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鵬/美國可能售台的QS-ER智慧水雷足以封鎖軍港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採購QS-ER水雷確實是建立有效「不對稱戰力」的良方,不過還是存在若干問題和風險要去面對。

▲美國可能售台Quickstrike-ER (QS-ER)水雷。(圖/USN)

王志鵬/備役海軍上校、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

近期美國再次陸續提供新一波七項軍購給台灣,不過這其中存在半數有作戰效益半數如同雞肋既浪費預算沒用效用;依據媒體報導與為美國的台海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梅復興先生的分析轉述,台灣有意向美國採購新一代先進「智慧水雷」,該型係以美國JDAM衛星導航炸彈為基礎改裝而成的新一代「迅擊」(Quickstrike)水雷。

據了解軍方除有意採購本體雷型之外,還打算申購加裝「滑翔翼套件」的增程型,也就是所謂的Quickstrike-ER(QS-ER)。這種構型的水雷可由各型飛行器自相當距離外投放,以增加佈雷作業的安全性;從35,000英尺高度投放時,QS-ER滑翔飛行射程可達40海浬 (74公里),並在GPS導引下精準定位佈放,目前有500磅與2,000磅兩種主要型號,以適應不同的載台與戰術應用。

梅復興先生指出,採購此型水雷可現役空軍的F-16戰機或海軍的P-3C反潛機等投放,由於QS-ER基本上就是一枚空用炸彈,原則上幾乎任何籌載重量合格具外掛能力的飛機都可以攜載。

但因JDAM需配合GPS導引,投放前究竟與飛機之間需要什麼程度的介面還不能確定,故其他快速機種,如IDF或高教機等能否投放,尚待了解。此外,理論上QS-ER亦可由大型無人飛行載具投放,以進一步降低對人員的危險,也可同時擴展無人機的戰術應用彈性。

採購此型水雷確實是建立有效「不對稱戰力」的良方之一,原因有三:可「快速獲得」、「遠距精準佈放」和「降低戰機遭攻擊的風險」。不過,即使具備這些優點,但還是存在若干問題和風險要去面對。

▲QS-ER滑翔飛行射程可達40海浬 (74公里)。(圖/USAF)

首先,是佈雷目標港口的選擇,除非是台灣海峽當面的商港或軍民共用的商港,然而解放軍目前多數一線作戰艦艇大多停泊海軍專屬的軍港,甚少再進駐當面的商港,且若是佈雷攻擊商港,很可能會誤擊國際籍商輪船,易遭致國際非議。然東部戰區和南部戰區最近的大型軍港分別為寧波、舟山、湛江、榆林、三亞等港。

自台灣北部空軍基地最近直線距離寧波、舟山約為580公里,而台灣南部空軍基地最近直線距離分別湛江、榆林、三亞約為1,020、1,220、1,230公里,都在投射的最大距離之外,特別是最具威脅的海南島上的軍港,台灣最先進的F-16V戰機作戰半徑約630公里,若不能進行空中加油,似乎也很難成功來回;若攜帶適型油箱與二個外掛副油箱,航程雖能夠到達,惟相對會大幅減少水雷的掛載數量。

其次,仍然是「制空」掌握的問題,針對解放軍的東部戰區和南部戰區的軍港進行投放,不論是採取高空飛行或是低空掠海飛行,距離投射的最大距離74公里,仍有相當長的飛行距離,以中共所部署的俄製防空飛彈S-400的射程,戰機未抵達可投放點,即可能先行遭受防空雷達鎖定。

此外還有可能在空中預警機的指揮下,面對分別從不同方向前來攔截的殲-10、殲-11和殲-16等戰機;若無絕對的「制空」或「空優」保護,在未執行投放任務之前,遭到攻擊風險極高,若美國願意協助或負責該區域的「制空」或「空優」,則或許還有些機會。

再者,完全依賴美國GPS衛星定位系統才能實施精準佈雷,也就是執行類似的投放行動,必須獲得美國的支持和同意,如果未獲允許貿然行動,沒有了GPS形同無效兵力,這也等於攻擊投射的行動權完全掌控在美國的手中;從另一個方向思考,也可以視為當美國同意或主動提議,並提供相關的協助時,也等於是讓我空軍F-16戰機群先行前進第一線冒險執行投放任務。

▲採購此型水雷確實是建立有效「不對稱戰力」的良方之一,但還是存在若干問題和風險要去面對。(圖/USN)

最後,即使上述的問題都能夠解決克服,然我們所要採購該型水雷的數量是否足夠,所能攜帶掛彈的F-16機群數量又有多少?(不談P-3C的原因,主要是慢速機易遭擊落,且主要任務是反潛)

根據英國《Flight International》雜誌2019年12月的統計數字,台灣空軍目前擁有289架各型戰機(F-16A/B和正進行構改的V型機共142架),2024年之後引進新購的66R架F-16V Blk70型戰機到為,總數將達到400架左右。

依據「所能夠攜帶燃油航程推算」、然後以此「計算所能掛載投彈的智慧水雷磅數、型式和數量」,再以最高75%的戰機妥善率計算,即可分析精算出可出動投彈的機群數量,以及所需掩護的戰機數量和美軍可提供的協助(由於此研析參數係屬軍事機密,就不宜在此贅述)。

採購該型水雷的最大優勢與軍事戰略目標,就是在兩岸即將引發台海戰爭之前,能夠由空中遠距離投射足夠量的水雷,藉此遲滯或封鎖解放軍已經重兵集結大型作戰艦的軍港,然而根據上述所分析可知,還是存在相當多的困難,未來一旦採用執行成功與否,仍然有賴「情報的蒐集、計畫的精算和紮實的訓練」,並納入未來漢光演習兵推與實兵驗證的重要項目,否則難以達到預期的作戰目標和效益。

熱門推薦》

►王志鵬/台灣首艘自製潛艦2025年完成 戰鬥系統可能是什麼等級?

►亓樂義/台灣需要什麼樣的嚇阻能力?

►黃竣民/全民皆「兵」 會不會「兵」過頭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

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