

志元回想過去與都賢秀的對話,想到以前都賢秀無微不至的體貼,就很好奇都賢秀想要的是什麼。偶然聽到都賢秀說完全沒有愛過自己,志元碎成一片一片。志元看著都賢秀想,為了我想要的一切,你一定很辛苦吧,這時的志元一定認為都賢秀過去說的話,都是為了操縱自己。

但是都賢秀真的如他自己所說的,從來沒有愛過志元嗎?

後來可以看得出來,他就是嘴巴很不受控。不管怎樣,雖然不是直接對志元說出這種話,但是個人支持志元對都賢秀開幾槍洩憤。

因為都賢秀的話,受傷的志元也對都賢秀攤牌。志元說的那幾句話聽起來真的很痛,感情變了,這個理由真的讓人防不勝防、難以應對,不是誰變好變壞,不是有什麼該做卻沒做到的事情,而是感覺變了,這要怎麼辦才好?本來就不太會談感情的都賢秀當然很崩潰,不過也很眼尖地發現,志元明明說討厭都賢秀,哭的卻是志元。

志元也跟都賢秀一樣口是心非了。

如果這都不算愛

從志元說的話可以看出來,除了對於都賢秀的欺騙與無情不滿之外,志元更多的痛苦,是來自於自己過去家庭中所擁有的幸福,相對於那些連續殺人案受害者的冤屈的相對剝奪感。這些冤屈要算在都賢秀的頭上......嗎?

志元當然不會就直接這樣蓋棺論定,而是要持續收集線索來決定。不過為了女兒著想,志元已經打算跟都賢秀劃清界線。

不知所措的都賢秀向金武鎮跟姊姊發布一級警報,都賢秀還說,志元的分手預告比被人捅刀滾下山、被車撞還讓他惶恐,可見都賢秀有多重視志元。

我很慶幸都賢秀沒有因為避風港志元封港就重回黑暗面,而是很正向的尋求他有的其他社會支持,冤大頭金武鎮跟姊姊。都賢秀很正確地得到結論,是幫志元解開案件就可以讓志元開心。

金武鎮很好笑地說,世界上哪有夫妻吵架的解方是偵破連續殺人案。

▲ 男主角都賢秀(李準基 飾)、姊姊都海秀(張熙軫 飾)、記者金武鎮(徐賢宇 飾)。(圖/tvN《惡之花》劇照,以下亦同)

工作上碰到瓶頸,讓志元想起每次遇到挫折時最重要的安慰,就是都賢秀的持續的問候與呵護,以及都賢秀以前說的那段話,都賢秀照顧志元所想要的回報,是志元不要改變,跟現在一樣看著都賢秀,相信都賢秀就好,那都賢秀就會一輩子只為志元而活。

其實就算志元改變了,都賢秀還是只為志元而活,所以即使志元說想跟都賢秀分開,都賢秀還是這麼在意,想讓志元開心。

因為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木頭,所以志元對都賢秀說:「希望你能以我的身分活一天,這樣你就會知道我有多愛你,那樣我就不會覺得委屈了。」

即使已經知道自己的丈夫隱瞞過去,但志元已經知道都賢秀不是會傷害別人的人,所以一直叫都賢秀不要以身犯險,不要受傷。這裡我們看見,志元寧願放棄從小夢想的警察身分,跟都賢秀帶著女兒隱姓埋名,也不要為了真相大白而讓都賢秀冒著生命危險。

志元的愛不小於都賢秀,都賢秀的愛不小於志元,所以他們之間的火花才會如此激烈。

都賢秀也受到了志元的影響,從一個只想拋棄一切重生的人,到說出:「希望在你眼裡當個不錯的人,換作是志元,絕對不會放棄那些被監禁的人。」這樣有同理心的話。

這是都賢秀最大的成長,開始為他人著想,學習典範,想要變成一個在道德上更好的人。都賢秀建立自己的家庭,一開始不懂其實家人之間,很多時候的愛是無條件的,是志元跟女兒殷昰不斷教會了他這一點。

