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艷秋/有人把我塑造成與洪素珠一樣的全民公敵 

▲李艷秋:有人將我與洪素珠相提並論,這不是知識淺薄,而是別有用心。(圖/翻攝自李艷秋臉書)

文/李艷秋

周助理教授 誰讓你如此狂妄?

一篇小小的,有關端午、春節、中秋為何放假的臉書文,引起諸多討論,大家厚愛了。不過討論內容焦點已走調模糊,還是要正一正視聽。

先轉貼一段陳長文律師【天堂不撤守】專欄中的文字

【端午是中國的節,新年、清明哪一個不是?民間信仰中信的神明如媽祖、關公,都來自中國;連我們用的語言,也來自中國,還不只是「國語」來自中國,連閩南語、客語也來自中國。連住在台灣的人,除了原住民與來自東南亞等他國的新移民外,大多數的群裔,也都源出於中國,只不過其先祖有先來後到之別罷了。倘若日常的食衣住行,其中其間所有的元素都要把「中國元素」抽離抽空,那麼,你確定,剩下來的就會叫做「台灣」嗎?

我在思考及討論的,是同樣的主題,只不過我沒有陳律師沉穩厚實的文筆,和長篇敘理的功力,我用了簡短反諷的方式,呈現這個非常嚴肅的課題:在【去中國化】的氛圍中,台灣該如何面對文化上的連結?

我以為不需要當教授,也很容易看懂我的文章,沒想到還真有教授看不懂,將我與洪素珠相提並論,這不是【知識淺薄】,而是別有用心了。

這位輔仁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周先生,故意想把我塑造成與洪素珠一樣的全民公敵,把我推成另一個極端的代表,我深切反省,但仍然百思不解。我生於此長於斯,受教育、工作、納稅、養育家人、認養貧童、投身公益,手上只有一本中華民國護照,我是台灣人,也是中華民國的主人,當然可以對時局發表意見,我和周兼任助理教授一樣有這個權利,不論我多大年紀。說到年紀,就乾脆賣個老吧!當年我站在台上領金鐘獎,當場嗆這是傀儡獎,抗議國民黨掌控電視台時,周助理教授還不知在哪裡呢!

我已不在媒體工作,但仍緊守媒體人的份際,我從來不參加政治活動,臉書是我觀察社會,用來記錄自己所想唯一的園地,與所有臉友無異,只不過媒體抬愛,常取用轉載;曾經與我共事過及媒體圈的朋友都知道,我一向低調自制,即便如此,還能被周助理教授抬舉為與洪素珠同樣的等級,把我高舉為巫,好讓因洪素珠事件受挫的某些團體,能有一個轉移焦點的機會。

我有兩點不解:

一,有這麼多政治人物或評論人可以借人頭一用,為什麼非要是我這個年紀大又退出媒體圈的個體戶呢?一位朋友幫我釋疑,周助理教授就是看我個體戶好欺負,如果是這樣,周助理教授才應該和洪素珠掛在一起,不是嗎?

二,看不順眼我,何必把整個世代一起打呢?這個世代欠台灣、欠周助理教授什麼呢?是什麼原因讓你可以如此狂妄呢?

針對周助理教授的說詞,我原本打算一貫的低調不回,不過他的人身攻擊和幼稚混亂讓我驚覺,台灣已經喪失說理辯證的空間,一個應該唸過書的知識份子,竟然可以大咧咧的顛倒是非,指鹿為馬,仇恨已經矇蔽他看到真實的能力,最可怕的是,他還繼續教育下一代。

有朋友警告我,我的臉書就快要被消號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沒辦法,認為這樣有利於台灣發展,就做吧!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李艷秋,資深媒體人,原文刊於「李艷秋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