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鷹派」與「鴿派」

逸洛

在談論「企圖」時,強勢、積極、主動出擊者稱為鷹派;和平、理性、溫柔則為鴿派,兩者在於運動上皆占有強大且不可取代的地位與角色。

這次的「佔領立法院」為例,鷹派有能力在幾短的時間推出強度他X的極高抗爭策略,即有效率且高完成的衝破了立法院大門擠開了幾個無辜的小警員佔領議場,瞬間把Boss打到殘血,在策略規劃下阻擋下三波警察攻堅為整場抗爭打出一定的基礎,這是第一天。

大約第三天起鴿派開始掌握戰場,施展技能:群眾魅力,這當然是鴿派的絕對優勢,擁有強大的號召力,美好和平理性的形象讓大多數的人更容易親近運動並且加入,極度秩序與管理讓外界對於運動觀感大為提升,無疑是清除了不必要的外部阻力,同時外界包括人力、物資的應援也順勢而來,對於長期抗戰可說是襯值又到位的補師。

試想如果今天這場戰役只有鷹派的衝鋒陷陣,或許執行的進度會很快,但是因為高強度的抗爭將容易讓一般社會貼上非理性,暴民破壞的負面觀感,對於招集民眾、外部支援、社會物資供應的效果將大打折扣,這場仗打到最後極有可能因為應援不足支持度不高而功敗垂成。但若是交給鴿派領導全局,一再的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降低了整個運動的危機意識與強度,以被動的方式進行抗爭,沈浸在對boss揮一刀好像會掉一滴血附加撿到一塊錢的小確幸裡,恐怕原本已經殘血的boss會快速回血,並且一個重擊打爆所有鴿鴿的小屁屁。

如果今天的運動是反核大遊行、同志大遊行,那麼就需要鴿派的魅力淋漓盡致的展現以號召極多的人們參與,但是面對都更、反瘋車、關廠工人,甚至是今天的「佔領立法院」,這種具期限性,高危機性的運動,仍然慢條斯理的 「請不要在這裡抽煙、過馬路請走斑馬線、先生出去請跟著動線走」,那恐怕大勢已去了,難道今天面對一個拿著刀搶走你皮包的強匪,在追趕的路上你還要等紅綠燈、靠右邊白線走、這裡是單行道、通道只出不進謝謝嗎?

當然真心的感謝鴿派的加入以及號召的能力,但是請記住這是一場戰爭,這裡是戰場,戰場上沒有動線、沒有單行道、沒有只進不出的路線。不要忘記你們的憤怒。更不要認為獲得了一把攻擊力+198.5的麥克風就要領導全局。從一開始有很多運動經驗豐富的朋友就在擔心現在的情況,現場很和平很安全,但恐怕20萬白衫軍再來一遍也只是換到一條命6個月的摸頭而已。

千萬不要忘記第一天我們是怎麼流血流汗的衝進立法院,面對隨時而來的攻堅,場內場外的腎上腺都超標的分泌,沒有一個人睡得著也沒有一個人坐得下來,四天下來裡面的氣氛持續緊繃但外面卻開啟了嘉年華。革命不是在請客吃飯,溫良恭儉讓很好,但是不要自我閹割了憤怒與革命動能,這場仗,兵貴勝,不貴久。

我們真的還記得我們的憤怒嗎?

我們真的還記得我們的憤怒嗎?

我們真的還記得我們的憤怒嗎?

我們真的還記得我們的憤怒嗎?

番外篇:第一天有花店因為支持送來了幾箱物資,打開發現是大把大把的向日葵,看得一愣一愣只好拿來佈置主控台剩下的傳了好幾圈都沒什麼人要拿,拜託!當下我們面對的是隨時而來的攻堅耶!手拿一根花怎麼打仗啊,殊不知後來就莫名的成為太陽花學運了,我還太陽餅勒太陽花....

●作者逸洛,台北,學生。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