眼見情況越來越不妙,志元狠下心要都賢秀獨自逃走,去到一個連她也找不到的地方。

志元是真的愛都賢秀,所以希望都賢秀沒有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但是都賢秀的鞋子就像黏在地上一樣,怎樣都走不了,即使跑到一半,還是停下來打給志元。因為都賢秀想要的,不是自己獨活,而是待在志元身邊。

志元跟殷昰就是他的家

就算會有風雨,都賢秀也不想要離開。而當都賢秀理解到志元這段時間明明知道一切,卻還是體諒與包容,都賢秀就陷入了罪惡感與愧疚感的風暴之中。

看到志元不接電話真的哭爆,本來以為他們要分開了......結果志元出現了,都賢秀問志元,為什麼明明知情卻沒有拋棄他,他無法理解。

都賢秀不知道志元對他的這種情感是什麼。因為都賢秀活到現在,不知道什麼是愛。

志元對賢秀說:「你真的不知道嗎,我為什麼知道你的身分還要做這種事。」
賢秀很痛苦地說:「對不起,是我錯了,讓妳難過了,我傷害了你,妳為什麼這麼做呢?」
志元對賢秀說:「我只能這麼做,因為我只能這麼做,因為我愛你。」

志元拍拍賢秀的背。賢秀這時辨識出這種情緒,自己常常對志元表達,原來這種情緒是「愛」。是說如果要學會這種基本的情緒,都要經歷這樣刻骨銘心的痛,都賢秀的人生實在有夠可憐。都賢秀說「好想回家」,志元就說「我們回家吧,回家重新開始吧。」

都賢秀跟志元終於可以把一直以來互相欺瞞的疙瘩解釋開來。都賢秀不知自己為何又哭了,志元說那是因為都賢秀愛她,卻不懂得表達,都賢秀總是希望她幸福,一直保護她,早就覺得都賢秀喜歡她。

志元說,當她父親突然過世時,很不安易怒,為小事哭泣,都賢秀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對說大道理,而是學了料理做給她吃,讓我振作了起來:「你愛我,我是這樣感受到的。」

都賢秀這時才緩緩地,像是確認一般地說:「我愛妳,我是真的愛妳,原來我是真的愛妳。」

志元這時又提醒賢秀,明天會有很多人想要定義你,判斷你,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忘記,你是個溫暖的人。都賢秀則幸福地說,妳是比我更奇怪的人,妳是我人生最難解釋的部分。

這部戲一直在告訴我們,愛不是只有一種形式,有時候在愛的感覺出現之前,你可能就已經愛上對方了。只要真的關心他人、記得對方的喜好,光是有這些具體行動,就已經是愛。

或者我們可以說,連都賢秀這樣的木頭都可以學會愛,那我們大家也要好好努力,學習愛惜彼此。

現代社會對於很多事件,常常習慣在接收到任何訊息之前,就先貼標籤,或者是接受媒體替它們貼的標籤。到底什麼是好壞,什麼是對錯?這部戲教我們如何不要先入為主地判斷,而要勤勞地去尋找「沒有人在乎無趣的真相。」

不過在付出愛的同時,也要注意,為了愛保護自己的家人時,也有可能傷害到他人。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小羊/《惡之花》vs《精神病》李準基和徐睿知都產生父母的幻覺

►   雪影/《惡之花》李準基的爸爸都閔錫可能被「嫁禍」成兇手?

►  《精神病》尚泰抱金秀賢非戲劇效果 台灣「亞斯教母」:這是會讓自閉症家長感動流淚的電視劇!

►  《精神病》金秀賢「這句話」最溫暖 高文英被抓到不洗澡就上床睡覺(EP10-13)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現在演哪齣」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現在演哪齣專欄

現在演哪齣專欄 現在演哪齣

在藝術文化界邊緣浮沉的小小螺絲釘,不定時分享作者極度主觀的影視戲劇文本觀後感,希望可以留下一些有溫度的文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