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選交接》藍弋丰/川普不在 弱肉強食時代反而到來

我們想讓你知道…阿爾察赫戰爭結束、提格雷戰爭開打,可說為後川普時代揭開了序幕,也讓我們一瞥未來。

▲ 自2019年起,衣索比亞中央政府與北方的提格雷衝突逐漸加劇。圖為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地區民兵準備前往與提格雷叛軍交戰。(圖/路透)

● 藍弋丰/專欄作家、台大醫學系畢業

川普因素讓一場獨立戰爭即刻結束,一場獨立戰爭即刻開打!

亞塞拜然入侵 阿爾察赫共和國

高加索地區,歷史上一直是世界火藥庫。2020年9月27日,一場凍結多年的獨立戰爭重新開打,亞塞拜然揮軍入侵實質獨立的阿爾察赫共和國(其他國家稱之為高地黑庭,或音譯為納哥洛-卡拉巴赫)。

儘管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表達關切,美俄三番兩次調停,不論怎麼好說歹說,雙方每次都立刻撕毀停火,戰火就是停不下來,11月10日,突然在俄羅斯介入下雙方停戰。

衣索比亞內戰加劇 提格雷興起獨立戰爭

在另一個世界火藥庫,「非洲之角」的主要國家衣索比亞,中央政府與北方的提格雷衝突自2019年起逐漸加劇,但是一直尚未撕破臉,2020年11月4日,2019年才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阿邁德·阿里,轉眼成為戰爭販子,揮軍提格雷,使得提格雷被迫打起獨立戰爭,周邊非洲國家、歐盟、聯合國,以及諾貝爾委員會都前來關切,但是阿比毫不停手,聲稱很快會消滅提格雷,到時就會停戰。

一場獨立戰爭即刻結束,另一場獨立戰爭卻即刻開打,其實因應的都是同一個變數: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或可說,川普因素。

阿爾察赫:亞美尼亞基督信仰堡壘

阿爾察赫戰爭的起源,可以上溯到西元300年,亞美尼亞立基督教為國教,成為史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不久,羅馬也於313年起推動基督教化。

西元387年,拜占庭帝國與薩珊波斯帝國瓜分亞美尼亞,薩珊波斯擔心同樣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會成為羅馬的內應,於是在佔領區強行要求改信拜火教,信奉基督教的各族群起而反抗,但是不敵波斯,只能躲入阿爾察赫的高山地區,使得阿爾察赫成為亞美尼亞基督信仰堅固堡壘。

隨著歷史流轉,物換星移,阿爾察赫周遭的勢力不斷改變,從信奉拜火教的薩珊波斯,換成伊斯蘭帝國,帝國衰敗後,又來了塞爾柱土耳其人,塞爾柱土耳其帝國崩解後,塞爾柱土耳其人仍居於高加索地區,如今亞塞拜然人中,大多數都是塞爾柱土耳其人後代。於是阿爾察赫成為一個環繞在塞爾柱土耳其後裔中的亞美尼亞孤島

▲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在主權爭議地區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y Karabakh)發生邊境衝突,當地10月28日遭到砲擊。(圖/路透)

高地黑庭自治區 種下衝突根源

蘇聯統治高加索地區時,為了分而治之,特別將行政區交錯分割,亞塞拜然有一片飛地納希切萬,被亞美尼亞分隔,夾在土耳其與亞美尼亞之間,同時又將亞美尼亞人為主的阿爾察赫,劃入亞塞拜然內部,設為高地黑庭自治區,讓兩國因為國土犬牙交錯,互相爭執而無力對抗蘇聯,這種下了日後衝突的根源

蘇聯時代,亞塞拜然急於想「同化」阿爾察赫,引發強烈反彈情緒,1991年蘇聯瓦解,各共和國一一獨立,阿爾察赫獨立戰爭即刻引爆。

土耳其大規模屠殺 與亞美尼亞結世仇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土耳其曾大規模屠殺亞美尼亞人,戰後土耳其獨立戰爭期間,更入侵亞美尼亞佔領大片領土,使土耳其與亞美尼亞結下世仇。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則同為土耳其人,有「血濃於水」的友好關係。因此,土耳其力挺亞塞拜然。相對的,亞美尼亞支持「血濃於水」的阿爾察赫,想要制衡土耳其在高加索勢力的俄羅斯與伊朗,則支持亞美尼亞。

