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關台》孔令信/中天轉戰網路 2022大選決戰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中天轉戰網路更有發揮空間,屆時朝野在空戰部分,將會是縣市長選舉中最主要的決戰場!

● 孔令信/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關掉中天,是政治操作,劇本早就在今年五月總統府方流出來的密件中顯示了:府院高層已經拍板—中天非得關台!

只是「關掉中天」的劇本寫得真爛:

從聽證會兩位主持人都是反旺中反媒體壟斷大將,卻都可以不必迴避,最後勉強加上一位, 三人行在台上大玩「只有我們可以質問,中天只能在有限時間內回應,其餘什麼都不能做」。

接著七位鑑定人出馬,口徑竟然都一致:中天違規太多、內控機制不佳、老板介入電視台新聞人事與內容等等。更荒謬的是,中天無法事先收到鑑定報告,當場也不提供,只能在有限時間內即席回應。中天律師代表想要反質問鑑定人時,鑑定人有人已離席,主持人表示不必回答,會後再提供書面答覆,(七位鑑定人都是NCC指定人選,中天提供四位教授名單全被排除在外)這根本就是一場不對等的聽證會。

會後NCC被罵翻了,趕緊辦了補件說明會,只是不敢開放,只讓中天說明。過程如何, 大眾皆不知曉。更荒謬的是,NCC在處分前時更換評分標準,調整配分比例,完全就是要讓中天一刀斃命的架式,結果真的就是七比零,毫無懸念地不准中天換照。

▲ 學者指出,NCC被罵翻後,趕緊辦補件說明會,但不敢開放,只讓中天說明。(圖/記者湯興漢攝)

北高行「有罪推定」 令人大開眼界

劇本如此不堪卒睹,到了中天聲請假處分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更是讓人大開眼界,竟然採取的是「有罪推定」,先「確定」中天在行政訴訟上打贏的可能性(蓋然性)不高,而換照是六年一次的例行申請。

在北高行的法官眼裡,中天就應該知道不見得會過,那麼有六年時間可以預先準備,所以不致於任何迫切性問題,更何況中天除了新聞台之外,還有綜合台與娛樂台,可以申請變更經營即可報新聞製作節目,因此也沒有假處分的急迫性。

最後,即便日後中天打贏了行政訟還給中天一個公道,中天若有任何損失還可聲請國賠。好像處處考慮周全,因此駁回中天假處分案。

▲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的暫時狀態假處分。(圖/翻攝自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官網)

北高行駁中天假處分 對媒體全然無知

只是北高行的裁定理由正好凸顯:法官對於媒體生態與內容產製的全然無知。

中天關台後,最急迫的就是收視者馬上看不到中天新聞,民眾知的權利立刻被剝奪;對於媒體人來說,採訪編輯新聞,講究的就是即時、查證與反映事實真相。新聞專業與綜合台或娛樂台專業有所不同,更何況,若是中天其他台要報導新聞,還是得經NCC同意,試想NCC已經關掉中天新聞台,還會再同意中天其他台來報導新聞嗎?

更何況法官所引用的理由與NCC律師所提出的論述十分相近,合理的懷疑就是北高行同NCC一樣照府院的劇本在走,前有NCC裁決不准中天換照,後面接著在法律上駁回中天假處分聲請,就是要讓中天非死不可!

北高行裁定最大的盲點與最遭人詬病的,就是媒體應接受國家管理,法官的推論就是媒體是社會公器。不過,法官的推論同樣顯示了對媒體經營的無知,第四台的有線電視台是由私人資經營,有租借到衛星或相關的國家設備,後者就是社會公器。中天電視台基本上就是民間的業者經營,老板負責盈虧,這和政府所經營或補助的媒體不同。

法官忘了媒體是第四權,就是要監督政府而不是媒體接受國家管理。法官在此倒果為因,主要就是要避談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 學者批判,NCC的處分造成中天的損害與關台。(圖/記者游宗樺攝)

法院「避談」 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言論自由是憲法所保障的人民權利,而新聞自由則是從言論自由發展出來的,讓媒體人可以擁有報導新聞的權利、揭發真相給社會知曉的權利。

NCC的處分就是避免觸及到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到了北高行更是避談。同樣蘇揆與小英總統都只提及尊重NCC決定,就是不提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倒果為因的北高行更進一步地要求中天要「服從」國家的管理,等同於是要求中天遵從NCC的處分,接受不准換照的決定!

