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R+AED?--隨便施行「急救術」或許會造成嚴重傷害

(編按:男星高以翔27日在中國大陸拍攝綜藝節目《追我吧》時昏倒,心跳驟停3分鐘,雖然過程中做了15分鐘的CPR有恢復心跳,但緊急送醫急救後仍不幸逝世,享年35歲。施行CPR有什麼要點嗎?什麼時候適合CPR、什麼時候不適合?)

作者/阿任

接獲轄內某機關內的急病救護通知,這單位我常來,因為近兩年頻繁的幫他們上過CPR急救教學課程,因為受理報案時並沒特別通報說有危急,因此我和替代役兩人就以一般的出勤速度前往,心理也沒多想什麼,直到到了現場,立刻眉頭一皺,發現原來案情並不單純。

該單位有救護車,平常是個被管制的場所,在警衛的引導下進到了內部,眼前看到的讓我和役男忍不住「靠!」的一聲,「哇~這下麻煩了」。

一群人正圍在一張立起的擔架床旁,擔架床上躺著一個人,那個人身上有另一個人正跨坐在他的身上奮力的CPR急救,看到此景我不由得打從心理給了一個讚!「心想我的訓練有成效了」。我趕忙停好車子,跑到病患旁:「怎麼了?」「剛剛突然沒有意識,我們幫他做了一次電擊,然後一直CPR..」,患者身上的上衣正半掀開著,胸前貼著兩片電擊貼片,是標準的右上左下,跨坐在患者身上的同伴正認真的持續CPR,並沒有因為我們來而停止,動作標準至極,滿頭的汗水不停的滴落,看得我好感動,因為上課時我就是這麼跟他們說的。電擊貼片連接的AED電擊器電源還開著,持續語音指示:「請施行心肺復甦術,請施行心肺復甦術…」。到目前為止似乎都以標準流程的方式在進行著,我正想回頭拿通氣的輔助器材時,才發現不大對勁了…。

▼CPR救人。(圖/監視器畫面翻拍,示意圖。)

我請CPR可以停下來了,因為我發現患者眉頭是緊皺的,臉上正呈現痛苦的表情,我趕緊問:「剛剛有人確定他完全昏迷嗎?」「有人量過他的脈搏嗎?話還沒說完患者就發生了劇烈的嘔吐,像發了狂似手腳不斷的揮舞並痛苦的哀號著,必須一群人抓著他才不置於跌下床來,AED (電擊器)還在不斷的指示:「請施行心肺復甦術,請施行心肺復甦術……」,我把電源關掉,不管別人催促,指示先讓患者繼續嘔吐,然後一邊觀察著。

待患者穩定了一些,我們將他推上救護車,別上鼻管給氧,側躺著並讓垃圾桶在旁待命,直奔醫院急診室。

我開著車,車速並沒有特別快,不過一路上我眉頭深鎖,心想著:「還好人是沒事了,但應該不是這樣的~」到了醫院後我繼續追問:「剛剛是什麼情況要CPR的?」「警衛告訴我:『就他們把人抬到警衛室,叫他都沒有回答,然後就有人CPR還拿電擊器電一次』」,「所以患者是沒呼吸了還是怎樣?」「還有一點在動啦!不過就很痛苦的樣子,看起來很危險..」 (嘖!)~

患者到了醫院後神智已完全恢復,臉色有點蒼白,已經沒有痛苦的表情,對剛剛吐了身邊一票人的事也完全沒了記憶,醫護人員立刻做了心電圖,判讀是AMI (心肌梗塞),給了些藥物同時準備送去專科病房。我沒再多說什麼,寫好相關記錄後就回分隊去了。

途中役男問我:「我看到患者已經在叫了,為什麼還在CPR?」「對呀!所以我叫他們別做了。」「那人還會動時AED還會電擊嗎?」「所以,剛剛的你也看到了,不過這可是難得能親眼實證的案例。」

或許是對方敘述錯誤,而且患者的確是被救了回來,實際情形我也只能想像,但這情節直接讓我聯想到「不可能的任務第三集」在片尾的某一橋段--湯姆克魯斯為了解除腦中的炸彈而要求妻子直接用電擊將他活活擊斃,然後用CPR急救術將他救活....劇烈的痛苦和嘔吐好像是會發生的情況,而那會是多麼痛苦的過程?

清楚急救流程的應該知道這個案例我想敘述的是什麼?一方面我為CPR+AED的普及化感到慶幸,又一方面為民眾的過於積極而忽視細節感到憂心。

我想說的--除非你沒辦法認定患者是有生命徵象的(可從呼吸、脈搏、咳嗽、抖動、痛刺激..等去判斷)不然可不要隨便對對方施行急救術,或許救人的同時反而造成嚴重傷害。

●作者阿任,澎湖,消防員,原刊阿任的想像天地,也歡迎網友加入。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