▲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同意人到停火,圖為亞塞拜然遭受轟炸後現場。(圖/路透)

高加索兩大陣線 美俄勢力相互牽制

阿爾察赫獨立戰爭在1994年暫告第一段落,當時亞美尼亞方大勝,佔領阿爾察赫周遭大量亞塞拜然領土,使阿爾察赫與亞美尼亞完全相連,成為實質獨立的阿爾察赫共和國。

在蘇聯瓦解前後的同一個時間窗,高加索地區,還有南奧塞提、阿布哈茲自喬治亞實質獨立,兩國也都受俄羅斯支持,2008年因為喬治亞倒向歐美試圖加入北約,使俄羅斯高度緊張,喬治亞入侵南奧塞提引發南奧塞提戰爭,最終造成俄軍入侵喬治亞。

此後,高加索地區形成兩大陣線,俄羅斯、阿布哈茲、南奧塞提、亞美尼亞、阿爾察赫、伊朗的縱貫連線,對抗美國、土耳其、亞塞拜然、喬治亞的橫向連線。歐巴馬時代美國與俄國關係緊張,兩條連線互相牽制態勢相當穩固。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圖/路透社)

川普時期:高加索敵我關係大亂

到了川普時代,兩條陣線間的敵我關係開始混淆,川普稱俄羅斯普丁、土耳其艾爾段為「四大棋手」之二,既互相周旋又尋求合作,尤其是川普力主大包圍中國,俄羅斯是「聯俄制中」的重點。

在此同時,川普仍與伊朗敵對,並與土耳其維持時有爭執的合作關係,兩條陣線的敵我關係大亂,亞塞拜然決定趁機發動戰事果然美、俄、土、伊莫衷一是,對此敵我不明的尷尬狀況不曉得該怎麼解決。

美國不願意太得罪土耳其,也不想伊朗得利,俄國也不希望太得罪土耳其,更不想與美國鬧僵,只有「血濃於水」的土耳其力挺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力挺阿爾察赫,但是在缺乏俄軍積極支援下,亞美尼亞無力抵擋土耳其大力支援的亞塞拜然,使得戰局與1994年完全相反,這次亞美尼亞方大敗。

亞塞拜然正在大勝,美國選舉卻發生大變化,川普陷入困獸之鬥,普丁與艾爾段至今均尚未恭賀拜登當選,心情可說百感交集。

川普時代與普丁、艾爾段並非沒有衝突,但是講求現實主義實力至上的川普,對普丁與艾爾段的實力有基本尊重,有幾分實力說幾分話,是三方共同的語言。當川普不在了,若回到民主黨執政,只會把普丁、艾爾段打為「不進步」的價值敵人。

▲ 藍弋丰分析,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土耳其總統艾爾段(Tayyip Erdogan)的實力有基本尊重。圖為兩人在白宮會晤。(圖/路透)

美大選結果 造成美俄關係微妙改變

拜登選前曾公然稱中國只是競爭對手,俄國才是最大威脅。

11月24日,俄羅斯宣稱,驅逐艦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於日本海逐走美國驅逐艦老約翰·S·麥凱恩號,聲稱美艦入侵領海,離岸僅2公里;美國則稱,美艦在國際公海上,並未被逐走。

俄羅斯與美國在遠東地區衝突相當罕見,顯現美國總統選舉對美俄關係微妙的改變。

拜登將與土耳其敵對 美俄土三角關係「沒空間」

土耳其正在塞浦路斯問題,以及東地中海的油氣探勘問題上,與希臘以及整個歐盟對峙。親歐的拜登勢必也會與土耳其敵對。

川普認同土耳其是北約盟國與地區戰略要角,雖然一邊制裁,但仍給予尊敬,一旦改由「不講(現實主義)道理」的民主黨執政,這樣的好日子即將過去。

俄土雙方原本互相牽制,大玩美俄土三角關係,現在沒有這個空間了,俄土將面對歐美共同壓力,也就成為天然盟友。

當背後的老大哥都握手言和,受其支持的小弟們還能打下去嗎?