試問中天為何提行政訴訟?不就是因為NCC的專權、NCC的處分,造成中天立即性的損害與關台,有可能造成各種急迫性的影響,所以才要在提出本訟之前聲請假處分,好維持暫時狀態,降低中天的損失。

北高行卻在這份裁定中,刻意忽略中天面臨關台的急迫性,不就說明了法官就是有罪推定,就是站在維護NCC的立場,置中天的困境於不顧,這裡面已經不再是公平與正義的考量,根本就是「政治至上」的反映嗎?

關掉中天,宣告蔡政府直接推翻了過往30多年來台灣民主自由的精神與成果。

關掉中天,宣告蔡政府不讓反對的聲音出現在頻道上,等於不准媒體有不同的意見,就是迫害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關掉中天,宣告蔡政府打破了媒體生態,要民眾在「聽話/不聽話」的媒體間選擇,等於直接撕裂社會,加深族群分裂。

▲ 學者譴責,關掉中天是宣告蔡政府不讓反對的聲音出現在頻道上。(圖/記者林彥君攝)

中天走向「開放新聞學」 未嘗不是好事 

儘管中天被蔡政府硬是關台,中天52頻道從12/11後走入歷史!對很多中天的收視者、支持者來說,的確是造成非常不便利,當然不捨。

中天立即開啟新的網路播報與收視族群互動的新模式,多日下來正朝200萬訂戶前進,12/7日起每個時段均有上萬人線上瀏覽或留言,互動熱絡,除了給中天打氣加油外,更重要的是新聞工作者與收視者共同創造。

新媒體時代是不斷地實驗精進與不斷創造議題,中天主播盧秀芳不但要與民眾直接對話,還要戴帽子播新聞,粉絲們馬上「+1」「+1」…新聞的品質與深度,在主播與收視眾之間馬上回應互動,中天可以在新聞的深度與廣度上,直接訴求收視眾合作一起來報導。

英國《衛報》曾經做倫敦水質調查,動員的不只資深記者,還邀請倫敦各地區的民眾將自家水質送往衛生單位檢驗,再把結果回傳給《衛報》,再由報社編輯部彙整數據並製成可視覺化圖表,來呈現市區水質的優劣分布情況,讓人一目了然,更達到公衛警示與提醒。整個專題製作到露出就在一個星期內完成。

這就是一個實驗,一個創作,也是開放新聞學的典範,中天正朝這條路上邁進,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盧秀芳在中天當11年主播。(圖/中天提供) 

中天轉戰網路 2022縣市長選舉決戰場

至於2022的選舉,蔡政府硬關中天後,已造成了網路/頻道分眾分流的新生態。在網路上,中天是新生力軍,挺中天的民眾自然成為鐵粉,中天的深度與即時性報導就有可能深入民心,並且與中天有強烈的互動。

相對地,頻道上只剩TVBS和其他綠油油媒體競爭,無疑地政府大內宣也會是頻道上最常看到的新聞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手機族愈來愈多的情況下,讓中天轉戰網絡時更有發揮的空間,屆時朝野在空戰部分,將會是縣市長選舉中最主要的決戰場!

熱門點閱》

► 中天關台》法院駁中天假處分 法律學者提三點質疑

► 中天關台》葉慶元/損害難回復 最高行政法院會扭轉乾坤?

► 中天撤照》賴祥蔚/誰來填補52頻道?標準答案在這裡

► 中天撤照》林石猛/中天有勝訴機會 憲法訴訟勢所難免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