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榮/營造業開放外勞是為了降低成本,與平抑房價無涉

我們想讓你知道…房屋的供給是低彈性的,市場的房價通常是需求端所推動的,而需求端的需求其實並非真正的住房需求,既然高房價不是高營造成本所造成的,降低營造工資成本也不必然會降低房價。

▲行政院擬有條件開放一般住宅、商辦大樓建案進用外籍勞工。(圖/記者湯興漢攝)

● 鍾文榮/科普經濟學作家、資深產業分析師

臺灣的房價居高不下,這是個事實沒錯,但營造業的缺工的情況也是個問題。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在9月21日提議指出,如果開放外籍移工,就可以紓緩民間缺工的問題,降低營造成本,也能避免房價上升壓力。這個邏輯對嗎?花次長此話一出,果然引來學界與輿論界的批評。花次長的論述,倒底哪個邏輯出了問題?

營造成本與房價上升是相關非因果

首先,營造業的製造成本是提高的沒錯。根據圖1的「營造工程總指數」,以2016年為基期(指數=100),指數從2000年的64.97成長到2019年的108.19,指數趨勢在2011年後相對是平穩的。

▲圖 1:營造工程總指數(基期2016年=100)。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

▲圖 2:國泰全國房價指數。資料來源:財經M平方。

再看同一時期的圖2「國泰全國房價指數」,因為「國泰房價指數」針對預售及新屋物件,涵蓋全省六都,可以看出房價的走勢。指數從2000年1月的66.84,成長到2020年4月的125.22。若與圖1來比較,房價的漲幅似乎比營造成本的漲幅高,兩者之間的呈正相關性,一不小心就會得出營造成本愈高則房價愈高的結論。

為什麼用「一不小心」來形容用營造成本推升房價呢?我用兩個理由來說明,第一,相關性只能說明兩者之間存在某種關係,但這種關係不能必然有因果性;第二,房價不是供需決定的,因此,房價飆高,根本與營造成本甚至無涉。
為何房價不是供需決定的?在此先按下不表,容待末述。

營造成本上升得比工資成本快

雖然「營造工程總指數」一路攀升,但與營造工資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

根據與圖1同一時期的「營造工程指數—工資類」觀察,圖3的指數從200年的92.69衰退到2003年的85.41,再成長到2019年的102.46。若將同一時期的「營造工程總指數」指數進行對比,總指數的成長遠高於工資指數,可以推論工資指數相對於總指數而言穩定,甚至在2007年以後還落後於總指數。

根據上述的統計數據判斷,雖然工資成本為營造成本之一環,但營造成本的提升並無法歸因於單一工資成本提升所致。花次長的論述,可能犯了邏輯上的歸因謬誤。

▲圖 3:營造工程指數—工資類(基期2016年=100)。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

房價非供需所決定

回到房價不是供需所決定的論述上,參考謝明瑞於「國政研究報告」中「營建成本與營建類股及房市變化」一文指出,營建成本是影響房價估算的重要因素,由於完全競爭市場僅是假設狀態,在現實社會中並不存在,因此,均衡房價不易從市場供需中獲得解決。

此外,房屋的供給是低彈性的,市場的房價通常是需求端所推動的,而需求端的需求其實並非真正的住房需求,言下之意包含了炒作房價。

我在《巷子口經濟學》的「房價,豈是供需決定?」一文中也點出,「房價供需決定」的前提假定是「完全競爭市場」才有機會,但市場上很難找出一個完美的完全競爭市場,又其中以「市場訊息暢通準確,市場參與者充分瞭解各種情況」在房市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因此,若以「房價是供需決定」作為論述,就犯了Paul Anthony Samuelson和John Ramsay McCulloch講的那隻鸚鵡,「只要教會鸚鵡講供給與需求,鸚鵡也會變成經濟學家」,「把一隻鸚鵡訓練成差強人意的政治經濟學家,只需教牠一句話就行了:供求啊供求!」

開放外勞是為降低成本及提高利潤,與降低房價無涉

回到花次長針對開放外籍勞工,紓緩缺工以降低營造成本的論述上。既然高房價不是高營造成本所造成的,如此而言,降低營造工資成本也不必然會降低房價,豈不還造成業者更高的超額利潤嗎?

熱門推薦》

►鍾文榮/有低價魅力的瘦肉精豬肉,消費者能不買單嗎?

►錢世傑/低點常見的W底該如何進行投資心理分析?

►林建甫/AI 越來越聰明 深度學習最有可為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專欄 鍾文榮

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百姓生活,把枯燥的經濟分析轉成民眾能懂的文章。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