於是阿爾察赫戰爭之前怎樣喊都喊不停,突然之間就徹底停戰,土耳其有默契讓俄軍開入阿爾察赫維和,亞塞拜然就這樣接受勝利。

而亞美尼亞方雖然戰敗,阿爾察赫仍存在並受俄軍保護,也保留與亞美尼亞間的溝通走廊。

只有法國氣得急跳腳:俄土就這樣私相授受解決了阿爾察赫問題,歐洲沒有見縫插針的空間了。


▲ 阿爾察赫共和國平民區,今年10月遭砲擊。(圖/路透)

衣索比亞族群多元 衝突頻繁

「非洲之角」卻又是另一個情況。

衣索比亞歷史上一直是多元族群衝突頻仍,1991年北方提格雷主導推翻門格斯圖社會主義極權政權以後,長年以少數統治衣索比亞,讓人口居多數的兩大族群敢怒而不敢言。

2015年起受到極端氣候影響,衣索比亞水旱頻仍,經濟發展頓挫,全國爆發反對少數統治抗爭,導致2018年總理自請下台,由出身多數族群的阿比·阿邁德·阿里當選執政黨黨魁與總理。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阿邁德·阿里(Abiy Ahmed Ali)。(圖/路透)

阿比淡化提格雷影響力 釀內戰伏筆

阿比與鄰國厄立垂亞簽訂和平協議,因而得到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殊不知,厄立垂亞與提格雷是戰友反目成仇,阿比與厄立垂亞結盟,就表示已經準備好要對付提格雷,諾貝爾委員會只見到和平協議就傻傻的給獎,渾然不知這已經決定了未來戰火爆發。

阿比於2019年推動執政黨結構改革,在原本四大族群政黨結構中納入更多其他族群政黨,淡化提格雷的影響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憤而退出執政黨,此時就已經註定走向內戰,實際開戰只是時間的問題。

儘管雙方都知道隨時要攤牌開戰,卻一直沒有真的開打,2020年阿比宣布因為疫情肆虐一再延後大選,提格雷因而自行於9月舉行大選。

選後,新提格雷國會宣稱,中央沒有統治提格雷的民意基礎,阿比拒絕承認提格雷選舉結果,同時衣索比亞各地不時發生族群衝突交火事件,都未演變為內戰。

直到美國總統選舉完,11月4日,阿比突然以提格雷攻擊政府軍火庫為藉口,發起總動員,全面入侵提格雷。

▲總理阿邁德穿著迷彩裝,報告國內政變未遂。(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拜登多邊主義出一張嘴 阿比認定出兵「大好時機」

這個時間點,與川普因素顯然有直接的關係,川普政府對非洲之角的區域穩定相當重視,先前積極調停衣索比亞與蘇丹、埃及間的水權衝突問題,川普以現實主義管理世界,用拳頭的面積大小來決定所有人的應有地位,任何輕舉妄動,都要衡量頭上的拳頭陰影面積。

當川普不在,民主黨執政將回到以多邊國際體系協調,也就是只出一張嘴巴,阿比決定這就是出兵的大好時機,只要「造成既成現實」,多邊體系拿他沒轍,一如非洲聯盟、歐盟、聯合國目前都只能口頭勸說停火,對阿比毫無辦法。

▲北非國家摩洛哥揮軍西撒哈拉(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摩洛哥趁機開戰 完成「西撒哈拉長牆」

阿比的軍事投機並非單獨事件,就在衣索比亞開戰後不久,摩洛哥也發起行動,打破1991年以來的停火,揮軍追求獨立的西撒哈拉,導致西撒哈拉的波利薩里奧陣線退出29年停火。

摩洛哥表示,已經完成西撒哈拉長牆,11月13日再度出兵進入緩衝區,打通連接西撒哈拉到茅利塔提亞道路,並由約旦來追認既成事實,將在西撒哈拉開設領事館,承認摩洛哥對西撒哈拉主權。

