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蔚/不是很擁擠

▲台灣的牢房4坪不到的房有8個床位,但卻睡到14個人,某些監獄牢房擁擠到人得要頭腳交叉睡。(繪圖/林文蔚)

法務部長邱太三上任後就宣布要對獄政做改革,提出了「人人有床睡」的構想,搭配著已經起跑的「改善監所設施十年計劃」,矯正署也開始推動「收容人居住品質提升方案」,分年度、階段增加各監所收容人的床位設置數,各監所也將採購床舖,修改原有舍房空間,以優先完成「一人一床」的目標。就連行政院長林全視察台北監獄時,也提到「一人一床」,並強調「這是國民最基本的權益」,可見這是蔡英文政府對獄政改革的具體目標。

雖然一人一床已是各監所如火如荼首要完成的任務,但大部分監所基層管理人員卻仍與社會大眾抱持相同的看法,就是認為法務部亂花錢,對犯罪者何必太仁慈,牢房擠是應該的,弄什麼床給他們睡?打地舖不過是剛好而已。

擴建房舍加上增設床位確實要花費龐大的經費,但要讓每位收容人都有床可睡這個大方向本身其實並沒錯。要探討這個問題得要先回到前總統馬英九任法務部長的年代。

當時宜蘭監獄的「核定容額」為1,693人,21年後的今天「核定容額」已上修至2,177人,在這20年之間,監獄內確有數次為了增加收容而將部分庫房改造成牢房使用,這種增設方式算一算容額也不過多個百來人,不可能多到500人。這樣弔詭的情形唯一的合理解釋應該就是:「核定容額」的數字是直接修改來的,而且不考慮監獄建築結構的空間配置,以及監獄裡工作人員的工作負荷,當然也沒把人群聚後所可能引發的種種問題考慮清楚

依「法務部指定各監獄收容受刑人標準表」核定每位收容人應有0.7坪的法定收容空間,也就是2.314平方米,並以此表示我國獄政獨步全亞洲,甚至全球第一,因為只有我國白紙黑字寫清楚,但事實果真是如此嗎?

去年六月,我造訪因罷工而聞名的比利時布魯塞爾Prison de Forrest監獄,問這些外國同事為什麼要罷工?他們回答是因為超收,統一房型9米乘9米是兩人房睡上下舖,多塞一個人要睡地板就是不應該的,聽到這裡我們可以反思,為何台灣的牢房4坪不到的房有8個床位,但卻睡到14個人,還被業界同仁覺得是「差不多剛剛好」,可見我們對超收和環境劣化有多麼無感,以致某些監獄的牢房擁擠到人得要頭腳交叉睡,半夜去上個廁所,回來就找不到舖位的事會在台灣監所真實上演。不過這麼說當然有人會反駁我,歐盟國家和我們國情不同,比較東南亞國家,我們的監所好多了。但問題是,我們為什麼不跟好的學,卻老要拿比我們爛的比?

若以宜蘭監獄為例,核定容額為2,177人,經常收容人數在2,500人左右,以超收最嚴重的2014年底的收容人數為2,943人,超收766人,超收比率35.19%,但要是前面說到的核定容額1,693人來算呢?超收比率達73.84%,那如果核定容額是以床位來算的話呢?超收比率必然突破100%。其中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核定容額」其實並不是照監獄裡的床位數來算,每人0.7坪的「法定收容空間」,說穿了,也不過是為收容人打地舖找個像樣的理由罷了

收容環境的劣化越來越嚴重,教化成效有限,在管教上的對立和衝突也就越演越烈,這同時危害收容人及管理人員雙方的身心健康,管理員的過勞及離職率偏高也就成了必然的後果。這些暴露出獄政管理上最大的問題根源—法務部長久以來未對監所內的「總體情境」(Total Situation)做系統性的監控及有效的改善。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五分組第二次會議矯正署報告收容人超收問題時,署長黃俊棠對委員們秀出一張19個人打地舖的照片說:「各位看這睡覺很擁擠,在我看還不是很擁擠⋯⋯。」聽到這句話,我當場翻了一個巴洛克式的華麗白眼,希望這是署長大人一時的口誤,而不是矯正署一直以來面對超收的心態。

不是很擁擠的話,我們基層管理人員怎麼會累得半死?

不是很擁擠的話,收容人又怎麼會叫苦連天?

不是很擁擠的話,幹嘛拿納稅人的錢擴建增床啊!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林文蔚,畫家,獄政改革倡議者,服務於宜蘭監獄,著有《獄卒不畫會死》。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