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鵬/台海開戰?陸欲6年內武統?在美中共管下 台灣命運不由自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然而,鮮少有人知道,台灣現行所擁有的武器裝備,當台海危機發生戰爭之際,發射與能否成功完全掌控在美國手中,需要美國的同意才行。

●王志鵬/備役海軍上校、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

自美國新任總統拜登(Joe Biden)上任之後,近期美國官方公開釋放二則與台灣嚴峻的相關的訊息。

美預言未來6至10年之間中國將武統台灣

首先是,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2021年3月10日在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中國的統一時間表將會比預期時間更早,台灣是北京實現取代美國的目標之一,威脅在未來10年可能出現,甚至可能未來6年內攻台。」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圖/美國印太司令部)

美台研擬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策略

其次,2021年3月14日依據媒體報導,國防部公開表宣示,面對中國陸續換裝東風系列17、21、100等新型彈道飛彈,威脅已擴張到第二島鏈外,國防部須持續與美軍共同研商防禦對策,以建立共同作戰環境,台灣與美國雙方將針對「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ce,IAMD)等,就台美聯合防空進行研討和交流。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東風17導彈。(圖/翻攝自央視節目)

由於東風100等彈道飛彈,威脅主要並非針對台灣,而是關島等美國戰略目標,等同證實將與美軍就「高高空彈道飛彈防禦」進行合作。

國防部於今年編列預算將派員赴美進行防空交流,將針對印太地區空中及飛彈防禦安全合作事項,與中國導彈威脅發展等議題,赴美軍整體防空戰略、戰術與作戰等單位進行觀摩研討,因事涉「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軍事交流事項,因此以「年度防空交流」名稱替代。

「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的意涵和作為

「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IAMD)的意涵,即針對防禦傳統的空中兵力的威脅,包含戰機,武裝直升機、無人機、和氣球(防空),以及防禦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的攻擊。

而「整體」(integrated)一詞,表示必須將不同軍事部門甚至各作戰部隊的所擁有的武器系統,進行技術性和操作性的協調合作,以建立起能力更強大的分層防禦體系。

荷蘭武裝部隊的庫存中擁有廣泛的防空和導彈防禦系統。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MIM-104C愛國者飛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以歐洲組織「北約」(NATO)成員為例,目前也只有少部分的國家有能力建立,荷蘭擁有IAMD防禦能力的少數國家之一,其將所擁有的海軍防空巡防艦、空軍的先進的愛國者飛彈系統、陸軍的陸基防空系統(AGBADS)等進行整合,在政治和軍事上都發揮著重要作用。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圖/路透社)

自90年代末以來,荷蘭一直在歐洲組織世界上最大的國際防空和導彈防禦演習(即JPOW, Joint Project Optic Windmill),在過去的25年中,荷蘭在防空和飛彈防禦領域建立非常廣泛的知識庫。

這些知識最重要的是針對防禦的作為,建立相關的模型和進行模擬推估,然後再進行系統分析和優化,創新概念採取多重標準的方法執行驗證,該知識基礎通過預算投資和建立研究計劃,於2006至2010年才獲得初步的成功,計畫方案的主要目標就是建立聯合防空和飛彈防禦的能力。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MIM-104愛國者飛彈(MIM-104 Patriot)。(圖/翻攝自美國陸軍官網)

研究分析指出其中的最重要的是協同合作的訓練和行動能力,作戰知識的建構和擴展,其涉及威脅來源分析、武器系統、傳感器系統和各型網絡的整合,並對攔截之後會發生什麼情況,以及採取對空中和飛彈防禦的過程中,會產生甚麼樣的人為因素進行分析。

該計劃直到2011至2014年才驗證成功,整個研究發展期程耗費十餘年時間,包括在高階政治軍事層面上(戰略)提供支持,以製定政策和願景,在模擬演習和驗證中(戰術)提供高質量支持。

以及針對特定保護措施,進行升級或更換問題的複雜技術性進行分析。荷蘭將其廣泛的知識基礎用於歐洲北約的軍事政策支持,採購研究,演習和系統整合項目。

台灣啟用軍備武器 必需經過美國同意

然而,鮮少有人知道,台灣現行所擁有的武器裝備,當台海危機發生戰爭之際,發射與能否成功完全掌控在美國手中,需要美國的同意才行。

台灣現行服役的武器,該可分為三類型即:「美規採購的飛彈」、「台灣自製的飛彈」和「傳統火炮武器彈藥」。

台灣最大缺點是沒有自己的軍規等級的定位系統(GPS),完全依賴美軍於實彈演訓或戰時開放提供,向美國採購必須依賴軍規級定位頻道導航的精準飛彈,即使是在漢光演習實彈射擊驗證,也必須先行向美國報告進行協調,經美方同意之後才能執行,且有些精準飛彈,美方可以經由開關「控制諸元」或啟動「控制密碼」(由於事涉美方機密,因此僅能以此名詞形容,其真實名稱並非如此)進行完全的掌控。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台灣要啟用軍備武器,皆需獲得美國同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至於有些無須過分依賴軍規級定位頻道導航的美規飛彈或武器(如魚叉飛彈、魚雷、反坦克武器等),美國每年亦會定期派員清點數量,即使漢光演習實彈驗證關鍵武器更會有美軍人員實地觀摩(實為監控)。

而台灣自製研發的飛彈,發射後仍然必須依賴美國GPS提供精準定位,如果美軍暫時關閉,則命中的精準度就會喪失;最後台灣所能掌控發射的飛彈和武器,只剩那些僅需台灣本身的「觀通情監偵」(C4ISR)系統,所能提供資訊引導的傳統武器罷了!

美台難以「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

由過去至今數十年來,美軍持續這樣的作為其目的有三:「未來台海作戰打與不打完全由美國掌控」、「避免台灣未經美國同意之下,採取逆向操作研發竊取飛彈技術」和「避免美規武器裝備的機密技術流向中國」。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公開預言未來6至10年之間中國將武統台灣,自是幫台灣強化敵對,完全依賴美國的規畫進行,至於美國如何、何時、怎樣打此「台灣牌」以因應中國,則端視對於美國的國家利益!

而台灣與美國難以真正建立起「整體空中及飛彈防禦」,不僅僅是必須花費大量經費和時間,實際是美國對於台灣進行完全的掌控,實質的建構也可能僅於為美軍進行「情報蒐集交流」和為美軍於「戰時前沿防空」為止。

拜登,布林肯,美台關係,北約,武統,美中關係,軍購,東風飛彈,防空防禦系統,C4ISR

▲未來台海是否將開戰,實為美中共同管控,而台灣能做的選擇並不多。(圖/路透社)

因此個人才說:「未來台海開戰的風險和危機,實由美國與中國共同管控,台灣自己想肆意挑釁是不可能,也動彈不得!」唯一能做的,或許就是依據美軍的規劃和建議(發展豪豬戰略?現有600枚反艦飛彈不足?需增加至1,200枚以上),不斷的採購美規軍備了!

(作者為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熱門點閱》

► 美日印澳峰會》蔡錫勳/「四方安全對話」 唯獨大韓民國缺席?

► ET民調》游士儀/台灣防疫名列前茅 別讓疫苗落後變成經濟掉隊

► 黃竣民/除了國艦國造還要「國車國造」 聯兵營將迎來第二隻「豹」?

► 黃奎博/從布林肯、蓬佩奧、川普看台美關係機會與挑戰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

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