同時,伊朗也在此時出兵,砲擊東北邊境反抗軍。

趁川普下台前 以色列下手為強

另一方面,以色列原本在川普政權的大力協助下,得到實質承認耶路撒冷為首都,並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蘇丹連續建立正常化外交關係,川普繼續執政,以色列只要配合其步調,可在中東和平下慢慢達成其戰略目標,但是當川普不在了呢?以色列只能自立自強、先下手為強。

以色列對內加速剷除巴勒斯坦人的計畫,15日火速推出東耶路撒冷敏感地帶的移居計畫,將建造1257棟房屋;對外加速清除周遭威脅,大範圍空襲敘利亞境內敘利亞政府與伊朗目標。

巴勒斯坦原本在以色列連續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關係正常化時發表嚴重抗議,並期待川普落選,如今眼看以色列在預期沒有川普了以後,反而變本加厲,連忙恢復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外交關係,並且趕緊低頭,表示將恢復與以色列政府合作。

▲ 在川普任內,耶路撒冷被實質承認是以色列首都。(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後川普時代:沙土兩國 積極改善關係

沙烏地阿拉伯原本仰賴美國撐腰,實際戰力虛弱,連葉門胡塞叛軍都無法對付,導致需要仰賴與以色列秘密結盟。

在預期進入後川普時代下,沙國連忙調整策略,一方面試圖與胡塞叛軍談和,提出只要畫出緩衝區,就不再介入葉門,以降低本身的軍事壓力,也間接降低對以色列的依賴,以免受制於人,一方面與土耳其言歸於好。

先前沙、土兩國都有美國撐腰,因而底氣十足,互相爭奪遜尼派伊斯蘭的主導權,沙國自認是遜尼派阿拉伯國家領袖,土耳其則想恢復鄂圖曼土耳其榮光,雙方的較勁引發土國對記者賈邁勒·卡舒吉謀殺案大舉介入,讓沙國灰頭土臉。

如今情勢改變,土耳其總統艾爾段與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親自通話同意兩國對話合作,賈邁勒·卡舒吉案也跟著轉圜,土國法庭增加了兩位沙國辯護律師。

正如同俄、土之間,沙、土兩國在後川普的國際不確定因素下,積極改善關係。

川普講求實力至上 穩定國際秩序

連同過去對軍事投資嚴重不足的歐洲各國也起了警覺,英國首相強森宣稱,削減國防預算的時代結束,計畫打造英國海軍為全歐最強;法國積極推動歐盟要加強軍備達成軍事獨立自主,因而與德國針鋒相對;但即使是德國,也正積極提撥預算購買武器。

於是,諷刺的是,講求實力至上、拳頭說話,總是惡言威脅要求盟國出錢買武器、現實主義的川普,反而穩定了國際秩序,川普一不在,國際間變成完全的弱肉強食,強者先下手為強,區域強權尋求結盟互保。各國沒有川普三令五申要求提升軍事預算,反而自動積極增加戰備。

雖然川普仍在進行法律戰,然而,即使川普能在法律戰翻盤,這樣的連任方式難受到認可,將難以繼續第一任的強勢作風,因此,後川普時代無論如何都會到來。

阿爾察赫戰爭結束、提格雷戰爭開打,可說為後川普時代揭開了序幕,也讓我們一瞥未來。

無論如何,自立自強,終究是硬道理,該如何達到經濟自主、國防獨立,始終是國家生存最優先的課題。

► 聽Podcast掌握美選及國際局勢
Apple:https://apple.co/3ibJl8F
Spotify:https://spoti.fi/34aNBAj

熱門點閱》

►  拜登勝選》藍弋丰/總統選到天荒地老 美國開國「優良傳統」

►  藍弋丰/美國總統為何不直選?要從美國的組成說起

►  吳崑玉/秋鬥上街國民黨高層「反黨國」 真的理解「黨國」?

►  王高成/川普卸任前意圖激怒北京?台灣應戒慎恐懼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