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秒退=浪費?換手機不也浪費?創造慾望的購買



▲響應響應「滅頂」行動,有火辣正妹「裸上身倒奶」,引發網友熱烈討論,但該時候來談談什麼是「浪費」了。(圖/網友吳柏彥授權提供給本報使用)


文/溫朗東


這次我要談的是「浪費」這個觀念。

到好事多秒退林鳳營牛奶,引發部份人的反彈,認為是資源的浪費。但是,如果我們更進一層的去想「什麼是浪費?」就會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你要知道,社會經濟的發展原動力,絕大部分根基在「消費」上面。然而「消費」跟「浪費」的界線是很模糊的:手機要不要換新的?把手機用到連通話功能都喪失才換機的人,是少之又少。多半是在綁約的暗示下(兩年到兩年半)更換,又或是有了話題性機皇出現,就賣手機單買新機的也為數不少。那麼,如果有些尚堪使用的舊機子在市場上流通,不也是種浪費嗎?

更進一步說,人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用手機呢?耗費資源製造出這種產物,是不是也是一種浪費?各行各業的發展,基本上就是刺激人的欲望,讓人感到「現況是不足的」。因而想要揮別過去的物件,取得新的產品。那些「被揮別」的對象,不也總是默默的在家中一角、在垃圾掩埋場哭泣嗎?真正能夠回收再利用的,可以說少之又少。

再者,每次的消費都是一種「選擇」,這種選擇透過人類群體的力量,可以「獎勵」那些才能者、財團的掌控者。把資源集中到少部份天才手上,讓他們運用智力和聚集的資源,持續的發展出更能滿足(或是挑發)人欲望的產品。這過程中,少部份人先富起來,成為了XX新貴。他們的消費力讓資源流到其他人手中,又激發了其他人的生產,於是產生了正面的資源循環。政府理論上該做的,是確保這個循環機制能夠順暢運轉--至於眾人一律平等的共產世界,目前還沒有成功的典範。

▼消費的意義是什麼?(圖/記者張一中攝)



由於消費是種選擇,選擇就是價值的取捨。要是全體國民把物質的依賴降到最低,在現代社會上可以說是不可能成立的--因為國家會連軍隊都養不起,也無法抵擋他國的併吞。除非,讓我們空想一下,有一個世界可以光靠「念力」、「原力」來轉換為武力,那這個世界就容許近乎零消費的價值觀。不然我們就得仰賴不斷的消費以及背後的價值選擇,來建構我們理想的世界。

也就是說,我們買了什麼,或不買什麼,決定什麼樣的商家(經營者)會被獎勵或被懲罰。

而購買的本身,幾乎一定會浪費掉某些「已經買過的東西」。

你沒有吸塵器,買了一台,家裡的抹布、掃把、拖把可能有些就沒用了。舊的吸塵器還能用,你又買了一台,那也是浪費了。

人需要幾件衣服,人又買了幾件,算是「浪費」了多少?

更別提那些精緻的餐飲,為了追求美味,需要丟棄掉多少食材口味不佳的部份。

把牛奶秒退這件事情,說真的,也只是一種消費選擇罷了。很多人也搞不清楚,對好事多而言,退貨機制根本不存在濫用的問題。之所以設計這個機制,其中有個很強大的功能是:檢驗賣場該上架什麼產品。這個挑貨的眼光以及消費者不買單的風險,透過退貨率的數據,可以一目了然。大大減低了好事多在採購上架上的風險。(前提是,這個企業也能承受退貨--這種獲得消費者回饋資訊的方法所帶來的成本)。



如果有些人會感到反彈,那大概是在他們的想像中,把牛奶銷毀是種在「美學」上令人很「痛心」的行動。

想想放在家裡廢棄不用的腳踏車、沒看的書、不坐的椅子……有時候也會感到他們房屋的一角在哭泣啊。

但那都是出於人的價值,尋找或表達自我的選擇。

我所選擇的是對黑心廠商的徹底封殺。

而這選擇的過程中,消費以至於浪費,是資本社會(即使它的法則我們始終不太滿意)的必然法則。

真正意義上的浪費,通常涉及到「資源的有限」及「不可回復性」,這就涉及到環境保護和永續發展的議題。但我想,乳牛並非不可回復的稀有財,抵制行動所訴求的,不過是奶水換一家正派公司販售罷了。

●作者溫朗東,目前任職於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UDN鳴人堂專欄作家。本文轉載已獲授權,不代表本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聲音,來稿請寄至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