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智賢/陳菊讓台灣民主倒退70年

▲高雄市長陳菊呼籲:有心人士應停止對陳水扁前總統的不當滋擾。

文/黃智賢

高雄麵包師因為在光天化日下拍到陳水扁如常人般走路,而被陳水扁支持者威脅恐嚇。他害怕的,不是法律後果。因為在人行道拍一個人正常走路,如果是有罪的,那中華民國將榮登北韓等級的極權國家。

他當然沒有任何錯。他驚恐的,是威脅要給他吃子彈的,叫囂叫他滾出高雄的。是揚言要肉搜他全家的。他無法置信的,是陳前總統那凶蠻的威嚇言語。他驚恐到只能拉下鐵門度日。他從不知道,他竟要生活在這樣的恐怖之下。但更讓他震驚的,是他的市長,竟然也是迫害他的人。

任何一個正常的市長。從歐美到亞洲,如果掌政下有一個市民被騷擾,更受到生命威脅的恐嚇,如果因此無法正常生活,那應該是市長天大的事。但凡稍稍有一丁點憐憫之心,一定立刻去慰問這位可憐的市民。陳菊如果有一點點負責任的心,一定會立刻要求警察單位偵查,把威脅恐嚇的人繩之以法。

陳菊如果對民主,法治和人權有一點點真誠的信仰,一定會覺得羞恥,怎麼發生美麗島事件的高雄,竟容不得一個市民的言論自由?陳菊該覺得羞慚萬分,她和她的黨,把整個台灣,建構成一個只准崇拜民進黨和台獨的法西斯囚牢。
多少民主前輩的打拼,血淚和犧牲,竟迎來這樣的恐怖新世界。

可陳菊超越了所有人的期待。以洪荒之力,陳菊竟然不是譴責暴力,而是訓斥麵包師。她竟然可以說出:「有心人士應停止對陳水扁的不當滋擾,若有逾越法令的行為,市府將依法制止。」陳菊這句話,讓台灣的民主,倒退70年
回到了日據時代,日本殖民政府對代台灣人的嘴臉。

台灣只剩下兩種人:殖民者的民進黨,和被殖民的台灣人。即使戒嚴時期的國民黨,都不敢這樣猖狂囂張。她已錯亂到,不知其實是陳菊她自己,滋擾了人民的權利和言論自由。是陳菊,滋擾了民主的定義。陳菊當然愧對民主,當然愧對黨外。因為她心中只剩下享受權力的快感。

2016年的陳菊,理所當然地認為,整個台灣社會,都是民進黨的。當然要為供養她自己,為供養民進黨和陳水扁而存在。任何人違反了民進黨的利益,都是人民的敵人。這樣的台灣,活脫脫被打回70年前的日據時代,日本人和台灣人,永遠有不同的兩種人權和待遇。

看著陳菊這幾年來,因為權力而變化的嘴臉。我心酸的想,這樣的陳菊,對不起台灣,也對不起黨外的陳菊。權力,真的可以腐蝕一個人的靈魂。看到陳菊,被權力慾望摧殘至此,夫復何言。但難道,我們整個台灣,都願意陪著陳菊,一起沉淪在她醜陋的權力之旅中?一起倒退70年,讓台灣成為民進黨的權力殖民地?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88論壇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黃智賢,作家、政治評論員,原文刊於作者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關鍵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